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六十一章 大智非若愚

作品:灵契之主|作者:玄机梦境|分类:玄幻小说|更新:2020-10-02 06:04:09|下载:灵契之主TXT下载
  “前辈!”

  宁神学院,山腰小镇中,小白楼前,龙丽于雨过天晴的明媚阳光下对所来的教员和笛木利前辈行礼,可神色焦急,似一片天塌。

  “怎么了?”

  负责监管夏萧的笛木利面色平静,听找来自己的龙丽开口道:

  “阿烛不见了,夏萧和晓冉也不见踪影,他们房中显然有离去的迹象。”

  “这可不能代表他们出了学院。”

  龙丽的教员率先提出疑惑,他们就算跑去别处修行,自己也管不到。而且龙丽轻易下决定只会显得掌管山腰小镇的笛木利看管不周。可龙丽是有依据才这么说的,否则不会冒犯前辈,也不会冒失到让教员将笛木利前辈找来。

  “豆豆还在房间,阿烛却不见,而且每次出门背着的黑色背包和一些衣物也都没了踪影,夏萧也是。”

  龙丽指向不远处的豆豆,它怯怯的往楼梯里走,不敢出来,但还是被笛木利三人见到。这是足以证明阿烛三人离开学院的证据,豆豆向来都和阿烛形影不离,笛木利因此皱眉闭眼,感知一瞬包裹山腰。

  女教员走到龙丽身边,似意识到不好。果真,笛木利睁眼时道:

  “他们隐匿气息,估计是趁着夜色跑出去了。”

  按照学院规定,随意出学院者,视情节轻重定赶出学院或留院查看。龙丽对夏萧倒是不关心,可阿烛应该不会被赶出去吧?那个丫头着实是傻,昨天还在自己面前哭了那么久,今天就跟着夏萧跑了?真是令人捉摸不透。

  “他们的事我来处理,你们照旧修行。”

  教员和龙丽微点螓首,眨眼,笛木利已消失而去。

  “是错觉吗?茵茵姐,我怎么感觉前辈没那么担心?”

  “估计是有什么还没公开的事吧,这样的情况以前也出现过,别担心,等事情解决或派出教员时,我们便能知道。”

  教员没有将故事讲出来,可上次出现学院长久隐瞒学子和教员的事,乃宫卿戈入魔道。因此,龙丽只是点了点头,蹙眉时呢喃自语:

  “希望阿烛能平安。”

  头顶苍穹上,笛木利双手背后,滞空而立。他任由风从四处来,吹得长袍乱扬,可只遥望远方,微微皱眉,似知大事不妙,又似在和某人交流,因为眼中流露出的光泽时常改变,似有信息正不断传递和往返交流,复杂而已达目的。

  等笛木利消失在晴空,有一教员骑鲸而出学院,入了云天,并有三条鲸鱼幻化而出,朝其他方向而去。至于小镇中,依旧和平常没什么两样。至今没有任何事完全惊动过整个小镇,但不代表没有。

  一僻静小院中,突然来访的笛木利坐于孙仲磊身前,令其拿出自己珍藏的好茶,要泡茶给他喝。

  茶道并不只是用繁琐冗多的过程来突出**和仪式感,而是它本身便为美好与道。至于那一杯茶水如何理解,就看泡茶人的心是躁还是静,喝茶人的心,到了怎样的境地。

  端坐着的两人倒没有商量大事的严肃神色,甚至眉头都未皱在一起,只是等着茶于水中舒展开。

  水能以元气烧开,茶不行,否则便失了意义。此过程中,孙仲磊问:

  “师兄,你觉得她是否能听到我们的对话?”

  “若她能听到,早已翻了天,最多只能通过夏萧微弱察觉到四周。”

  “即便如此,这也是个难缠的对手。夏萧很聪明,可会怎样在逃过方海的眼睛时被我们注意?那个黑暗中的女人,可也通过半只眼睛看着他。”

  孙仲磊倒一杯茶,风度翩翩的双手递到笛木利身前,后者端起,平静道:

  “所谓斗智斗勇,便是这般了。”

  茶是好茶,笛木利喝来且有些苦,微微摇头时,已看到有人牺牲。他无法评判夏萧走的路是否正确,但这似乎是当前最好的办法。就像孙仲磊所说,夏萧的确很聪明,聪明到他们都需反应才懂得一切,甚至有的方面还猜测不到。但可惜可叹,牺牲难免。

  三杯茶后,笛木利难耐苦味,起身前道:

  “我记得你不喜欢苦丁茶。”

  “是师兄心里苦,并非茶苦。”

  “第一杯尚会因我情绪而有变化,可三杯下来皆苦。”

  “数十年近百年的生死之交就要于此落幕,第四杯还将是苦的。”

  第四杯茶放在笛木利身前的桌上,可他未端起,只是问:

  “你也知道了?”

  “星相告诉我的。”

  孙仲磊抬起头,又道:

  “师兄,黑龙即将陨落。”

  他倒不是想引得笛木利心痛,只是想让后者抓紧这段时间,因此没有挽留站起欲去的笛木利,只是看着那杯未动的茶,目光中生出些可惜。

  笛木利离去,可只是回到自己的房间,端来两大壶酒痛饮。

  山崖上有一亭,他时常于那和胡不归喝酒,不分昼夜四季,也曾醉过半个春秋。可很快,醉酒的只有他一人,且关门窗,免得外闻。胡不归是要苏醒的,可不是现在,要等大师姐发现夏萧身处何地,这个过程,笛木利觉得起码一周以上,足够他醉。

  各有心事各有愁,夏萧三人一路北去,虽不是直线。可正是如此,才于数日后路过昔阳。

  他们飞在高空,藏于云间,看着城中冲出的将士将那南商士卒杀得片甲不留,不禁叫爽。可南商的铁骑实在太过凶悍,很快发生两极反转,大夏军队只有在诸多修行者的掩护下不断后撤,才不至于死于马下。

  不过很快,箭雨又起,就此展开漫长的拉锯战。

  “走吧!”

  多看无益,夏萧深深叹一口气,可见阿烛看向另一个方向,有些心疼。但现在不能回去见姥姥,因为黑暗中的那个女人兴许就在四周,现在离了学院,她不必再那么隐藏,说不定还能通过自己脑中的影像感应四周。

  虽说大师姐说过,即便是那女人,也无法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对自己进行大部分的改变,更不能将自己拉进深渊,可他必须有所防备才行。更何况面对她时,夏萧有些害怕。

  等阿烛反应过来,连连道歉,抓住晓冉羽毛的手也赶紧松开。他们继续按路线飞行,可地上的昔阳城前,夏惊鸿和夏旭护住身后士卒,每每元气催动时都有宏光射出。他们和城墙上的夏婉一样抬起头,可看向苍穹时,只有蓝天白云。

  以夏萧等人的速度,即便加上休息时间,从这里到勾龙邦氏也不过三日。可在途中,必须留下些标记,因为他们到勾龙邦氏和大夏的边境后,便是离开学院一周的日子。这个时间有些长,若什么都不做,恐怕难以被学院确定方向。

  即便各有想法,夏萧和学院也心照不宣,但没什么比摘掉护腕更能令学院快速感知到自己。无论教员还是师父,都曾说过夏萧的奇特气息十分好辨别,只要他这么做,一定会让大师姐发现自己的大致方向,然后再通过自己不时暴露的气息确定自己的位置。

  夏萧想得挺美,理论和事实偏差也不大,即便他的气息再微弱,时刻注意北方的大师姐也能感知到他。

  黑暗中的那个女人应该不敢在学院四周放肆,无论是西部还是南部荒兽尾角,都活跃着不同的大势力和正义之士。如此一来,学院便能很快到达。可东海和北部,他们却没有足够的信心将信息把控在自己手中。

  大师姐最关注的还是东海,虽说北部也很辽阔,可有擎天宗和走首教会。前者虽说过于神秘,难以联系,走首教会的教皇也不在,其余人的实力最高还不到问道,皆是参天曲轮之辈,斗不过甚至感应不到那个女人。但东海之大,远超北部草原和冰原。

  大师姐觉得,如果她是那个女人,要想除掉夏萧,便会将地点定在东海。可惜她不是那个女人,难以猜到她的想法,甚至不知此次这般大动干戈究竟要做什么。如果是想杀掉夏萧,这样效率很慢,她既然都找到夏萧了,且将影像放在他的脑中,肯定发现了阿烛。如此一来,冒险动手都比这样强,因为这会令其陷入包围的可能。可见,她的想法很是奇异。

  “夏萧?”

  云间,晓冉看到夏萧的动作,极为担心。可他手指竖在唇间,道:

  “我试一下。”

  夏萧的手掌放在护腕上,逐渐将其拿掉,气息也有着外露的微弱倾向。可将成时,他眼前猛地一黑,见到一团黑暗。在其遮蔽下,夏萧没了方向,甚至超下倾斜而去。

  晓冉紧跟,没有做出对策,只是在等。情况不明前,还是不动他的好。但夏萧显然失败,那个女人在其脑海中阴鸷冷笑,道:

  “你很聪明,可这样只会让她死得更快。”

  夏萧见万千锁链一瞬收缩,将上善逼出一口鲜红的血来。夏萧咬牙,有着杀意弥漫出体外,元气更是从身体中冲出,可还是将只剩一点的护腕按了下去。

  等眼中的光亮恢复正常,夏萧极为可惜的摇了摇头,但很快想到另一个办法。他凑到阿烛身边,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手腕上的透明护腕,又指了指晓冉。阿烛恍然大悟,在夏萧离开一定距离,可护腕的作用依旧在时,阿烛撤去对晓冉的气息隐匿。

  一直以来,夏萧都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那个女人一直只和自己对话,阿烛和晓冉却听不到,也就是说,她是通过自己脑中的影像在和自己对话。至于那个影像,就像建立空间传送符阵时的一个点,用来确定信息的传递和元气的输送。

  如此一来,只要他离阿烛远些,后者的动作那个女人便发现不了。夏萧心惊胆战的尝试,果真,脑中没有任何声音响起,晓冉的气息以此散布在空中,并留下三片满含信息的羽毛,化作三只小小的麻雀,朝学院的方向飞去。

  “冷静,冷静。”

  夏萧反复这么告诉自己,他有些高估那个女人的能力,所以一定要静下心,才能保全自己三人和上善。

  不知为何,夏萧还是感觉有端倪,但又不知究竟哪有问题。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鲤鱼乡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m..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