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八十三章 “兔相公”

作品:宋时雪|作者:雪山飞机|分类:穿越小说|更新:2020-10-18 21:13:46|下载:宋时雪TXT下载
  “夫君你生气了吗?”李婉婷见李三坚久久不语,于是心中有些慌乱,有些害怕的开口问道。

  “非也!”李三坚抚摸着李婉婷的秀发,摇头道:“婉婷你说的话,乃是肺腑之言,是为我李某着想,我岂能生气?”

  李婉婷的一席话使得李三坚大为沮丧。

  自己为官至今,还当不得一名女子有见识,将宋官场看得是明明白白的,看出了宋官场的关键所在。

  “那么夫君在想什么呢?”李婉婷又问道。

  “我还能想什么?”李三坚闻言摇头苦笑道:“为官至今,我才发现我并不会为官,居然还不如一名女子看得透。。。”

  “噗呲!”李婉婷闻言不由得笑出了声:“夫君也就是元符三年科举中第之后,方才为官的吧?至今还不到两年,夫君科举之前不过为一介书生,一个普遍百姓,不到两年即为泉州一州之长吏,简直是羡煞旁人也,还说不懂得为官?嘻嘻。。。”

  “你。。。”李三坚闻言看着李婉婷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啊?什么话到你嘴中就立即变得有理了。。。”

  “奴家是夫君的女人啊,是夫君的妾室。。。”李婉婷撅着嘴说道。

  “少装可怜了!”李三坚瞪了李婉婷一眼后,缓缓的说道:“为官之道,当走正道,无论大宋的天是什么样的天,无论是怎样,当心系百姓,为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为官一方,当修官德,当勤政为民,当革故鼎新、兴利除弊,如此心中方才不愧,人间正道是沧桑。至于官场之中官敬、人情、迎来送往等等,既然无法避免,也是。。。也是可以随波逐流的嘛,但我李三坚坚持本心不变,就当是滩烂泥吧。。。”

  “出污泥而不染!”李婉婷看着李三坚,柔柔的说道:“郎君之言,小女子受教了!”

  “呵呵!”李三坚闻言笑道:“是真受教还是假受教?婉婷,今后官场之中官敬、人情、迎来送往等等这些乱七八糟的破事就由你来处理如何?”

  “我?”李婉婷闻言诧异的说道:“奴奴可是一名女子呢。。。”

  “女子怎么了?”李三坚笑道:“古有花木兰替父去从军,今有俺李三坚的娇滴滴的小娘子替夫去送礼。。。”

  李三坚当然明白自己是块什么料,送礼、人情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李三坚是不愿为之,也不擅长、不习惯,因而就将此事干脆丢给了李婉婷,自己当个缩头乌龟,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反正李婉婷在这方面较为擅长,轻车熟路的。。。

  “呸!”李婉婷啐了李三坚一口嗔道:“你。。。你就不怕?”

  “怕什么?”李三坚笑问道:“怕你抛头露面?看几眼又有何妨?难道还能将我的娇滴滴的小娘子看跑了不成?”

  “过几日,有件事情你随我去办。”李三坚最后对李婉婷说道。

  “周员外,最近哪里发财啊?”

  “发什么财啊?买卖越来越差,也是越来越不好做了,此次泉州原本指望着赚点钱,可。。。没料到。。。差点亏个血本无归啊。秦员外,你怎样啊?”

  “哎,还不是差不多啊,运来的三大船白米,全部低价脱手了,赚钱?没将回去的路费亏完,也算是我秦氏祖宗开眼了。不过周员外,俺倒是听说吴员外倒是赚了不少啊。”

  “那直娘贼,跑得比兔子还快,风声稍有不对,就立即撒腿开溜,这次可赚大发了!这老咬虫,上辈子定是个三瓣嘴的长耳兔子。。。。。。”

  “啪!”

  “哎哟。。。吴员外。。。?”

  “周员外,再胡鸟说,老子就将你那两片儿香肠嘴撕下来当做猪香嘴拌来吃了。。。我赚什么钱啊?回去的船钱、工钱、料钱等等可是要花一大笔钱啊,没亏就算是我吴氏祖坟冒青烟了。。。要说赚钱,乃是官府与泉州本地商贩啊。。。”

  “对对对,此所谓强龙怎及地头蛇啊?这泉州可是人家的地界啊。。。”

  “谁说不是啊?近水楼台先得月,可就是苦了我等外来商贩了。”

  “老咬虫!你这般说,却似放屁。。。老夫出趟门,娶了门小妾回来,粮价就如入洞房啊。。。”

  “林员外,此话怎讲?”

  “如裤子一般,稀里哗啦的往下掉啊,亏的钱,老夫娶八门小妾都用不完啊,早知道,老夫这是纳什么妾啊?娶什么亲啊。。。”

  “这叫撮鸟,撮鸟撮得触了霉头,犯了太岁啦。。。小妾是那么好娶的吗?”

  “哈哈哈哈!”

  “砰!哎哟!”梦想中文

  “。。。。。。。。”

  “嗳,嗳,别打了,诸位,说说官府今日为何请我等前来啊?”

  “谁知道他们肚子里又有何坏水啊?”

  “俺知道,俺知道。”

  “哦,左员外知道?快说来听听。”

  “官府召集我等,除了税赋之事,还能有什么事情啊?”

  “说的在理,可问题是我等不是已经缴过税了啊,为何还要征税?”

  “这你就不懂了吧?来有来的税,去有去的税,这叫‘买路钱’。。。”

  “那么今日岂不就是‘鸿门宴’?”

  “他们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李剥皮’之名,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数日后,泉州最大的酒楼“风雨阁”之内,宋各地商贩,泉州本地商贩,甚至还有一些蕃商、胡商聚集在了此处,他们受到泉州州衙的邀请,来到了“风雨阁”赴宴。

  这些来自宋各地的商贩,大多数为此次贩粮至泉州、欲牟取暴利的商贩。

  因近一段日子以来,泉州米价暴跌,直接跌破了泉州水患之前的米粮价格,因此诸商是损失惨重,亏得一个个的是面如土色,不过此时幸好泉州州衙又出手了,出钱回购米粮,泉州米粮价格也就稳定在了每斗八十钱上下,稍高于泉州水患之前米粮价格。

  如此结果,使得诸商之中约有半数人左右亏本,而赚钱商贩的利润也是大幅度的下降,与预期相差甚远,因此几乎个个是义愤填膺的,七嘴八舌的,是满腹怨言,趁泉州官府之人未来之际,将泉州官府上下人等骂了个狗血淋头的。。。

  此时“李剥皮”之名,又现于诸商的言语之间,众人是口诛笔伐的,好像如此就能将亏的钱赚回来一般。

  “泉州知州李太守到!”正当诸商七嘴八舌,大吐苦水,大谈“李剥皮”之际,门外迎宾之人大声唱道。

  诸商闻言就赶紧住了口。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可是泉州地界,如此在背后议论议论李三坚也还罢了,当面再说他的不是,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特别是海商,是要与泉州、与泉州市舶司长期打交道的,因此就更不敢当面得罪泉州一州之长吏了。

  只有极个别脑壳不太灵光之人,仍是在低声议论,但很快就被他人制止了。

  须臾,一身绯色官衣、泉州知州李三坚与一名“小厮”及数名泉州州衙钱吏走了进来。

  原来李太守是如此的年轻,如此的英俊潇洒啊,诸商之中的许多人是没见过李三坚的,此时见之,不由得惊叹道。

  而更令人惊叹的是李三坚身边的一名不知道是他的随行“小厮”还是州衙胥吏的人,一身黑色吏服,身材较为娇小,面容更是俊俏,可以说是眉目如画、眉清目秀的,像一名妙龄女子?并且两人是并肩进入了酒楼,显得异常的亲密。。。

  难道堂堂泉州知州李三坚有“龙阳之癖”?有“娈童之好”?身边的此名长相极似女子的随从是为他的“兔相公”?众人心中大胆猜测道。

  诸商之中只有少数心细之人才发现此人确为一名女子。

  “小的能拜见李府尊,拜见诸位公人!”无论怎样。礼不可废,于是诸商一起起身拜道。

  “呵呵,诸位免礼!”李三坚略抬右手算是还了一礼,在主位之上坐下来后说道:“诸位请坐,来人呐,看茶。”

  “兔相公”是一点都不客气,直接坐在了李三坚的身侧,其余胥吏则是躬身站在了李三坚的左右。

  于是众人就更加定笃定了此人为李三坚的“幕中之宾”。。。

  酒楼掌柜、伙计、小厮等人闻言就将一碗碗茶盏端了上来,同时也将一些果蔬、糕点端了上来。

  诸商见状心中更是不岔,心中对李三坚更是不满。

  鸿门宴,鸿门宴,人家好歹也是宴席,可李三坚此举是怎么回事?就用一些茶水、果蔬、糕点就打发了?

  此次泉州“米粮风波”,泉州州衙也是赚了不少啊,可堂堂李大知州请诸商于“风雨阁”赴宴,就用茶水、点心等物打发了?这也太抠门了吧?太欺负人了吧?众人心中一起暗道。

  茶水、点心、果蔬在诸商面前摆好之后,李三坚在“兔相公“耳边耳语了几句之后,就开口笑道:“诸位,想必诸君此时很想知道,为何本官今日相邀?”

  众人闻言均是窃窃私语,却无人开口相问。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鲤鱼乡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m..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