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二章自是是送往宫中

作品:病娇世子嚣张妃|作者:伊故倾城|分类:穿越小说|更新:2020-10-18 02:37:43|下载:病娇世子嚣张妃TXT下载
  未见其人,那一厢难掩的怒气已然迎面而来。

  “殿下!”无忧上前,深怕云扶苏轻举妄动,虽然这上官临风着实可恶可耻了些,只是皇上那里尚且还没有出手,若是这厮在太子殿下这里出了半点差池,只怕是平白遭了那满朝文武老臣的口实,切勿因小失大,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云扶苏一个眼神安抚无忧先生放心,孤且知晓应该怎么做,只是这上官临风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孤的底线,孤若是不能回应一二,任由他一个人在这里自说自话,难不成传到坊间,混世淫、贼,随意欺我弱无力,自是不可亦不能。

  上官临风不过双眼微眯,只当是没有看见云扶苏一般。要多不屑就有多不屑。真是晦气,可怜了自己好不容易激起的半点兴致,如今倒是被这倒霉太子拜了个干净。

  云凯蒂示意云扶苏,单只是上官临风那个泼皮,这寝殿险些被掀翻了房顶,如今又多了一个云扶苏,都说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先前自己没有所悟,当真以为自己长公主府这三千面首可以和睦相处跟亲兄弟一般。念及此,云凯蒂忍不住暼了眼玉凌尘。

  虽然自己偏宠阿尘多一些,只是难免遭到其他人的嫉妒,阿尘偏偏又是一个不争不抢,不屑于为自己争讲的性子,只怕是他在公主府的日子,并没有传闻那般万千宠爱于一身般好过。

  本宫当真只是想着阿尘可以过得好些而已,不曾想,无形之中使其沦为众矢之的。这点若不是今日见到苏儿与那难缠侯爷,怕是若是有朝一日,阿尘被人欺压至死,自己也不见得知晓。

  “啧啧啧,是什么风将太子殿下吹到这长公主府了,莫不是殿下嗅到了本侯爷的玉树临风?”上官临风随手将散乱的墨发一把捋到身后,手中的兰花指,不要捏得太过张扬。

  凌风在一旁忍不住惊出一身鸡皮疙瘩,和侯爷在一起久了,当真要时刻警醒,这是遇到了太子殿下这般好脾气的,换作别人,只怕是分分钟侯爷或许还有人念及他的身份,只是自己一个奴才,只怕是指不定什么时候脑袋就搬了家,被人拿去泄愤。

  云扶苏只是轻抿嘴角,原以为,狗咬自己一口,咬便咬了,自己咬咬牙,不过疼上那么一时半刻也就熬过去了,难不成当真反咬那畜牲一口,只怕是落得那满嘴的毛,还不够恶心,只是若是那畜牲如这狂吠不止的思晨侯一般,便另当别论了,指不定孤哪日为了他坏了自己的规矩也不一定。

  若是他当真活腻了,那就去死吧!

  云扶苏虽然面上看不出半点波澜,心中已经不知将上官临风凌迟了多少遍。

  “侯爷当真会说笑,莫非姑姑这公主府,你思晨侯来得,孤却来不得?”

  云凯蒂只看着二人针尖对麦芒,各不相让,若只是在自己面前倒也罢了,如今这一屋子的人,平白让这些下人将热闹看去倒也无所谓,说说笑笑沦为几天私底下的谈资倒也罢了,只是这长公主府树大招风,指不定多少眼线盯着呢,若是传到自己的那位素来喜欢多思多想的皇弟那里,或是坊间,怕是变了一番滋味。

  毕竟事关佳敏那丫头,得凤星者得天下,若是自己是个男子,只怕是也想着争上一争。念及此,云凯蒂眼神之中忽然闪过一丝莫名的低落,只是转瞬而逝,怕是近身伺候的人都没有发现,而那攥紧的拳头,指节间留下的指痕,却是清晰可见。

  指甲入肉的滋味也不过如此,云凯蒂,你还知道疼么?你哪里配。

  云凯蒂起身笑着将二人拉倒座位之上,一个眼神示意下人,还不赶快看茶。

  上官临风自然不是那轻易罢休之人,不过是本侯爷站得久了累了,话说得久了渴了而已。

  “嗯,好茶好茶,不愧是长公主府,茶香人更美。”上官临风不过随口一说,可是吓坏了一旁倒茶的侍女,很是慌张地手抖了一下,险些将溢出的茶水溅在上官临风身上。

  “奴婢该死!”侍女紧忙跪下。倒不是这侍女多么的胆小怕事。能在这长公主近身伺候的侍女自然是见过大世面的,只是这上官临风哪里是寻常人,那男女通吃,荤素不忌,且死在他身下的男子少女没有九千也有一万,那舞姬不也是连两个时辰也没有撑过去。

  自己家中上有八十岁奶奶无人奉养,下有三五岁幼弟,父母且是个身子骨弱的,一年之中有那七八个月卧床不起,自己死生是小。只是这一大家子又该如何过活。

  云凯蒂自然知晓这婉儿不该是如此冒失的,只是莫说是她,区区一个侍女而已,便是本宫也被这思晨侯缠得好不头痛,自己堂堂长公主且不能拿这泼皮怎么办,一个侍女又能如何?

  “好了,这里不需要伺候了,婉儿且先下去吧!若是再有下次,莫怪本宫将你卖到那如意楼里去,好好教导你一番,何为规矩。”

  上官临风只当是适才的一切与自己毫不相干一般,只是可怜了这美丽可人的婉儿姐姐,别说,若是放在如意楼,除了玲珑姐姐,自然是配得上实至名归的头牌。或许比在这死气沉沉的长公主府愈加有趣了几分。

  “苏儿怎么如此空闲想到本宫这里来了,平日便是本宫念苏儿得紧,多次派人去请亦不得。”云凯蒂小心地观察着云扶苏与上官临风的反应。只是这话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上官临风本就俊美妖孽的脸,只笑得好不张扬,险些一楼茶水喷出,只是如此香甜可口的茶水若是喷在那了无生趣的倒霉太子身上,未免有些浪费。

  上官临风满是挑衅与威胁的瞪了云扶苏一眼。

  看什么看,就是说你呢,堂堂太子殿下,不请自来,这是抽什么邪风。

  云扶苏只是不住地收紧拳头,无忧先生在一旁正想着上前。只是这里是哪里,若是在东宫,无忧先生实在看不过眼偶尔与之分辨一二也就罢了,这长公主府便是云扶苏且不得不谨言慎行,何况区区一个谋士。

  “姑姑说笑了,扶苏也是听闻姑姑这里昨个夜里遭了刺客,深怕姑姑有什么闪失,这不一得空便紧忙着赶过来看看。”云扶苏随手品了口清茶,却根本不知是何滋味,心中只是在想着,哪里来得刺客若不是这上官临风杜撰出来的,未免有些太不中用,这行刺不成倒也罢了,自己偏偏还失了清白,若是被别人侮辱了倒也罢了,偏偏又是上官临风这淫,贼,自己不用看都知道,这舞姬的死相,只怕是不会怎么好看。

  念及此,云扶苏便是半点品茶的兴致都没有了。缓缓而小心地将茶杯放下,有意无意地暼了眼上官临风。那暧昧的红痕不要太过明显,还真是深怕别人不知道一般。心中忍不住有了算计,只是随手一个动作,无忧便吩咐随身侍卫照做。

  上官临风不过随意一瞥便看到云扶苏那明显有几分舒展的眉头,先前只以为这太子软弱可欺了些,不曾想竟也是个惯用这些上不得台面的龌龊手段之人,只是本侯爷这事便是传到了那母猴子那里又能如何?

  护国将军府

  “小姐,太子殿下那里传来消息……”灵儿伏在刀飞飞耳侧小心耳语着。

  刀飞飞终于将嘴里的那一口香得流油的肘子咽了下去,正想着再啃一口,这才想到灵儿适才唠叨着什么那个死太监的花边事,只是……

  “与我何干?”刀飞飞不过撂下这四个字已是文明,那死太监本就和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是死是活那太子殿下莫不是闲得蛋疼,还至于特意派人来通传自己一声。平白减了本郡主的食欲。况且不过是先奸后杀一个舞姬而已。

  只是话说回来,这死太监还真有些不厚道,都说是一日夫妻百日恩,百年修得共枕眠,睡都睡了,就是长得难看些,红烛吹灭,怎么说也都有个六十分,至于如此残忍,平白结果了一个花季少女的性命。着实可气可恨了些。

  “小姐莫在贪食,不然夜里且又要腹痛难忍了!”灵儿不得不小心提醒,先前原以为大半个肘子下肚,又中途打断,想来小姐应该已用好。未曾想却吃得愈加香甜了些。

  刀飞飞双眼含笑,只是看了灵儿一眼。

  “化悲愤为食欲,你懂的?”

  灵儿懂不懂自是无人在意,只是难得有人竟然真得领悟得到,刀飞飞的用意。

  长公主府

  云扶苏坐得久了终是有些坐不住,只是左等右等也没有等到侍卫上来回话。反观上官临风那里倒是进进出出,好不热闹。

  “做得好,赏!”上官临风嘴角上勾,眼神之中再明显不过得春风得意。

  云扶苏只觉得哪里不对,猛然起身。

  “呦呦,太子殿下莫不是哪里不适,便是个椅子也坐不得了。”

  云扶苏眼神之中终于再忍不住满腔怒气。狠狠地瞪了上官临风一眼。

  “侯爷此言怕是不妥,若是传到南陵,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对离世子不敬,只是别说是孤不好男风,即便是,侯爷竟是哪里看得出,莫不是侯爷才是坐不得椅子的那一个?”

  南陵

  “世子,您这才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回到王府,这又是在瞎折腾着什么?”青椒只看着夜离这将自己困于密室,一困就是三五日,只怕是不要憋出什么毛病才好。

  “阿嚏!”可怜夜离费了好一番力气才在那番邦古籍上看到的什么叫做沙画的东西,这一试不要紧,还真不是个容易得活计。这才好不容易勉强糊弄出几个意思,一个喷嚏又是功亏一篑。

  “莫不是那丫头终于记起本世子了?”夜离嘴角上勾,眼神之中满是柔光,只是青椒看得却是云里雾里。都说是饱暖思淫,欲,春天到了,世子这莫不是……

  “吩咐下去,今年的南陵醉再加五百坛。”

  青椒正着着下去准备,却又被夜离止住。

  “取五十坛送去……”不等夜离将话讲完,青椒好一副心领神会地模样,再联想先前自家世子那副思、春的模样。

  “好嘞,小的这就派人送五十坛南陵醉于将军府!”青椒正沉醉在自己难得脑袋灵光了一次,不曾想一记绝情手猛然朝着自己的头顶拍下。

  “自然是送往宫中……”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鲤鱼乡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m..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