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42章

作品:唐谜|作者:书自清|分类:百合小说|更新:2020-09-02 00:17:45|下载:唐谜TXT下载
  眼,泣不成声,口中胡麻饼实在太干涩,泪水一浸,更是犯了苦,她咽不下去。

  “卯卯啊,我最后给你的谏言有三点。其一、如若有人阻你与玉环之事,绝不能妥协,玉环登顶后位之时,便是你彻底控制天下之时。在这件事上,半点不可让步。其二、有关后嗣的问题,虽然还早,但你现在就要留心了。在宗室子弟中早日发现好苗子,精心培养。我唯一能给你的建议是,将兰陵萧氏萧八郎的儿子萧克勤收作你的义子,留在你的身边。这个孩子,是巩固你与兰陵萧氏关系的重要筹码。其三、善用武将,留心割据。虽然王忠嗣效忠忠王,曾与我们为敌,但他的军事天赋极高,乃是守国门的良将。眼下迫于局势被弃置到了幽州重新守边,但你要早日启用他。削弱那些在地方不断坐大的节度使,你必须早日想出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否则安史之乱能来一次,还能来第二次。卯卯,你肩上的担子很重,我不善治国,给不了太细的规划,最终的办法,还需要你自己动脑筋,多去与我岳父,还有玉介、杨弼商量。”

  沈绥一条一条慢慢说着,李瑾月认真听着,情绪总算平复下来,那口噎在嘴里的胡麻饼,也总算被她咽了下去,她端起茶盏饮下茶水,缓缓舒了口气。

  “赤糸、莲婢,我心知留不下你们了,也不再强留。只盼以后你们能隔几年就来一次长安与我相会,以解我相思之苦。”

  沈绥与张若菡相视一眼,微笑点头。

  翌日,大雪纷飞。骊山脚下官道口,李瑾月与杨玉环并肩而立,为沈绥一行人送别。沈绥、张若菡、小凰儿、沈缙、千鹤、伊颦、秦怜、忽陀、无涯,还有千羽门的几位堂主和兄弟,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并列在眼前,向着李瑾月微笑。李瑾月拱手,深深一揖。沈绥潇洒还礼,身后所有人也随她动作向李瑾月一揖而下。

  “卯卯,保重,来日相会,煮酒再叙。”

  “好!”

  众人上马上车,沈绥跨上马儿,手中雪刀刀鞘一拍马侧,马儿扬蹄而去。车辚辚马萧萧,直到车马队伍缓缓消失在道路尽头,李瑾月都还在原地久久站立。杨玉环没有催她,默默陪伴着她。天地一片白茫茫,干净透彻极了。

  “走得好,走得好啊……”李瑾月长叹,拉起杨玉环的手,缓缓回首而去。

  烽火熄,伶仃立,白雪掩尘迹。

  恰少年懵懂时,经世事不易。

  结君子,竹马谊,垂髫三人行。

  幸落魄岁月,你音容历历。

  一朝纵分别,不坠青云志。

  重逢再相识,初心仍不弃。

  酒一壶,茶一盏,且将昔年叙。

  一腔热血,肝胆相济。

  长笑踏歌,红妆泪凭。

  生死都随浮云去,笑问此生何所惧?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到此便全部结束了。算算,去年二月初开文,到如今已经一年又六个月了。写完唐谜,百感交集。大概会出一篇心路总结,到时候会贴在后续番外的小绿字里。唐谜的番外可能不少,也有好几章呢。(笑)

  另外,最后的那一段无章法的词,是借鉴歌曲《浮云生死》最开始一段的歌词改编来的。因为实在太贴了,忍不住用了。

  已捉虫。

  第二百九十九章

  开元二十二年,阳春三月。

  草长莺飞三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然而金陵沈宅内的主人们似乎放弃了观赏那美丽的春光,宅在家中不知做些什么。院内传来了有节奏的敲击声,叮叮当当,还伴随着孩童的稚嫩询问。

  “阿爹,这个东西安在哪里?”

  “唉,等会儿,这一块还没做好呢,等做好了才能用到那一块。”

  “哦……唉,阿爹,这个是什么?”

  “那是榫头,固定用的。哎哟我的小祖宗,你别乱动,都乱掉了。你就看阿爹怎么做吧,很简单的。”

  “嗯嗯。”

  凰儿蹲在原地,双掌托着自己的下巴,瞪着大眼睛目不转睛。

  院子内铺了一大块油布,油布之上有规律地摆放着大量木块零件。沈绥一身短褐装扮,束了袖子,正光着脚丫,盘膝坐在油布之上,手中捧着一个拼了一半的物什,一柄木槌正不断将某个零件捶打进去。她额头已经显了汗,面上却一直带着微笑。凰儿就在她身边,忍不住好奇心,问东问西,似乎想要从沈绥口中套出她到底在做什么。但是沈绥就是不说,吊着小家伙的胃口,急得凰儿抓耳挠腮。

  院子旁的檐廊内响起了脚步声,几道窈窕的身影从拐角显现。走在最先的是张若菡,她身后跟着无涯。二人手中提着竹篮子,其内似乎放着什么好吃的东西。无涯身后,筱沅推着秦怜的轮椅,伊颦跟在最后。

  “唉,这爷俩干啥呢。”伊颦一来就忍不住吐槽沈绥。

  秦怜笑道:“什么爷俩,我记得我生的可是个女儿。”

  “呸……”伊颦笑着轻拍自己的嘴,道,“怜姐,我这不是一时嘴快嘛,再说了,赤糸这家伙哪有半分当娘的感觉。成天也不知在教凰儿什么东西。莲婢,你也不管管。”

  张若菡倒是豁达,笑道:“她俩都开心就好。”

  无涯噗嗤一声笑出来,这句话几乎成了三娘的口头禅了,自从回了金陵,三娘对凰儿的要求似乎都放松了,每次看到凰儿跟在沈绥身后打转,她就显得非常开心。

  张若菡和无涯将手中竹篮放在了檐廊之上,取了垫子在廊上铺好,除了秦怜,众人均在廊上坐下。张若菡从篮子里拿出一颗水淋淋、黄橙橙的果实,剥开来,呼唤道:

  “凰儿,来吃枇杷。”

  小凰儿一听有吃的,顿时也不管阿爹了,蹬蹬跑过来,瞪着大眼睛看着阿娘手中的果实,问道:

  “阿娘,琵琶也能吃吗?”

  张若菡一愣,反应了片刻,才明白凰儿在说什么,于是笑着解释道:

  “此枇杷非彼琵琶,凰儿尝尝就知道了,可甜了。”说着将果实在小家伙眼前晃了晃,清甜气息诱惑着凰儿,小家伙终于扛不住诱惑,咬了一小口,登时甜蜜软糯的果肉充满了口腔,好吃得小家伙跳了起来。这还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吃枇杷,虽然年幼时也在老宅住过一段时日,但那时她还小,很多东西吃不了。

  “我还要!”小家伙几乎是抢过阿娘手中的枇杷,拿在手里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那可爱的小模样逗得廊下的女人们纷纷露出了慈爱的笑容。

  另一头的沈绥却很郁闷,刚才凰儿的注意力还全在她这里呢,现在好了,被莲婢一颗枇杷就诱了去,这么馋,也不知道像谁。哼!

  阿爹吃醋了,自己一个人闷头拼木块。

  秦怜喊了一声:“赤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