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47章

作品:唐谜|作者:书自清|分类:百合小说|更新:2020-09-02 00:17:45|下载:唐谜TXT下载
  要与我说什么来着?”张若菡问。

  “哦!”沈绥一拍脑门,道,“莲婢,你从账上划点钱给我。”

  张若菡顿时挑眉,瞪眼看她。

  沈绥忙解释:“别误会,我是要干正经事的。我想利用千羽门的资源,办一个半培训半派出的机构,专门协助官府办案。我需要点钱打点人脉,还需要宴请润州当地的几名长官,若能成,还要把这件事宣传出去。”

  “哦?”张若菡来了兴趣,“你是要培养刑名推官?”

  “不不,我是要培养刑名顾问。这些人不一定有官职在身,但有一门技能,可以由官府聘请,对刑事案件做出分析判断,协助官府查案。我可以专门培养仵作、刑案调查人,如若官府需要,只需委托我们,就可以办案,我们与官府联合查案后,再将调查结果交给父母官审核,若无问题,便可结案。我觉得这种方式,可以有效提高案件调查的效率,减少冤假错案。”

  “好主意!”张若菡眸色明亮,“这事儿如果能在润州开展起来,说不定我们可以将其推广到全唐。”

  两口子一拍即合,当即商讨了更多的细节,最后暂时为这个机构起名为“昭明堂”。

  眼瞧着日头偏西,该回家了。沈绥将张若菡扶起,张若菡却忽的拥入她怀中,双臂紧紧圈住她腰肢。沈绥的心尖顿时一揪,随即胸口仿如融化般,温暖又熨烫。她满怀爱意地回抱住张若菡,亲吻她的发顶,笑问:

  “怎么了?”

  “对不起赤糸,我这些日子忽略了你。”

  “说什么呢。”

  “不,我真的没有体量你的心情。这段日子,你不好受吧。”

  “也没有……那么夸张了,虽然……是有些小难受。”沈绥吞吞吐吐,鼻间微酸。

  张若菡抬起头来,在她唇上轻吻一下,然后认真看着她的双眼道:

  “你有事要跟我说,好吗?总是这般笑嘻嘻的,我都很难察觉你不开心。我会推掉一些事,以后尽量多留在家里,陪你还有孩子的。”

  “你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怎能因为我而……”

  “我是你妻子!”张若菡打断她,“我们同甘共苦,相携同行。为了彼此付出,难道不是应该的吗?给我个机会好吗?我好内疚,我想补偿你。”

  “好。”沈绥已经说不出其他的话了。

  她大约是上辈子拯救了天下苍生,才能有这样的良伴相携余生。于是她又不禁庆幸,这辈子她又一次拯救了天下苍生,转世时祈求来世与莲婢再携手,苍天当允。

  作者有话要说: 之前看到有人问有关张九龄还不知道沈绥性别的问题。后文会有一个交代的。可以肯定的是,沈绥和张若菡并不打算告诉张九龄,凰儿目前也不知道阿爹其实是母亲。

  第三百零二章

  开元二十五年,十一月初九,染疾多年的皇帝病重不治,陷入弥留之际。

  十一月初十,右相张九龄、黄门侍郎杨弼被秘诏入宫,听候皇帝遗诏。

  诏命皇太女李瑾月继位,并叮嘱皇太女以社稷苍生为重,敬天法祖,胼手砥足,切不可荒废朝纲,殆冥基业。择宗室贤能子弟,再传皇位。

  十一月十一日辰初三刻,龙御大行,举国发丧。

  国不可一日无君,当日遗诏宣告天下,皇太女为大行皇帝扶灵三日。十一月十五日,新君登基大典准备妥当,李瑾月以有史以来头一位皇太女的身份,登顶大宝。为纪大行皇帝,年号暂时延用。

  女帝继位,普天喧沸,四海咸震。大唐建国一百又二十年,已出现两位女帝。一位以太后之尊登顶皇位,虽还政李唐,但实为篡朝。如今这位却是正经记录在册的皇室女,以皇太女之尊登顶皇位,名正言顺,史无前例。开此先河,预示着后世皆可效法,乃是震天动地的巨大变革。此事不仅影响到了全唐,还影响到了周边诸多的国家。无数双眼睛正盯着大唐的这位新君女帝,要看看她究竟有什么本事治理好这样大的国度。

  大行皇帝离去十日后,谥号定——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上庙号玄宗。在位二十六年,享年五十三岁,入葬泰陵。

  新君即位大赦天下,凡轻量刑者一律释放,重刑者裁量减刑。

  翌年元日大朝会,宣布改年号为神凰。

  神凰元年二月十五,朝会过后,李瑾月更衣,召见张九龄于大明宫延英殿西暖阁。

  “子寿公,听闻您近来身子欠安,可需要传太医看看?”延英殿龙席之上,一身赤红金丝团龙刺绣锦袍常服的李瑾月,端坐其上。束半髻,头顶的金龙小冠耀眼夺目。新君的服饰都是全新设计制作的,既体现皇帝至高无上的威严,又符合她女性的特征,同时还要符合新君的喜好。一套全新的标准定下来,礼部与尚衣局也不知磋商了多少次。李瑾月素来爱着男装,尤其是行军打仗之时,如今当了皇帝,燕居服倒是以女装比较多。但上朝理政时,她的服饰依旧偏于男装,如此更显肃穆威严。

  “多谢陛下关怀,老臣一切安好,就是旧疾犯了,风湿痛。”

  “朕还是请太医去给您看看罢,您也别推辞,赤糸与莲婢当年离开长安时,特意叮嘱朕要关照您呢。您若是身子欠妥,朕如何向她们交代啊。”李瑾月笑道。

  张九龄忙拱手谢恩:“老臣惶恐,多谢陛下。”

  寒暄过后,李瑾月切入正题。

  “不知开办女子官办私塾的新政,中书省商议得如何了?列位宰相可否提个具体的方案给朕看看?”

  张九龄心中一凛,他知道皇帝对这件事很看重,没想到居然这么着急,这才登基三个多月的时间,就迫不及待要着手推进新政了。

  好在张九龄有备而来,当下将自己心中所想向李瑾月缓缓道来。君臣对席,一人说一人听,李瑾月身旁新提拔上来的大内官王七,已改名王芝奇,恭敬地侍奉在侧,为皇帝与右相斟茶添水。

  其实李瑾月很想找一个贴身侍奉的女官,王芝奇虽然是内侍,但毕竟是半个男子,服侍她更衣,李瑾月心中总觉得别扭,而身边总是跟着一群宫女,她又觉得烦扰。近些日子她正盘算着要不要将玉环提到前朝来,先封她一个女官,就好像当年的上官婉儿一般,帮自己处理一些比较繁琐的事情。但是想来想去,还是作罢了。玉环本就在风口浪尖上,她若要这般做,岂不是更加火上浇油。

  每每想到此事,她就觉得心烦。皇太女时期,她就想过要迎娶玉环,但被张九龄劝阻了。因为当时虽然她已然掌控朝廷,但毕竟根基不稳,不宜树敌。强行娶玉环入门,太过狂悖,惊世骇俗,恐怕不利于她在朝中站稳脚跟。再加上当时先帝还在,保不准先帝会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