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48章

作品:唐谜|作者:书自清|分类:百合小说|更新:2020-09-02 00:17:45|下载:唐谜TXT下载
  会再于此事上做文章,致使原本大好的局势发生变故。思来想去,李瑾月便作罢了。

  等到如今登基,她又与张九龄提过一次迎娶玉环的事,张九龄建议等女科彻底推行开来之后,再商量此事。李瑾月知道张九龄的判断是对的,可她内心却愈发煎熬。玉环如今在宫中无名无分,人人都知道她与新君的关系,也有一大堆的人侍奉她,可明面上却只能用“玉环娘子”这样不伦不类的称呼。李瑾月想要她入主中宫,成为皇后。这件事几乎成了她的心病。

  张九龄的阐述到了尾声,他却发现李瑾月似乎走神了。他轻轻咳嗽一声,以示提醒。李瑾月回过神来,歉意道:

  “子寿公,实在抱歉,朕走神了。”

  “陛下日理万机,千头万绪,也要注意身子,多养养神。”

  “唉……”李瑾月长叹一声,没有答话。

  张九龄见李瑾月神思不属,一副郁郁寡欢的模样,不由有些唏嘘。沉吟片刻,拱手道:

  “陛下切莫着急,女科的推行势在必得,想来不出五年,定有成效。”

  “五年啊……朕至少还要等五年。”她也至少还要再等五年。

  “但是陛下,还有什么是比倾心爱人就陪伴在自己身边更幸福的事呢?”张九龄道。

  李瑾月笑了:“多谢子寿公宽慰,朕明白急不得,一步一步来罢。只是,老师……”她看向九龄,面露疑惑神色,称呼已然转为老师,代表她已然放下了帝王的身份,单纯是以张九龄学生的身份在说话:

  “朕没有想到,老师竟会对朕与女子相爱这件事不抱任何偏见。”

  张九龄轻笑两声,捻了捻长须,道:“老臣只是觉得,只要陛下勤政爱民,心怀天下,那么不论陛下是嫁男子,还是娶女子,都不重要。如若陛下当真纳了夫君,老臣反倒要担心后君干政的问题了。毕竟这天下男子啊,总是不甘于位处女子之下,不是吗?”他似乎意有所指。

  李瑾月眸中闪过一丝厉芒,随即笑道:“老师说的是。”

  ……

  延英殿上午的议政结束,李瑾月返回后宫,移驾蓬莱殿用午膳。蓬莱殿便是目前杨玉环的居所。先帝留下的妃嫔已经全部被李瑾月送出宫去了,有家愿意回的,便送回家去;没有家或者不愿回家的,李瑾月专门安排住处,拨款赡养。同时,李瑾月还遣散了大批的宫女,有到年龄的,也有未到年龄但家中困难需要照顾的,大多赏了重金。如今后宫中空空如也,昔年曾属于后妃的蓬莱殿,如今给了杨玉环居住。这里的环境位置是最好的,正北就是太液池,又靠近前朝,方便李瑾月前往。原本李瑾月想直接将杨玉环安排进清宁宫,那里是中宫皇后的居所。奈何,杨玉环不愿,李瑾月也只能作罢。

  “陛下驾临!蓬莱殿接驾!”距离蓬莱殿正门还有一段距离,王芝奇就开嗓高唱。李瑾月很无奈,她已经提醒过王芝奇很多次了,不要这样扯着嗓子喊接驾。奈何这新上任的大内官恪尽职守,半点都不马虎,还进言李瑾月一定要有当皇帝的威严。

  “阿七,以后别喊了,这是命令。”李瑾月道,“尤其是朕到蓬莱殿来,你可明白?事不过三,不要让朕再听到第四次。”

  瞧着李瑾月今日特别严肃地告诫自己,王芝奇躬身垂喏,心知李瑾月对杨玉环的宠爱确实非同一般。李瑾月当然在立威,而这威不是立给杨玉环的,而是立给他的。想到此处,他当下出了一身冷汗。

  李瑾月下了御辇,举步走入蓬莱殿。跨过门槛,就已看到门口不远处候着的蓬莱殿一众主仆了。李瑾月的目光落在为首那女子身上,就再也移不开。

  金翠花钿,大袖襦裙,素纱中单,紫霞丝帔,钿钗礼衣的华贵,将她本就天生丽质的娇贵天姿衬出惊心动魄的美。她颔首低眉,腰背微弓,双手交叠于腹间,简单的叉手礼却行的这般典雅自然。金钗随着她俯下身来,在乌发间轻轻摇摆,大敞的领口露出雪白的肌肤,下方的风景更显迷人。

  李瑾月却急了,解下身上的白狐裘斗篷,抖手一展,就牢牢拢住了她的身子,将她拥入怀中。

  “玉环,这天这般冷,你怎的穿得这般少就出来了?”她心疼道。

  温暖透过狐裘蔓延入心窝,二十岁的少女绝美的面庞之上露出了甜蜜的笑容,轻声道:

  “我着急啊,今天怎么来晚了?”

  “与老师多谈了会儿。快进去吧,你身子都凉了,莫染了风寒。”李瑾月倒也没怪罪服侍杨玉环的下人,只是揽着她入了殿内。而下人们也早就习惯了新君与玉环娘子这一对有情人的来往,说也奇了,他们不但不觉古怪,反倒日日盼着陛下赶紧来与玉环娘子相会,已解娘子相思之苦。每每看到她们在一块,就连下人们心里也甜丝丝的。这一对珠联壁玉般的人儿,实在太美了。

  午膳很快呈上,李瑾月与杨玉环同案而食。杨玉环忙着为她布菜,自己难得吃两口。李瑾月多次劝她吃,她却乐此不疲。这大约是她每日最快乐的时光之一了。

  “下午要去集贤院看看,监督院士们编写女子私塾教材的进度,还要审核内容。然后要去一趟飞骑营,例行巡视。傍晚应该能早些回来一起用晚食。”午膳用罢,李瑾月一面端着一碗清汤喝着,一面汇报自己下午的行程,即便杨玉环并未询问。

  “陛下,今天太史令送了一份天象告文到我这儿,您那里收到了吗?”杨玉环笑着问她,随手取了个枣子喂到她嘴边。

  李瑾月含住枣子,点了点头。这告文今日已经在朝会上宣布了,说是今夜天象有异,可看到天狗食月。

  “陪我看好不好?”她将下巴搭在李瑾月肩头,撒娇问道。

  “那可不是什么吉兆。”李瑾月吐出枣核,故意道。

  “可是……我想看嘛,我都没看过。”杨玉环道。

  “好,你要看,我就陪你看。我叫阿七在太液湖心亭准备一下,那里地势高,视野也好。”李瑾月根本经不住她任何要求,当下答应了。

  “嘿嘿,谢陛下。”

  “你这小丫头……我该拿你如何是好……”身侧香风阵阵,新君心猿意马。李瑾月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吻上她的唇。从她踏入这蓬莱殿的大门时,就想吻她了,一直忍到了此时。

  杨玉环心知自己勾起了李瑾月的欲望,当然她本就是故意的。今日要她多等了一刻,这是她小小的报复。二人的关系早在一年前已然突破了最后一关,原本李瑾月顾虑重重,一直忍着,可自从先帝病重无法下榻之后,她便再无顾忌。从此便是鱼水相欢,比翼缠绵。在她们心中,早已认定彼此是终生的伴侣,即便未完成嫁娶,又岂会被俗礼牵累。她们已然自行拜过天地,起过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