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50章

作品:唐谜|作者:书自清|分类:百合小说|更新:2020-09-02 00:17:45|下载:唐谜TXT下载
  想他法。

  彼时,时间已走到武周久视二年,沈域来湖州已满四年,与吴兴沈氏的谈判也接近尾声,双方契定,只等接下来正式按照新的契约彼此互惠。此次谈判,沈域为延陵沈氏真正赢得了与吴兴沈氏平等对话的机会,也从此以后让延陵沈氏彻底摆脱吴兴沈氏的掌控。

  原本按计划,她该归金陵了。可她却继续留在了湖州,为了一对父女,为了……她此后一生的挚爱。

  她察觉自己爱上了秦怜,时时刻刻都想伴在她身边,一日不见,便坐立难安,相思成疾。她迫切想要知道秦怜对自己的感受。可她女扮男装,一直以男子身份示人,也不免成了二人之间的阻碍。在鸾凰尹氏内部,女子与女子结合不是什么新鲜事,家族也都允许。可对外人来说,这无疑是巨大的冲击。

  秦怜,真的能接受她的这份情吗?她已及笄,眼瞅着门槛都被提亲的人踏破了,沈域五内俱焚。

  她记得,她鼓起勇气与秦怜坦白的那一日,正是夏季最炎热的时节,秦怜每日撑着小舟穿梭于荷塘莲田,忙着采摘莲子。她主动要求帮忙,还当真换了短打,赤了双足上了船。结果她第一次采莲子,笨手笨脚,给秦怜添了不少麻烦。一个上午,若是秦怜一人当能采下一船的莲子,可因着要教她,结果只采了半船不说,沈域还因为不习惯乘船,即便身负不弱的功夫,却仍旧手忙脚乱地翻下了船,落入荷塘,染了一身泥泞。

  但是秦怜真的很开心,银铃般的笑声一直不曾间断。沈域自从认识她以后,从未见她笑得这般开心。

  她笑起来可真美……

  为了让沈域尽快沐浴换衣,秦怜特意撑船将她送回了暂住的屋子。沈域留秦怜在外间相候,自去换衣。等到沈域再次出现,她却散了发,着了一身女装。

  原来那个俊美儿郎,竟是个女儿家。

  秦怜却像是舒了口气一般,笑了。

  “为何要笑?”沈域问她。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女子?你这傻瓜,装得挺像,只是和你接触久了,我还是能感觉出来的。今日算是确定我自己的猜测了。”秦怜回答。

  “你……不觉得奇怪吗?”沈域又问。

  “奇怪什么?”她疑惑。

  沈域喉头动了动,轻声道:“怜娘……你当真不明白我为何要告诉你我的女儿身吗?”

  秦怜的笑容逐渐收敛,面上有绯色渐渐晕染开来。她轻咬红唇,低下头来,不敢再看她。

  “即便我是个女子,你可愿……嫁给我?”沈域认真问道。

  那一日,秦怜落荒而逃。

  此后数日,沈域都未曾再出现。

  七日后,秦臻在自家屋顶上找到了喝得酩酊大醉的沈域。

  “长衡老弟……你可真是个奇葩!”秦臻费了老鼻子劲儿将沈域扛下屋顶,安置在自家破旧的小床上后,气喘吁吁,一面擦汗,一面怒道。即便沈域听不到他到底在说什么。

  秦怜已然烧了热水来,润了帕子给她擦拭面上的汗水与泪痕,眼中的心疼化作泪水滚滚而落。

  “怜娘,你……你哭什么啊?”尚未察觉二人情愫的秦臻,被女儿的眼泪吓到了。自从她母亲过世后,他再未见女儿哭过。

  “爹……我想嫁给她……”

  秦臻彻底懵了。

  ……

  啊……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告诉自己关于鸾凰血脉的事的呢?大概也就在那不久之后吧。那个时候的她们,真的好年轻。年轻到难以置信,竟是转瞬间三十多年过去了。

  时光如梭,命运如刀。世事白云苍狗,天地沧海桑田。

  长衡……你独留我一人在此世间,当真好残忍呐……

  春日,已近黄昏,金陵沈宅秦怜的院子内,宽大的胡床之上,她倚靠其间闭目小憩。泪水倏然从眼角滑落,她缓缓睁开了双眼。近日总是梦见从前,这是犯了什么毛病啊。

  冷不防,有一只小手拂去了她面庞上滑下的泪,稚嫩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祖母,您哭了吗?”

  秦怜忙吸了吸鼻子,抹去面上的泪痕。坐起身来,摸了摸凰儿的脑袋,道:

  “孩子,你怎么这时候来了?”

  七岁的女孩身子拔高了一长截,从前可爱无比的面庞,婴儿肥已逐渐褪去,如今已初步显出绝美的模样,亭亭玉立,顾盼生姿。她露出了笑容,笑嘻嘻地跪下,将怀中一个锦盒捧给秦怜,道:

  “祖母,祝您泰山不老,松鹤延年。”

  秦怜顿觉惊喜非常,仔细一想,今日却并非是自己的生辰,明日才是。

  “好孩子,你这是……为何啊,祖母生辰在明日呢。”

  “祖母,这盒子里的东西可等不到明天,孙儿只能提前给您祝寿了。”凰儿笑嘻嘻,将锦盒打开,里面竟是躺着一颗形貌奇特的血色山参。

  “您咬开皮,将其内汁液吸食,剩下的皮咱们再拿去捣碎,熬制成汤服下。这血参可金贵着呢,是阿爹快马加鞭让人送来的,过了今夜就不灵了。您身子不好,阿爹说一定要医好您。”

  泪水在秦怜眼中积蓄。

  “阿娘,您快吃罢。”沈绥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门口,跨步入院内,她身后,张若菡、颦娘、无涯、忽陀等一众全部走了进来,将秦怜围在中央。

  秦怜的泪水淌了下来,沈绥蹲下身,为娘亲拂去泪水,道:

  “娘,明日是您的五十大寿,您自个儿都忘了吧。”一面说着,一面捧起锦盒中的血参,掐破皮,将汁液喂入秦怜口中。看着她全部喝下,她才放心。

  秦怜的面色肉眼可见地红润起来,似乎气息都舒畅了许多。

  “儿也没什么好送您的,就寻了这颗血参,助您固本培元,每日的按摩还要继续,您近来腿脚好多了,相信不久就能站起来了。等您站起来了啊,儿便带您去游山玩水,我大唐十万里锦绣河山,咱们都要走个遍。阿娘,您要长命百岁,儿便心满意足了。”沈绥笑道。

  “娘,我让厨下备了不少菜,明日全家人为您祝寿,您看可好?”张若菡也蹲下身,问道。

  “好,好。”秦怜的泪水是无比喜悦的,她抚摸着沈绥的面庞,又摸了摸张若菡的发顶。

  沈绥向众人使了个眼神,除却颦娘,晚辈们齐刷刷跪在了秦怜身前,拱手祝贺:

  “祝怜娘子,泰山不老,松鹤延年。”声音洪亮又整齐,一张张年轻的面孔上,洋溢着欢乐的笑容。

  那笑容感染了秦怜,她破涕为笑,不禁仰望苍穹。

  长衡,你再等等我,再等等我,等我再也不能陪伴这些孩子们了,我就去见你。咱们在天上相会,好吗?

  作者有话要说: 想了想,还是将域怜这一章提到倒数第二章来写,因为早就有预料这章无论想写得如何快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