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3) 我们的爱 第166章

作品:爹爹,我要和你双修|作者:luckydudu|分类:肉文小说|更新:2020-09-02 00:38:23|下载:爹爹,我要和你双修TXT下载
  「元白,这里是横合天堑!」用了五百年的时间,芽芽稳固了自己的金丹境界後顺利晋升元婴,再稳固了境界後,俩人合力再次打开阵眼,这次阵眼为他们开启的则是第三枚千年阴阳果藏身之地。

  没想到的是,出来居然时他们居然是在一片罡风里,还好,他们之前不仅准备了避海珠,自身也有元气护身,在罡风里,避海珠是没有效果的,元气不没有,只有元婴以上的体魄才能抵挡罡风的侵袭,收起避海珠,俩人就这样站在这片罡风里,翻开脑子,反正芽芽见到过罡风的地方就只有这里,横合天堑。

  所以,只能希望元白还有不同答案,毕竟他对流离大陆的了解,自己拍马也追不上。

  「是横合天堑,整个流离大陆只有横合天堑里有罡风。」元白和芽芽并肩站立,现在芽芽元婴的修为,已不需要他为芽芽遮挡身前的罡风。

  「横合天堑里有千年阴阳果!」不是芽芽不相信,只是芽芽在见到了秘境里那株千年阴阳果娇滴滴的样子,成天被灵气养着,而这里,灵气什麽的不说了,就这罡风,芽芽深深觉得别说千年,就是万年也得被罡风吹得灰飞烟灭,渣都不剩一点。

  「我们四处看看吧!」别说芽芽不敢相信,元白何尝不是一样。

  「啊,对了!想起来了!」还没走几步,芽芽突然想起了什麽。

  「芽芽?」元白不明。

  「元白,你还记得吗?我和你提过的,上次,我们过横合天堑时,我见到一处红光。」如果说横合天堑有什麽,芽芽想起来还真有这麽一处。

  「你是说那处红光?」如果这里真有千年阴阳果的话,也确实只有那处红光有可能了,整个横合天堑除了罡风就是罡风,什麽都没有,根本不可能在罡风里出现千年阴阳果。

  「嗯,我想这种灵物藏身之地想来都不会平凡,你第一次得到千年阴阳果的地方有高阶妖兽守护,第二次是太虚师祖所创,这些都不是普通之地,现在这里,仅说横合天堑,我就觉得不简单了,多神奇的地方,如此霸道的罡风却不能从横合天堑里出来,而横合天堑,到底是什麽样的存在,更没人说得清,有多高,和天一样高吗?没人知道,我们除了知道这是隔绝修真界与凡人界的地界外,其它的一无所知,所以,说不定横合天堑里那处红光所在就是我们要找的第三个地方。」芽芽越说越觉得有理,除此之外,她也找不出第二个可能的地方。

  「芽芽还记得大概位置吗?」元白完全同意芽芽的看法。

  「我记得那次看见红光大概是在我们走到正中差不多的位置上。」芽芽回忆了下。

  「那我们先往中心去看一下,没有的话,再看别的地方。」一般来说,修真界的秘境都是一些同位面空间的存在,而这些同位面空间有的是固定不变,比如太虚门的後山秘境,而有的秘境则飘忽不定,有时在这里出现,下一次出现则又是在另一个地方,两种秘境,元白都碰到,芽芽看到的红光,指不定就是其中一种,前一种还好,若是後一种,就麻烦了,就算这个秘境只是在横合天堑这个范围内移动也够他们好找了。

  「嗯,不过,元白,我们现在是在横合天堑的什麽位置?」没办法,女人天生在方向感上面就比男人要弱一点。

  「呵呵,现在的话,我们大概在天堑外围,因为这里的罡风风势比较弱小。」元白轻笑,五百年的时间,早让他跨入等待已久的出窍期,这点罡风在他眼里根本就不算什麽。

  现在俩人的修为一个元婴,一个出窍,再进来,再赶跑,自是不能同当初相比,时间上更是大大缩短,而更让他们高兴的还在後面,快到中心期时,芽芽再次看到了红光,它还在,没有变换位置!

  「元白,看那儿!」不得不说,红光或许真的是和芽芽有缘,第一次是芽芽看到的它,现在,在一个出窍期高人面前,依然还是芽芽先看到了它。

  「我们过去。」元白拉着芽芽继续前行。

  很快,便到了红光处,又是屏障,不,也不应该叫屏障,因为屏障并不阻止任何人的进入,元白手伸了伸,毫无阻碍地就进入,还有不同於太虚门秘境屏障的透明,这个屏障整个透着诡异的红光,也就是芽芽看到的那点红光。

  「元白?」芽芽拉拉元白,下意识地先询问元白意见,就算自己已经变得很强,但这种对他的崇拜已成为了芽芽的一种习惯。

  而这里也看得出来,很危险,要命的是,横合天堑和那太虚门後山中峰一样,使不出元气来,完全是靠着强硬的身体硬抗。

  这就代表着,如果进入屏障後,他们元气还不能使用的话,一旦出现危险,那他们就真的危险了。

  「进去吗?」元婴修为的芽芽已不再是当初那个需要元白护在身後的人儿,现在的芽芽已经足够和他并肩而立,尽管此时的元白已是出窍期,但忘了这个吧,整个流离大陆,元婴都没多少,何况是出窍,凭芽芽现在的修为,横着竖着在流离大陆,都没人敢管。

  所以,无论什麽事,芽芽完全有了应付的能力,自然元白也不再一个人拿主意。

  两人相视一笑,这是爱情的美妙,什麽事,想到的首先都不会是自己,而是自己心里最在意的那个人。

  「进去吧!」又是一起出口,俩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又笑起来,危险?危险就危险罗,这也怕,那也怕,别修真了,做普通人去吧,只是做普通人就没危险了吗?哪都有危险,所以,面以危险,要不成为强者,让危险屈服於你,要不变为弱者,屈服於危险,如此而已。

  既然俩人都决定了,没有再犹豫的理由,相握彼此的手,迈步,俩人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红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