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3) 我们的爱 第167章

作品:爹爹,我要和你双修|作者:luckydudu|分类:肉文小说|更新:2020-09-02 00:38:23|下载:爹爹,我要和你双修TXT下载
  让元白和芽芽没想到的是,进入红屏障,里面居然是一片汪洋,元白迅速拿出避海球,这里他们的元气不再受到限制,又一个神奇的世界,人能自由进入的屏障里,却是一方小小海洋天地,碧蓝的海水,芽芽和元白身边鱼儿欢畅地游过,隔着避海球,芽芽新奇地望着眼前的一切,天地之大,无奇不有,不走出来,成天闭关修行再修行,其结果无异於井地之蛙,坐井观天,永远不知道世界的神奇。

  领悟永远都是在不经意间而来,所以,芽芽现在就是有所领悟,元白也不打扰她,这种领悟无论你的修为到了哪种层次永远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机缘,让芽芽静心领悟着,元气又恢复了,元白指挥着避海球带着俩人缓缓在这片汪洋里移动,他们进来的目的是千年阴阳果,现在自然是仔细寻找千年阴阳果可能出现的地方。

  只是水里?元白有些疑惑,千年阴阳果按理说不可能在水中成活,这里又是一片汪洋,千年阴阳果如果在这里的话,有两种可能,一,是在某一个夹缝里,那里,水并不多,二,这片汪洋里还有别有洞天的存在,一个存在套一个存在,那个洞天里没有漫天汪洋,这样,才有千年阴阳果的可能。

  不管是什麽,元白都只能仔细搜索,反正,他不急就是。

  「元白,有什麽发现了没有?」片刻之後,芽芽从领悟的状态中出来。

  「没有,不急,我们慢慢仔细看。」元白摇摇头。

  「嗯」芽芽也加入了发现的行列。

  「元白,你看那里!」没过多少时间,芽芽再次发现了又是一处红光。

  元白顺着芽芽所指望去,果然见到了红光,元白望了眼芽芽,莫非这横合天堑是芽芽的机缘,如同太虚秘境是自己的机缘一样?

  随即元白笑笑,只是这对於他们俩人来说,是何人的机缘都一样,不是吗。

  又是红屏障,芽芽和元白相视而笑,都到了这里,怎麽可能不进去。

  依然无阻,俩人进了又一层红光里。

  红光里,是元白的第二种推断,再一个别有洞天,不再有漫天汪洋,却是一个洞府,比太虚秘境里的洞府稍大上一点的府地。

  元白收起避海珠,这个时候避海珠作用不大,防护更多的要依靠自己的元气保护,如果一个出窍,一个元婴的元气都保护不了,也不用指望避海珠了,陆地上,避海珠的作用绝对比不过元婴修为。

  「又是竹林!」芽芽拉着元白的手指指,笑弯了眼,看来她说得果然没错,大家都很喜欢竹林。

  「我们先进屋舍,先去拜敬一下这里的主人,然後就来看竹林。」首先表示自己的敬意,有时是会救大命的,元白和芽芽已经养成了这种习惯,这些秘境洞府都是先人前辈们有意无意留下来的,不管那种,获得他们的心血,最起码的敬意是必不可少的。

  「好」俩人进了屋舍。

  一般来说,真正进入了洞府,只要不乱动东西前,都不太会存在什麽危险,危险都在进入洞府的路程中或是贪得无厌惹来的,所以,他们现在只需要提防一点,不会有太大问题。

  一进屋舍,就见屋舍正中挂着一幅画,画上面自然是人像,不过,不同的是,这次画像中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一男一女。

  芽芽羞红了脸别开,怎麽会挂这种画像,原来画像中的男女身无寸缕,女子躺着,大乳房,大奶头,黑黑的阴毛,张开的大腿下,湿漉漉的洞穴,甚至就是那最敏感的阴蒂也一一在画中表现出来,而男子,精壮的上半身,下面紫亮的大阳物,也历历在目,两人脸上皆是痴迷的样子,那动作仿佛男子随时要插进女子小穴里一般,太生动太形象了,简直活灵活现,这种超级春图,芽芽就算再和元白欢好过多少次也会脸红。

  元白也有些傻眼,本来是进来拜敬这里的先人的,可是这种图,如何拜?

  「元白,别看了!」扭过元白的脸,好羞人!

  「芽芽,你仔细看图,觉不觉得越看越有欲望的冲动?」元白拉下芽芽的手在嘴边轻吻,虽然是看出了画中玄机,但也让他欲望抬了头,紧紧搂住芽芽,胯间就算隔着衣物,芽芽也能感觉到元白已经灼热硕大起来的大阳物。

  「讨厌!」轻捶了一下他,都是他害的,让她看什麽画,结果让她也热起来。

  「芽芽!」这种时候,女人说讨厌,其实心里要得不行,元白虽然经验只在芽芽一个人身上积累,不过不妨碍一个男人在性事这方面上无可比拟的天赋。

  「嗯——」芽芽忍不住又望了眼那幅画,感觉那幅画越看越让她欲罢不能,越看身子越热,更妙的是,这幅画像正对着的就是一张大床,说是大床,因为芽芽目测绝对至少有两米的宽度,这自然能算在大床之列,而且这张大床似乎还为来人准备好了,枕头,被褥一一俱全,只是,芽芽望了眼这摆的方向,如果按准备好的这样躺下去,平时睡倒没什麽,但如果像现在这种情况,她和元白受画像影响春意萌动,那麽也就是她和元白的下体都是对着这幅画像的,好羞人,可是羞人的同时,心里又隐隐带上了兴奋,一种被人窥视下做爱的极度兴奋感!

  「芽芽——」元白没想到自己一个出窍期高手也没经得住这幅画像的鼓惑,明明一开始心智还能保持清明,可是慢慢地他发现不对时已经来不及了,他再也停不下来。

  很快,元白和芽芽已相拥在躺在了大床上,而且更快的速度褪去了彼此的衣服,情况果然就和芽芽想像中的一样,他们的下身,特别是当她被元白分开大腿时,极度渴望的小穴正对着那幅画像。

  当元白迫不及待抬着他的大阳物冲进来时,芽芽被顶得一浪接着一浪,迷离间,芽芽望过那幅画像,觉得仿佛画像中的那对男女也动起来,男子的阳物也和元白一样顶进了女子的阴穴里,手放在女子的乳房上蹂躏着,就和他们现在的情况一模一样,好似在比赛一般,看谁的本事更棒,看谁家男人更厉害,看谁家女人更骚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