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38-45

作品:爹爹,我要和你双修!|作者:luckydudu|分类:肉文小说|更新:2020-09-04 10:37:55|下载:爹爹,我要和你双修!TXT下载
  38

  “这是小妹的新丫头”李家妻妾众多,李尚书不少,李尚书的儿子自然也少不了,妻妾一多,庶子庶女也不落,李承佑是李府的嫡孙,和李碧蕊为大nn一母同胞,自是和自家亲妹最亲近,每天都会来小妹这里和小妹玩上一会儿。

  “奴婢给少爷请安。”芽芽给李承佑行礼,大nn那儿定下她後也没有派人调教她,沐浴换衣,使了大夫看过身子健康後就把她放进了这位李府六小姐却是嫡女的房里,芽芽想这是大nn要让女儿自己调教人吧,果然是大家,小小的年纪就要开始用心了,真累,芽芽越想越觉得自己真幸福,有一个厉害的爹爹什麽都替自己安排好,不会女红没关系,有绣娘就行,爹爹教她识字读书,但从不让她读女诫,家里也没有这本书,爹爹虽然不说,但芽芽知道对於这些爹爹是不屑的,所以,他也不允许女儿屈服於这种束缚女子的思想下,爹爹更不会教她小人之计,因为芽芽知道爹爹信奉的是强大力量面前,一切y谋都无处可寻,而芽芽相信她的爹爹就是有这种本事,好奇怪,芽芽有时候都惊讶於自己对爹爹的这种近乎盲目相信,爹爹再强大,再厉害能越过皇帝

  爹爹纵是隐世高人,可是这世上又有谁能高过皇帝,可芽芽就是有这种直觉,她的爹爹并不惧皇帝,这是一种来源於血缘上的直觉吗芽芽也不急,她知道她还有很多时间去更多了解爹爹,去知道在自己面前永远笑著的爹爹另一面是什麽。

  “好生侍候小姐。”李承佑点头,方才他已仔细看了一眼这个新买进来的丫头,不见半点稀奇之处,也有些了解母亲的想法,自家已是一堆莺莺燕燕,不用再给妹妹的房里埋下一个隐患,越平凡的下人,主子才越喜欢。

  看母亲的样子是打算弄个人让妹妹开始练手了,也好,没有几分本事,妹妹如何在後院生存,李承佑也帮妹妹对下人敲打了一句,其它的就留给妹妹吧。

  “奴婢一定会尽心侍候小姐。”这种作戏,对於芽芽一个现代人来说毫无压力,所谓自尊可不是在这个时候用的,敢和主人讲尊严那真是找死,芽芽记得很清楚,她是被当死契卖进来的,爹爹没来之前,她一定会小心再小心保护好自己。

  “妹妹,哥哥走了。”目的达到,李承佑也不再多留,聪慧是别人说的,努力在於自己,他被爷爷送回祖屋,更明白爷爷的用心,远离繁华一心读书,才华之名不是靠著一时的聪明就能持久的,需要的是更多的底蕴,今日的准备就是为了来日的一咆惊人。

  “哥哥慢走。”看著这位六小姐已经开始有模有样地向大家淑女进发,芽芽只有佩服的劲儿,这麽小,真累。

  “你叫什麽”折回身,李碧蕊靠著小枕子,她今年三岁了,娘亲和她说世家的女儿们没有天真,所以,她要开始学习娘亲的本事,甚至超过娘亲,为了日後自己更好的生活。

  “奴婢叫芽芽。”思量一番,最後芽芽还是决定说真名,最主要的是为了爹爹能找到自己,名字都假了,怎麽找人。

  “嗯,以後就jiaochun华吧。”改名字,娘亲告诉她的给下人的第一个下马威,提醒他们从此刻开始,你的一切都将是主子给的。

  “春华谢过小姐。”芽芽也明白对方的用意,虽然她不敢轻视这家的当家主妇大nn,但不代表她怕大nn,至於这个未来的小nn实话实说现在还嫩了点,不要忘了,为了生计,她可是m爬打滚於社会底层,光这一点她就远远强过这位未来的小nn。

  “崔嬷嬷,赏!”听话的下人才是好下人,dab给过,也得给个甜枣,李碧蕊努力学习著娘亲教的东西。

  “谢小姐!”再磕头,对於这些,芽芽毫无压力,李碧蕊赏的是一两碎银,芽芽郑重收好,让这位小姐看出她对赏银的欢心喜悦和重视。

  “崔嬷嬷你带著春华去安排一下吧。”

  低头退出房的芽芽终於在心里长长出了一口气,又一关过了!

  跟在崔嬷嬷後面小心翼翼地走著,芽芽心里开始思量下一步,爹爹肯定在努力找自己,自己也应该更努力些,留在了县城,芽芽考虑是不是可以借机出府或是送个信,通知爹爹,李府的生活她只想著早一天离开,芽芽唾弃自己,李一一,你了,前世过的日子这麽快就忘记了,不过有了爹爹四年的疼惜你就开始受不了苦了

  “这是你的屋子,和姑娘面前的夏新一屋,有什麽不懂的尽管问夏新就是。”把人领到,崔嬷嬷离去,又不是主子,还等著她把什麽都安排好。

  “谢嬷嬷”芽芽看著人离开,才进了这间自己暂时的安身之地,夏新不在,应该在当值,空的床肯定是自己,上面铺盖行礼已经送来,不过需要自己整理,这是自己睡的地方,芽芽首先整理的就是床铺。

  “嘶──”芽芽吸了口冷气,疼,低头一看,手指流血了,原来是刮到了,这些事虽然前世的她早就做惯,可是这一世,爹爹从没让她做过,真的就像芽芽自己想的,李一一被李元白养娇了。

  芽芽吸著手指,颓然地坐在铺上,万般委屈涌上来,爹爹,你在哪里,芽芽好想你!

  芽芽却不知道,往後无论多少次想起来,她无数次感谢床铺上的那g木刺,若不是这g小小木刺让她手指刺破出血,她还不能这麽快就再见到她的爹爹。

  作家的话:

  感谢亲爱的jo3xu/6再次送出的礼物,谢谢!!!

  各位亲爱的朋友们,又到了月底了,大爆发一下吧,让票票们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39

  “芽芽!”还没等委屈发泄完,芽芽就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这个怀抱再没人比芽芽熟悉,爹爹,来了!

  “爹──!”紧紧抱著自己爹爹,芽芽再也忍不住,哇哇大哭,短短一天,芽芽历经生死,虽然有惊无险,但任谁在生死线上走一遭也淡定不了。

  “爹来晚了,对不起。”李元白搂著女儿,紧绷的身体终於可以放松,还在城郊神识的他突然感应到了女儿的存在,城郊城里这点距离对他来说g本不算什麽,才感应到下一刻他就出现在了女儿面前。

  “爹来得好快!”芽芽抹抹眼泪,这是实话,爹真的好快,她还以为她还得在李府过段下人的生活,爹才能找来都不一定。

  “爹希望能来得更快些才好,哪里受伤了,告诉爹。”虽然能找到女儿是得益於女儿身上的伤势,可是李元白更心疼女儿受到的伤害,他的女儿,他手心里的宝,他就g本舍不得女儿受伤。

  “爹,你怎麽知道芽芽受伤了”刚刚出了泪水,现在一抬眼更是湿漉漉的眼睛一双,芽芽举起受伤的手指,好奇地看著李元白,看得李元白心里一颤,女儿这样的眼神让他毫无招架之力。

  “你是爹的女儿,爹当然知道。”把心绪拉回正事上,原本李元白还打算继续炼化他们父女身上的同心符,给血光之灾再加重心制,心里急切地感觉到生死攸关再加上血光之才能激发同心符,现在看来,李元白无比庆幸自己没有这样做,若真做了,他还不知道什麽时候才能找到芽芽,以後也不会再做,芽芽是他的女儿,他定要让女儿不受半点伤害。

  “爹,你好厉害!”在李元白怀里蹦了一下,芽芽总算是真正放下心来,有爹爹,她什麽都不怕。

  “好了,我们回家吧。”抱起女儿,李元白准备离开。

  “爹,不行,你得把我赎回去,我是被卖进来的。”芽芽赶紧拉著李元白,这麽走是潇洒了,可是事情并未完全解决,卖进来时,是被签了死契的,现在要出去,当然得把那张卖身契拿回来,要不然,李府凭著这张契约就能把她再次拉回李府,他们父女更大的麻烦事还在等著去理清,芽芽不想再给自己添麻烦,能解决掉的绝不再留後患。

  “好,芽芽说什麽就是什麽。”李元白丝毫不介意,他一个堂堂真人还会怕了谁去不过,只要女儿乐意,什麽都好,随女儿。

  “你是春华的爹”大nn饶是觉得自己也算见过风浪的人现在也有些脑子反应不过来,这不是早上自己才给女儿挑好的小丫头吗,怎麽还没到中午爹就找上门来了,而且还是找得如此,明目张胆,李府这麽大的园子可不是做摆设,也不是谁想进来就能进来的,下人不是吃干饭的,房子围墙也不是做摆设的,可是就是这样,这个人抱著女儿就来给女儿赎身了,太可怕了,要是这样的人想干什麽不是轻而易举,大nn心思转著,甚至一瞬间考虑到要不要除去这父女二人。

  “芽芽的卖身契拿来。”李元白直说直做,直接把一百两银子放在桌上,他没兴趣陪著这些大宅妇人绕来绕去,见个人都还要拿个屏风挡著,这些想法,做法,李元白理解不了。

  “娘,一家人能够团聚也是好事,就放他们离去吧。”大nn虽然是内宅高手,但内宅的那片天太小,造就了内妇们普遍眼光上的局限x,相比之下,从小被爷爷教养的李承佑就比自己母亲看到的,想到的多,这个人,绝对不简单,敏锐的直觉是一个上位者必不可少的,现在京城风云涌现,局势迷离,也许爷爷心中有自己的主意,但为了不引人注意,还是把他们送来了祖宅。他虽然年纪尚小,也尚未达到爷爷的水平,但比起母亲对大局的把握来,李承佑自信是强过母亲的,来到祖宅,母亲就从未想过其它的,真的相信是让自己静心读书,另一方面,母亲就想不到了。

  李承佑面上是一惯保持的笑容,心里却早已对李元白做了初步计量,能悄无声息潜进府里找到自己女儿,这些一般人可做不到,李承佑不知道这个人的底细到底在哪里,但并不防碍他做出判断,顺手结个善缘,何乐而不为。

  想到这个人的女儿,李承佑的目光放低了些,他甚至还不知道这个丫头叫什麽,此时这个小女孩正依偎在她的父亲怀里,神色间早没有了之前在妹妹那里见到的小心翼翼,长相怎麽看还是很普通,g本不及自己妹妹的一半,可却骗过了所有人,包括他和母亲,果然,父亲不弱,做女儿的又怎麽会差得了。

  “佑儿说得对,没有什麽比一家团聚重要,香琴,去小姐房里把卖身契拿来。”虽然没有儿子看得清楚,但儿子说的话大nn一听就明白,只要是为儿子好,她这个做母亲的可以豁出去一切。

  “娘,我听说春华的家人来给她赎身”很快,李碧蕊得了信也赶了过来,到底年幼,一进门就忍不住先开了口。

  “呵呵,看来两个丫头才这麽一会儿就处出感情来了。”大nn一句话就把自家女儿同芽芽的关系拉近,既然儿子重视,她做娘的自然也要出力。

  “娘,我舍不得春华,让她留下来陪我好不好”李碧蕊心里不快,自己的东西轮不到别人来说不,只有她不要的,没有她要不到的。

  “乖女儿,你和春华已经是好朋友啦,以後再聚就是,现在春华要回去和家人团聚,我们应该替春华高兴。”自己的女儿自己知道,三年的娇养让女儿不够大度,只要为李家好,人人都可以牺牲,更别说一个下人,大nn抱过女儿,拿出芽芽的卖身契,也是防止她再出格,以後女儿的教养她得更j心。

  “告辞!”听著左一个春华右一个春华的,这无疑是在提醒他女儿受过的苦,他李元白的女儿居然成了李府的下人!李元白心里更失去了耐x,女儿的卖身契到手,也没必要再待下去,抱起女儿,直接离开。

  “先生请留步,让小子送你出去。”李承佑赶紧站起身追出去,不管这个人有多大本事,李承佑都不会错过。

  “不用,小女得你李府收容,这个情我李元白记下,日後有事可至兰家村,我会出手救李府一次,记住一次!”修行讲究因果,虽然李元白恼怒李府让女儿做了下人,但不可否认的是若不是李府收下了女儿,此时他不一定能找到女儿,女儿也许还会受到更多伤害,这份李府的因,必须得有果。

  说完,李元白不再理会李承佑,带著女儿迅速离开。

  作家的话:

  亲爱的朋友们,爆发您们的小宇宙吗,让dudu淹没在大家的的票票中吧,被票票包围的dudu是最幸福的,谢谢大家!!!

  40

  “爹,不要走,芽芽怕!”父女俩从李府出来直接就回了兰家村,可是进家後,芽芽抱住李元白不放,事情近後,之前积累的紧张害怕情绪在最信任的爹爹面前终於全部爆发,芽芽g本不敢一个人独处,身边没有爹爹,经历的那些便又一部回来,历历在目,特别是那两个人语气轻松地讨论她的生死,而她被关在小屋子里无助的情景就会一次一次涌回来,芽芽一想到这些,身子开始颤抖。

  “芽芽不怕,我们回家了,爹不走,不走。”李元白也感觉到了女儿的恐慌,心里压制的怒气又更甚几分,该死的!他一定会让伤害过芽芽的每一个人,生不如死!

  “我们先吃东西好不好吃完东西去沐浴,然後好好休息一下。”芽芽心里恐慌不愿离开李元白,李元白何尝不是,这种煎熬的滋味他永远不想再有第二次,此时,女儿不愿放开他,他亦然,他们都急切地需要去感知对方的存在,让自己不安的心平静下来。

  “嗯,爹,芽芽饿。”一手搂著爹不放,一手拍拍自己的小肚子,从昨天到现在,芽芽真的是滴水未进,之前感觉不到饥饿,现在放松下来,饥饿感就来了,似乎为了附和芽芽的说法,小肚子适时发出了声音。

  “咕──”芽芽羞红了小脸,把整个脸埋进爹的x前,好丢脸!

  “呵呵,走吧,我们去吃饭。”李元白闷笑,他可爱的芽芽!

  “爹,喂!”芽芽早就豁出去了,什麽两世为人,反正她现在就是爹爹的四岁小女,做这些小孩子动作完全合情合理。

  “好,爹喂。”女儿喜欢吃什麽,他早就清楚得不能再清楚,拿著筷子把菜挟进碗里,再放下筷子拿起小汤匙小口小口把饭菜喂进芽芽嘴里。

  “芽芽也喂爹吃饭。”差不多半饱後,芽芽开始在李元白身上扭著,她也要喂爹,抬著爪子也拿起汤匙有模有样地递到了李元白嘴边。

  “我们芽芽真孝顺。”把汤匙上的饭菜含进嘴里,李元白又挟了些菜放进碗里,父女俩就这样你喂一口我喂一口吃完了一餐。

  看著爹把汤匙含进嘴里,然後自己再吃上一口,芽芽心里小小羞涩了下,这算不算她和爹间接接吻大家都说接吻就是互吃口水,现在她的口水,爹吃到了,爹的口水,她也吃到了,这应该算接吻了吧。

  芽芽窃喜,发生了这件事後,芽芽对爹的依赖比以前更深更甚,深到一个连芽芽都说不清的境界,就像现在,她想到的和爹接吻一样,再没有之前对lun luan一事的思前想後,反而更多的是欣喜。

  李元白其实比芽芽更早就反应过来他和女儿在做什麽,他和女儿间已经亲密过头了,父女间的亲情不是这样的,看著女儿手上的那把汤匙在他和女儿间的唇齿间来回,他心里划过一阵异样,这不是第一次,是种什麽感觉,已在李元白脑子里越来越清晰,女儿和自己失散後自己的心情,李元白很清楚,亲情间还夹杂著其它,李元白不知道是什麽时候有了这种改变,他只知道女儿上次为他koujiao後,这种改变越来越明显。

  因为对女儿的异样想法,他一直在lunli道德中挣扎,可是经过刚刚发生的事情,现在这种挣扎似乎开始在李元白的脑中淡去,他开始接受自己对女儿的异样感情,李元白也明白了,初时想解开这份对女儿的魔征怕是越来越难了,lunli道德都禁锢不住自己的话,还有什麽可以阻止他对女儿的感情。

  “爹,芽芽饱了。”终於,芽芽放下小匙,她好饱好饱。

  “休息一下再去沐浴。”抱著女儿来到院子里的躺椅上,李元白伸手给女儿揉著圆圆的小肚子,让女儿消食。

  “爹,好舒服。”饭饱气虚,芽芽舒服地在李元白的x前蹭著,睡意上来,很快就甜甜睡著。

  李元白一看女儿就这样睡著了,无声笑笑,就让芽芽先睡一觉吧,拿过毯子盖著两人,李元白也闭眼养神。

  这一觉一直睡到天黑,芽芽才醒过来。

  “爹,你怎麽不叫芽芽!”小身子又在李元白怀里扭来扭去。

  “肚子饿了吗”李元白mm女儿的小肚子,早就从刚才的小圆肚缩回了小扁肚。

  “芽芽先沐浴。”吃完睡,睡完吃,好像某种动物的生活,芽芽坚决不要!

  “好,先去沐浴。”看著女儿骨碌碌的黑眼睛,李元白也不点破,女儿只要高兴就好。

  “爹陪芽芽一起洗!”芽芽抓著李元白不放,这个时候她倒没有想著替爹爹解没什麽问题,而就是单纯地不敢一个人独处。

  李元白身子愣住,骨碌吞了下口水,和女儿共浴他已经没把握再能控制住自己。

  作家的话:

  感谢亲爱的12345qq送出的礼物,非常感谢!!!

  亲爱的朋友们,继续投票吧,最後两天,请大家给力投票吧!

  41

  “爹──”进了浴室,水雾下的女儿,让李元白再咽了咽口水,这不明白时也许身体没有这麽大的反应,明白了就是另一回事,而且越不想越有反应,李元白甚至不用看不用m都知道自己胯下阳物又开始欲动了,别说阳物,就是他的心里不也起了yuwang,身体不止阳物变化著,整个人都开始骚动燥热起来。

  “芽芽,自己洗好不好,爹在外面等著你。”李元白最後努力著,他知道这次一旦父女二人赤诚相见,在他的心里,他对芽芽的底线变真的再没有了。

  “不要,芽芽要爹陪!”紧紧抓著李元白不放手,芽芽现在g本不敢一个人独处,只有爹在她身边,她才能安心。

  “好,好,爹陪芽芽。”水雾下,女儿的眼睛越发湿润,不知是委屈的还是水气,总之都让李元白彻底软了心,女儿已是他心底里最柔软的所在,为了女儿,他在所不惜。

  “爹!”站在浴桶边,芽芽抬著小手,一看就知道等著李元白给她脱衣服,刚刚经历的一切,让芽芽更加粘乎李元白,行为间也越来越依靠李元白,甚至芽芽都忘了自己曾经是成年人的事实,她就只是需要爹爹护著的小女姑娘李一一。

  李元白这时已经不挣气了,既然已经决定了,再想又有何意不过心理想通了,身体的反应却更加激烈,帮女儿脱去衣服的双手有些颤动,李元白分不清这是激动还是什麽,只是看到女儿因为从小药浴而洁白无瑕的身体,李元白差点无法呼吸,耳边只听见自己急速的心跳,这是为女儿而跳动的心脏。

  最要命的还不是上身,芽芽diku一褪去,下体嫩粉红的r缝直接刺激著李元白的胯下阳物,本身李元白的阳物就不小,这一刺激直接让阳物直接顶著裤子支起来,如果仔细看,还会发现顶端处已经有了些湿意,这是阳物g头处渗处的体y,显示著阳物的亢奋状态。

  “我也要帮爹!”等李元白终於辛苦帮女儿脱去衣服後,芽芽拉著爹,让他蹲下来,爹帮她脱了衣服,她自然也要帮爹脱衣服。

  “芽芽真乖。”李元白彻底放弃了挣扎,蹲下身子,好让女儿脱衣,只是这一蹲直接让他和女儿平视,女儿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越加清晰呈现在他面前,尚未发育的双r,只有两点粉红色的n头,这两点粉红色和芽芽下体的粉红色r缝相得益彰,而芽芽的下体更是散发著最纯净的处女香,这抹处女香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是致命的诱惑。

  “咦,爹爹的rb又出来了!”脱去爹爹的外袍,李元白的大阳物再也遮不住,隔著裤子,芽芽抓住了李元白阳物,硕大的阳物在芽芽手里又迅速状大灼热著。

  芽芽心里抽了抽,要不是自己现在是爹爹可爱无知的乖女儿一枚,芽芽真想握著爹的阳物问爹,爹,你的小兄弟到底有没有极限,只要有刺激,没有最大只有更大。

  “爹,你站起来。”三下两下把爹的上衣脱去,芽芽再一次欣赏了爹j壮的身子,充满力量和弹x的六头肌,捏捏,戳戳,芽芽才把裤头解开,然後让爹站起来,最後要脱的是裤子。

  “嗯”李元白哼吟,女儿小手在他身上作乱,他差点没忍住,挣开lunli的禁锢,李元白再不惧什麽,他唯一的顾忌是女儿的感受,他不愿吓著女儿,否则,他早把女儿抱进怀里,一尝女儿的小嘴滋味,一定很甜。

  脑子里除了对女儿的yuwang其它的什麽都没有,女儿说什麽就是什麽,身体无意识地站起来。

  裤头早在之前已经解开,芽芽一拉,唰的一下,裤子就掉下来,李元白终於被女儿脱光光,氤氲水汽的浴室中,父女俩再一次chiluo相对。

  作家的话:

  再次感谢亲爱的jo3xu/6,亲爱的mydream再次送出的礼物,每每送到大家送出的礼物,dudu都幸福得不行,谢谢!!!

  最後一天,恳请大家再爆发一次,投票给dudu吧,让dudu在大家的票票中幸福的晕过去吧!

  谢谢!!!

  42

  而芽芽这一拉裤头,两人又站得近,直接的後果就是李元白的阳物得到解放一下子就弹到了芽芽脸上,芽芽甚至能闻到爹爹阳物g头端发出来的腥味,这是最浓重的男x味道。

  芽芽闻著这样的味道,莫名地觉得很有安全感,这是属於爹爹的味道,说明爹爹陪在自己身边。

  因为爹爹心里踏实了,芽芽笑眼一眯,她可没忘了自己要为爹爹解决yuwang的想法,而且现在爹爹这麽大的yuwang她想视而不见都不可能,小嘴一含,就hangzhu了爹爹的g头,虽然长大了一岁,但想要完全包容下爹爹的yuwang还早得很。

  “嗯”成功听到爹爹的shenyin,芽芽满意地轻轻用小舌抵住爹爹的g头,这种轻微的触感让李元白全身颤栗,这种美妙无法言语.

  “爹爹很舒服”吐出口中阳物,芽芽抬著好奇望著爹爹。

  “很舒服”不再抗拒,李元白实话实说,这种舒服是他的女儿带给他的。

  “以後,芽芽也帮爹爹舒服好不好”芽芽是乖女儿哦。

  “芽芽以後也要帮爹爹这样做吗”想到往後的日子,女儿温软的身子这样趴在自己身上和自己chiluo相拥,再然後女儿湿滑的小嘴包hangzhu自己的yuwang,李元白身子又是一颤,光想李元白就快受不了。

  “嗯,芽芽要帮爹舒服。”芽芽继续天真,开始的时候是想帮爹,可是现在芽芽觉得自己也和爹一样乐在其中。

  “好”拒绝不了就不再拒绝,纵是凡人,李元白也不会拒绝,何况他是逆天而上的修真者,更不会拒绝。

  “爹,我们去沐桶里好不好,还像上次。”拉著爹爹,父女俩坐进了沐桶。

  进了沐桶,李元白躺下,这次没有了上次的恐慌,李元白更多的期待。

  芽芽也不再问个不停,直接行动表明一切。

  趴在爹爹x前,轻咬住爹爹一侧的r头,另一侧放进手里拈揉,早已被挑起火的李元白,两点r头很快就在芽芽的嘴中手下挺立起来,感觉到r头的变化,芽芽不再停留,男人的yuwang最主要的还是胯下,只有胯下得到满足才能来到高氵朝。

  不过芽芽也不是从r头直接来到胯下,一路轻吻,李元白咬著下唇,太刺激了,特别是芽芽吻到小腹时,李元白小腹一紧,差点没把芽芽夹在腿间。

  最後,芽芽终於再次来到李元白的胯下,硕大的阳物早就急不可待地等著芽芽,看著紫筋狰狞的大阳物,芽芽吞口水,怎麽感觉又大了!

  转过身子,芽芽让自己的下体朝著爹爹,标准的六九式,只可惜她的身高还差了些,不过不要紧,最关键的是她能让爹爹舒服就行。

  小口一张,再次含入阳物的g头,用了上一次被抵住的经验,这次芽芽含进时都注意给自己口中留下稍许空间,这样一来自己不会被顶到喉间难过,二来也有空间转动舌头,若是舌头动不了,含进g头也没什麽作用,有人说koujiao形同吃冰淇淋,舌头的功能全部用到,舔,吸,吮,吹,但没有活动空间,什麽都使不出来,使不出来,koujiao也就没意思了。

  李元白身子一紧,深深吸气,女儿的小嘴实在太厉害,一温一润间就让他欲罢不能,充满qingyu的眼眸里只能容下女儿chiluo的身体,从小就被李元白娇养的芽芽,虽然容貌是天生注定无法改变的,可是皮肤上李元白却是下了大力气,疏经活血,去污除秽,让芽芽的皮肤一直保持了婴儿般的水嫩丝滑,此时氤氲下,让白滑细腻间又添了几分粉红,李元白看得直了眼,喉节一动,不再压抑自己,李元白的手伸进了芽芽下身的r缝里。

  作家的话:

  感谢亲爱的悠於七月第一天送出的礼物,谢谢!!!

  新的一月,dudu和大家一起继续努力!

  努力写文,努力投票,大家一起加油!

  43

  四岁芽芽的r缝里还没有一gy毛,日後这一片茂密的黑森林现在却还连小芽都还尚未出现,没有y毛,干净的r缝里只有粉色,粉色的r缝中还是粉色的y蒂,李元白一手扒开女儿的小r缝,一手粘拈著r缝间的小y蒂,好小,小小的屁股,就像芽芽的身子一样也是软软的,比起芽芽好奇男人下身的构造,李元白也不逞多让,他同样好奇女子的下体,甚至比芽芽更好奇,芽芽虽然没见过真人的,但好歹见过猪跑,李元白对女子的下体却完全是既没吃过猪r也没见过猪跑,唯一一次和兰芽的欢好也是在外力作用下,那时的他身不由己,怎麽可能还有心思去好奇这些。

  而且只有对著自己爱的人你才会有心去好奇爱人的一切,包括身体中最神秘的地方,如果是不相干的别人,特别是女人对於男人的下体更多觉得的是狰狞或者恶心,只有对著爱人的阳物,对著爱人阳物里吞吐出的jy才能食之髓味,毫无恶心之感。

  轻拈了拈芽芽的y蒂,李元白继续往下,来到芽芽的小洞口,李元白没有急著进去,在洞口摩梭著,一指在两片r缝里前前後後,一指压住芽芽y蒂一压一松,突然,李元白感到芽芽小洞口涌出一阵热流,李元白抽出手指,抬到自己眼前,湿了,手上粘粘的是女儿流出的爱y。

  芽芽差点没被自己爹爹弄得趴下,含著爹爹阳物的小嘴舍不得吐出,芽芽被爹爹这一弄,下身有些骚痒,扭了扭下体,在爹爹身上蹭著,好像觉得蹭蹭又舒服一些,但又感觉更空虚了一些,芽芽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只好下身继续蹭著,口里继续为爹爹服务。

  芽芽奇怪,上一次给爹爹koujiao时并没有这样的感觉,爹爹也m了她的下身,什麽反应都没有,当时她还告诉自己那是因为她还小,不知道什麽是qingyu,可是现在,芽芽知道现在的反应叫qingyu,她在爹爹的抚m下有了qingyu,不用伸手m她都知道自己下体湿了,最明显的就是自己下体坐在爹爹x前的地方她自己都感觉到湿湿的粘粘的,芽芽不明白为什麽会这样,不过她并不害怕担心,这是好事,爹爹有qingyu,她也有了qingyu,这样他们才能更舒服。

  芽芽其实忘了,qingyu一事有身体的成熟可是也有心理的成熟原因,芽芽身体上是只有四岁,可是心理上她已是不折不扣的成shunv人一个,而且经历了被劫差点丧命後,不止李元白对她的感情愈加明朗,她对李元白的感情无疑又增强了很多,这次的爱抚比之上次多了几分互相的心动,父女俩不知道这一次的chiluo相见才是他们真正欲与爱的开始。

  芽芽对自己阳物的xishun最有感觉的是李元白,看著芽芽把自己的阳物放在嘴里,李元白也把刚刚在芽芽r缝间抽动的手指含进了自己嘴里,上面有芽芽的蜜汁,处女香伴著的爱y,含著芽芽的爱y,李元白的高氵朝早早来到,李元白迅速把女儿调身,让女儿的头朝自己,按住芽芽的头,李元白快速抽c著自己阳物在芽芽嘴里的频率,抽动中直接顶到了芽芽的喉咙,虽然有些难受,可是芽芽却很高兴,因为爹爹的高氵朝来了,爹爹很舒服,爹爹舒服,她就舒服!

  “啊──!”这次李元白不再压抑自己,一声低吼,李元白泄在了芽芽的嘴里,整整一嘴的jy,芽芽一点点咽下,这是爹爹的爱y,她才不要吐出来。

  等到全部吞下爹爹的jy後,芽芽抬头看爹,才看见爹嘴里含著一g手指,咦,爹爹含著手指干什麽不过,爹看自己的眼神好炙热,芽芽小身子缩了缩,男女chiluo相对,这种眼神意味著什麽,芽芽怎麽可能不知道,如果她大一些,她是不介意啦,与其把身子给别的男人,芽芽更乐意让爹爹进入自己身体,可问题是现在她的身子g本做不到包容爹爹的大阳物,会把她撑死的!

  爹爹,你再等等,等芽芽长大了,芽芽什麽都给你,芽芽是你的!

  不想,爹爹直起身子,一把把芽芽搂到怀中,芽芽还没反应过来,李元白已经低头直接吻上了女儿。

  44

  “唔──”不管芽芽要说什麽,都被淹没在爹爹的这一个吻中。

  爹爹──,芽芽心里长叹,走到这一步真不容易!

  小手搂住爹爹的脖子,其实爹爹不容易,她不也是一样,想著要帮爹爹舒服那是一回,真毫无想法,无视人伦做起来又是一回事,虽然刚刚的经历不是好回忆,但唯一一点让芽芽庆幸的是这样的生死经历让她和爹爹都放下了人伦道德,那些有什麽用对於她和爹爹来说,他们只有彼此,只有这样最亲密的接触他们彼此才能感受到对方最真实的存在,若不是因为身子太小g本包容不了爹爹的大阳物,芽芽更想让爹爹进入自己的身体,狠狠撞击她,让她真正体会到爹爹存在自己的身体内,她再不要离开爹爹,她要永远永远和爹爹在一起!

  爹爹的吻带著些急切直冲起来,一进来就和芽芽的小香舌纠缠在一起,紧紧吸住芽芽的舌头不让芽芽逃脱,爹爹,芽芽从来就同逃。

  学著爹爹,芽芽也xishun著爹爹的舌头,这一刻,他们父女俩在唇齿间抵死缠绵。

  “刚刚爹嘴里有芽芽的爱y,芽芽嘴里又有爹的爱y,芽芽,这种感觉,让爹觉得好b!”终於离开女儿小嘴,李元白依然依依不舍,搂著女儿,李元白满足地长叹一声。

  “爹,你好坏,你什麽时候,什麽时候吃过芽芽的那个了。”芽芽红脸,没想到冲破了禁锢的爹爹一下子就化身大selang,毫无顾忌。

  “就是刚刚,芽芽没感觉到吗,芽芽自己mm看,都湿了哦!”捉著女儿的小手往女儿下身m去,果然湿漉漉一片。

  “爹──”芽芽不理李元白,把头埋在李元白x前,小手捶著李元白的前x。

  “芽芽,别动!”李元白赶紧按住女儿作乱的小手,为什麽,让女儿身子稍稍往下,让女儿的身体最真实地去感受自己又一次变大的yuwang,芽芽,如果再动,後果自负!

  芽芽果然不敢再动,爹爹,怎麽又来了!可是她真的不行了,小嘴又酸又麻,不行了,绝不能再帮爹爹koujiao一次。

  “爹知道芽芽还小,所以,乖,不动,好不好,爹一会儿就好。”紧紧搂著女儿,李元白本就不是重qing=se之人,有qingyu是一个正常男人的反应,这种qingyu只为女儿亢奋,但也为了女儿,他不会放任qingyu伤害了他的宝贝。

  “嗯”芽芽静静地躺在爹爹的x前,什麽都不做,就是安静地听著爹爹的心跳。

  “爹等著芽芽长大!”终於,yuwang褪去,李元白抱起芽芽,亲亲女儿的唇角,因为女儿,从来只嫌时间不够多的李元白第一次迫切地希望时间赶快过去,他的芽芽快快长大。

  “爹一定要等著芽芽长大,一定!”只有等著芽芽长大,爹才不会去想别的女人。

  “一定!”女儿的香甜,只有他可以吃到,女儿是他的!

  “芽芽要和爹睡,以後都要!”父女俩沐浴好出来,重新躺回了床榻间,芽芽紧紧拉著李元白衣服,不让李元白离开,就怕爹又要喊著什麽了,不管刚刚在浴室里爹爹是一时情动还是真的开窍,芽芽都不会放开爹爹。

  “爹也要和芽芽睡哦!”李元白怎麽可能还会再离开说什麽让女儿一个人睡的笨蛋话,现在的他刚刚情开,恨不得时时把女儿巴在怀里。

  “爹,晚安!”芽芽开心地搂著爹爹,大大地吻了爹爹脸上一个香吻,然後在爹爹怀里躺下。

  “晚安,我的宝贝!”李元白俯身再次深吻住芽芽,一个香吻怎麽够,对女儿的一切,李元白只觉得就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滋味,让他欲罢不能,要不是感觉到自己的阳物又要开始抬头,李元白g本舍不得放开女儿,芽芽实在太美味了!

  作家的话:

  感谢亲爱的121345qq送出的礼物,谢谢!!!

  每次看到大家这麽支持双修,dudu就浑身充满了力量,一定努力写好,也请大家继续支持双修!!!

  45

  芽芽做了一个美梦,梦里她和爹爹chiluo著身子一起躺在浴室里,然後,然後,她帮爹爹koujiao,爹爹的jy全部s进了她的嘴里,她咽了进去,爹爹好坏,用手指逗弄她的y蒂,让她也泄在了爹爹的手上,爹爹和她一样也咽下了她的爱y,最後,爹爹吻了她,让他们的爱y交合,啊──,人家不好意思啦!

  画面又一转,芽芽回到了那间曾被关著的小屋子里,外面的人正在商量如何弄死自己,芽芽心里大惊,怎麽会这样,不对,不是这样的,他们已经把自己卖了,自己还进了李府,後来爹爹找到了自己,她和爹爹终於回到了自己的家,她怎麽又回来了,芽芽想大叫爹,可是却怎麽喊也喊不出来,芽芽急得大哭,爹,你在哪里!

  “芽芽,醒醒!芽芽!”李元白一看女儿皱著小脸,眼泪哗哗流,就知道女儿做恶梦了。

  “爹──”芽芽睁开眼,因为初醒,声音绵弱无力,刚刚的情景和真的没什麽两样,她望著近在眼前的爹爹,这是不是又是一场梦她好害怕。

  “芽芽,怎麽了,嗯做恶梦了,不怕,爹陪著芽芽。”把女儿搂进怀里,女儿做恶梦,身上出了一身冷汗,李元白用元气包绕著女儿,不让女儿受凉,轻拍著女儿的後背,拿过毛巾擦著女儿脸上的泪水,李元白知道这一天一夜的经历,芽芽还没有缓过来,眼里冷意横生,所有人,伤害到自己女儿的所有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定让他们生不如死!

  “爹,芽芽怕,芽芽还在做梦吗”芽芽紧紧抓著李元白的衣服,生怕一放手,梦又醒了,她又回到了那间关著她的小屋里,任人宰割。

  “没事了,宝贝,我们回家了,都过去了,过去了,别怕,有爹在,爹会保护芽芽的。”轻吻芽芽的额头,心里是对自己女儿的满满疼惜。

  “哇──爹!”不管李元白怎麽说,芽芽就是抱著李元白哭,越哭越大声,她真的好怕,前世的孤苦无依,今世又差点枉丢x命,内心里,芽芽就是一个极度渴望温暖的小女人。

  “芽芽,我的芽芽,爹在这儿,一辈子,爹都在,不怕。”李元白说不出的心疼,他真想给自己一巴掌,李元白,你不是很厉害吗一个元婴高手在凡人面前竟然还护不住自己的女儿!

  “鸣鸣──”李元白的安慰总算起了些作用,芽芽大哭变成了小声哽咽。

  “芽芽──”李元白叹息,低头吻去女儿眼角的泪水,然後一路轻柔往下,最後和女儿缠绵在彼此的唇齿间,言语上安抚不了芽芽的担心害怕,李元白只想到这个方法,让女儿最真实地来感受自己的存在,自己就在她的身边,再不分开。

  没有在浴室的掠夺,也没有睡觉间的欲罢不能,这次,李元白很温柔,轻轻地用自己的舌头包容著芽芽的小舌,然後把自己舌间的温暖传递过去,让芽芽感受到。

  让李元白惊喜的是芽芽终於不再哭泣,开始回应他,小手按在他的x前,刚好就按住了他的r头,一下子,李元白身体就有了反应,李元白没想到原来是他想安慰女儿的,却反过来被女儿又一次点起了身体的yuwang。

  作家的话:

  再次感谢亲爱的jo3xu/6送出的礼物,谢谢,dudu一定加油,虽然仍然字数更得不多,还是千字党一枚,但至少保证每日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