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97-103完结

作品:穿越之我是肉文路人甲|作者:luckydudu|分类:肉文小说|更新:2020-09-04 22:02:59|下载:穿越之我是肉文路人甲TXT下载
  97

  这个主意太好了,好得孟圣恒差点想爆chu口,真他什麽的好!

  听到这个主意时,孟圣恒就觉得这完全就是为自己量身订做的,话说回来,从然然出院到现在,他和然然居然还没有正式生活在一起,然然还住在林家,他住在他的孟家,两人g本就没有机会在一起!

  别说真正吃r了,就是喝汤的福利也没有机会!

  加上然然生病的三年多,到现在,孟圣恒活生生做了四年和尚!

  所以现在被损友一提,孟圣恒才会觉得这主意是这麽的合他心意,太合了!

  说做就做,孟圣恒开始计划,这一次,就算不能把孩子弄出来,也得也把自己这和尚生活结束了,未婚小恋人们还成天吃r,有谁见过已婚夫妻连汤都还没喝的!越想孟圣恒觉得越可怜,越发迫不及待起来。

  首先,是自己这边的事得安排好,孟圣恒忙了一阵,得到了一个周五连双休,全天双休,不准任何人打扰,真有要紧的,找董事长去,这个,他也提前和老爸沟通好了,想要孙子不想要,你得让你儿子我先休息,要不然,没时间造人,哪来的孙子

  为了孙子,孟德海大手一挥,儿子,孙子重要,去吧,男人的眼神一对,都是男人,懂得,生活没了x和欲,淡然无趣啊。

  自己这边安排好了,接着是然然一边,然然这边很好安排,只要一张然然的课程表就行,至於孟林两家人,孟圣恒决定先斩後奏,再不把他的小然然吃下去,他这婚结得怕是大家都忘了,阿恒调得时间是顺着然然的课程表来的,然然周五没课,也就是说,周四一起晚餐後,他们有足足三天的时间做想做的任何一切。

  三天,想到这个,孟圣恒几乎忍不住狼嚎一嗓,他太不容易了,等了多久,盼了多久的洞房花烛夜终於来了!

  “我们要去哪”周四下午,拐着刚下课的然然,阿恒一脸得意,不过,这得意在然然眼里就像偷腥的猫一般让人不得不起疑,不知道他在打什麽主意。

  不过,他们早已心灵相通,今天将要发生的事,然然是有预感的,而且并不排斥,甚至隐隐地还有期待,否则,怎麽可能跟着一匹狼走,问都不问,就直接跟着人走。

  然然从来都相信爱与x是分不开的,柏拉图的爱情,不适合她,她爱阿恒,所以,把自己给阿恒,从她明白自己对阿恒的爱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也期待,她能和阿恒爱和x,心灵与身体最完美的契合,有爱无x,有x无爱,都不是爱情的最佳,唯有两者的结合才是极乐的最高境界。

  从清醒到恢复,她其实和阿恒一样都在期待着这一天,可是,让俩人哭笑不得是,他们急,可是俩家人却好像忘了一样,忘了他们已是夫妻,虽然她气愤没有一个让她记忆深刻,感动不已的求婚,但她从不否认他们婚姻的存在,偏偏当事人没忘,两边的家人却不提了,特别是自己妈妈,从自己出院回家,整个人都围着自己转,要不是自己劝了又劝,妈妈怕是要上学都陪着她,她感动於家人无条件的爱,可是,她更想的仍然不变,她想和阿恒生活在一起,家人,爱人,她很贪心,她都想拥有,她会经常回家陪爸妈,但她更想有阿恒陪着她的每个日夜。

  “保密!”孟圣恒闪亮着白牙咧嘴一笑,现在的孟圣恒不是孟氏成稳的孟少,只是一个新婚的毛头小子。

  去的地方,是他准备好的给然然的一个惊喜。

  a市很大,阿恒和然然从林家出发,将近一个小时,他们才到达。

  仔细注意的话,会发现,他们现在到达的地方在林家和孟家的中间,也就是说,从这里出发到林家,孟家的时间差不多一样,这里同样是一个豪华别墅区,而且是一个刚刚建好的,所以,可以说,比起林家,甚至孟家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幽雅的环境,山水相间,绿郁之间隐隐冒头的别墅,确实不错,孟圣恒当初一眼就看中,很合他的心意,没有犹豫,当场就定下了这个别墅区的最顶级的那一套标王别墅,这里,将是他和然然的家,自己的家,共同的家。

  一进入别墅群,还没有到他们的家,他们的房子在最里面,最宁静,面积最大,位置最好,但即便如此,从入口进来,然然已经喜欢上了这里,从喧哗中一路过来,突然而至的安静,每个人都会喜欢,然然自然也不会例外,何况还有葱郁的树林,淌着波纹的湖光,简直让然然爱不释手。

  “阿恒,我喜欢这里!”回过头,然然只来得及说这麽一句,赶紧再转回去,看着外面的景色,还有成群自由飞翔的鸟类,不止一种,然然甚至可以听到它们各种欢快的声音,想来,它们也是喜欢这里的,天上有鸟儿,湖里,然然肯定里面也有鱼,似乎是为了肯定然然的猜测,很快,他们车子驶过的一个湖面边,就有人正在悠闲地垂钓,看样子就知道,他们钓的不是鱼,是享受,享受此刻的好时光。

  “以後,我们就住这里,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看,不急。”掰回然然,阿恒笑笑,然然喜欢,他的心情更好,说明他的选择没有错,这里建成的时候,然然还在医院,不过,他依然没有犹豫地买下,因为,他知道然然一定会醒来,更知道,然然一定会喜欢这里。

  “住在这里阿恒!”然然接收着阿恒话里的信息,住在这里,是什麽意思

  “对,住在这里,这里就是我们的家,看,我们的家到了。”说着话,车子已开进了他们家的大门。

  “阿恒,这,这里是我们的家!”然然不敢相信,太美了,她不知道要如何形容他们的家,总之,她除了喜欢就是喜欢,喜欢极了!

  作家的话:

  感谢亲爱的carrie178,亲爱的joyce077送出的礼物,谢谢!!!

  98

  可以说,眼前这个他们的家满足了然然一切关於家的梦想,漂亮的房子,宽阔的草地,大大的游池,太多太多,然然想到的,没有想到的,阿恒都帮她全部实现了,她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自己现在的心情,她只能开心地抱着阿恒又叫又跳,嘴里不停地嚷着,喜欢,喜欢,好喜欢!

  “谢谢你阿恒,我很喜欢,喜欢得不行!”然然也言情了一回,除了喜欢,她什麽都不会说。

  “我们进去。”阿恒笑而不语地看着然然兴奋,只要然然高兴,他就高兴,只要然然喜欢,他就喜欢。

  “好,我们快进去。”外面这麽漂亮,然然有现由开始期待里面。

  自然家里不会让然然失望,然然不停地在整个房子里绕来绕去,一会儿走,一会又坐着电梯上上下下,总之,她迫切想把他们家的每个角落都放进眼里,可惜,他们的家实在太大了,一下子g本不可能全部看过来。

  “呼──,我们的家好大!”终於,然然还是没看完就先累倒在沙发里。

  “没关系,以後,你慢慢看,这是我们的家,你想怎麽样就怎麽样。”早让佣人准备好了果汁,看到然然小喘着坐下来,阿恒早就把准备好的果汁顺着手递到然然嘴边,让然然就着喝下去。

  “嗯”喝着果汁,然然哼哼,眼睛眯着仍然在四处瞄着他们的新家,这是他们的家了,真好!

  “晚上想吃什麽,你喜欢吃川菜,我们家的厨子里就有位川菜师傅,尝尝他的手艺怎麽样”光家里的厨子,阿恒就请了不下五位,法国菜,甜点,面点,川菜,粤菜,然然最喜欢的几个菜色都有专门的师傅,後面,再喜欢什麽再请。

  “我们吃火锅好不好”然然一听川菜,眼里一亮,从醒过来到现在,说句俗话,她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在医院里,她还能理解,那时身体还没有恢复,不能吃重口味,可是回到家,随着身体的一天天恢复,妈妈就是不放心,不准吃重味的,她还是吃不了辣,这麽长时间了,她怎麽受得了,偏偏妈妈管得严,不准去外面吃,就是阿恒带着自己,也不行,也要回家吃饭,一回家吃饭,就是一桌子的淡菜,汤菜,偶尔这样叫养生,天天这样就叫折磨。

  今天终於可以不用回家吃饭了,然然当然是要点最爽的,辣,酸,麻,什麽味都可以包在其中,就是火锅,舍我其谁!

  想到那红红的锅底,然然不自觉地咽咽口水,她有多久没这样可以痛快地大吃一顿了,不想了,不想了,一会儿,她要大吃一顿。

  “好,就吃火锅。”mm然然的头发,阿恒笑笑,看然然发亮的眼睛,他就知道然然这是被憋狠了,以前的然然最喜欢各种味道的东西,甜到发腻,酸辣,麻辣,香辣,可是从受伤那天起,然然整整四年没有吃到这些,三年多的时间躺在床上主要靠的是营养y,後来苏醒後的半年整天就是汤汤水水,各种各样最原滋原味的汤水,时间长了,谁都会腻,他问过医生了,然然现在的身体已经和常人无异,完全可以恢复正常人的生活,包括饮食,包括x欲,包括生育,什麽都可以。

  不是因为医生的这些话,他再被损友的主意打动,也不会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去做伤害然然的事,任何事都不会。

  “真的吗,我们真的吃火锅!”然然不敢相信地看着阿恒,实在是被限制了这麽久,久到让她都不敢相信听到的话。

  “真的。”亲了然然的脸颊一下,阿恒很肯定地告诉然然,不要怀疑,是真的。

  “阿恒,你真好,你太b了!”捧着阿恒的脸就是重重一个吻,然然眉开眼笑。

  “我更喜欢你晚上这样说我。”阿恒在然然耳边低低吐息,惹得然然一下子红了脸,这人,好好的突然提这个,讨厌。

  嗔了他一眼,不理他,j虫上脑的家夥!

  “要不要从外面看看我们的家,等厨师弄好了,我们再回来。”阿恒低笑,也不再提,再多的情话留着该说的时候再说。

  “好”然然点头,只要他不再胡言乱语,然然就理他。

  “我们家还有这个!”俩人又从屋里出来,然然以为阿恒的意思是俩人走一走,没想到在门口已停好了一辆三排座的电瓶车。

  “当然,这麽大,我们一来一回时间花多了,家里还有好几辆,方便客人来的时候用,我们出发。”拉着然然上了电瓶车坐好,司机开动,俩人慢慢地在自家花园里悠闲地逛着,一边逛,阿恒一边为然然细细介绍他们新家的各处地方,然然进来的时候只是初初看了一眼,这次算是可以仔细看一遍。

  “这是”一地的各种玩具,木马,小房子,秋千,好多,然然看得一头雾水,这些他们玩好像小了点。

  “这是给我们的孩子准备的,还有小火车,你看,都弄好了,等以後有什麽新的再添上。”阿恒大言不惭,丝毫不想到,孩子的影儿都还没有。

  “你──”然然真是哭笑不得,现在就准备这些,太早了吧,虽然她知道今天到这里,除了进驻他们的新家,还有一个重要的就是俩人的第一次,可是然然现在并不想要孩子,不是不喜欢,只是她想先把大学念完,那个时候再要孩子比较好,这样,她就可以全心地在家里照顾他们的孩子。

  “还有什麽不够吗没关系,我再让人弄。”显然此时,阿恒和然然不在一条线路上。

  “阿恒,现在谈这个太早了吧。”然然一脸黑线,他一定是故意的!

  “不早,不早,我们结婚三年,现在要个孩子正好。”阿恒继续装傻充愣。

  “阿恒,等我大学毕业好不好”阿恒绝对是故意的,只是现在真的不是好时机。

  “那我们顺其自然好了,什麽时候有什麽时候要。”他一定会多多努力的。

  “阿恒!”然然背过身不理他,不知道他怎麽一下子突然这麽想要一个孩子,可是她就是生气了,明明知道她在念书,就算现在大学可以结婚生子,可是生一个孩子和学业怎麽可能两者一起兼顾,或许有人可以,但她只想专心地把学业完成,然後专心地把宝宝带来世上来。

  作家的话:

  感谢亲爱的carrie178,亲爱的anie0000送出的礼物,谢谢!!!

  99

  “我讨厌那些人总围着你!”阿恒孩子气地抱住了然然,孩子哪有他的然然重要,要不是不想看见那些讨人厌的苍蝇在然然身边转,他原本还打算俩人至少二十六才要孩子,如果然然的身体好的话,就是三十岁以後也没问题,孩子出来後,两手一扔,自有两家老人,成群的保姆佣人,总之,别来打扰他和然然就行,现在这样急急要想一个孩子,他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你──,你这个傻瓜,笨蛋!”然然这时才明白,阿恒兴匆匆要孩子的原因,他就是天字第一号大傻瓜!成天乱七八糟想些什麽!

  “遇到你那天起,我就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傻瓜,大笨蛋。”拉着然然的手轻吻,都说女人的智商一遇到爱情就是零,男人又何尝不是。

  “偏偏我爱惨了你这个大傻瓜,大笨蛋!”然然看着这个一脸傻笑的男人,怎麽办,又被他感动得一塌糊涂了。

  “呵呵──”结果,傻瓜傻笑。

  “以後让阿东他们不用再隐身跟着我了,我去大学是去学习的,每天有课我去,上课下课回家,没课不去,好不好”搂着这个傻瓜不放手,然然才知道他在担心什麽,俩个人感情再好也得有沟通,也会有吵闹,而他们会在一次一次吵闹中,一次次沟通中,相濡以沫地走完他们的一生,这就是生活。

  “好!”阿恒咧开了一个大笑容,一切想靠近然然的异x生物,通通让阿东全部挡在三米开外!

  “肚子饿了,我们回去吧。”安慰好这个大傻瓜,然然也不想转了,这次初初看了一下,以後有的是时间,可以让她慢慢好好来发现他们家的美。

  “回家吃饭!”阿恒更是巴不得吃饭,然後,嗯,那个,嘿嘿。

  回到屋里,果然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锅底用的汤是一直都有准备着,不需要时间,放下各种配料就行,至於菜品,当然也是提前准备好的,所以,无论然然想吃什麽,上菜时间都会很快。

  然然今晚总算可以好好大吃一回,辣子,阔别四年的辣子,终於回来了!

  “好吃吗”阿恒倒没吃多少,为什麽,他想吃的就不是这个!

  想吃的还得等会儿,所以,还是先服侍人吧,涮菜,递水,擦嘴,服务周到,一点不落。

  “嗯,味道调得太b了!”然然吸吸嘴,意犹未尽。

  “以後让厨房轮着做,什麽美味都不落下。”只要然然满意了,阿恒就满意了,也决定了厨房工作人员的未来,通过,留下,在这里工作,虽然一时间不会有在酒店工作的名和利,但有优渥的薪酬和福利,等到真不在这里干的那一天,从孟家出去的御厨这个名头,你的名和利也来了。

  “嗯嗯。”然然点头,这样的生活太了,不过,真爽!

  “我们去看看我们的房间。”吃好,阿恒终於算是等到了,迫不及待地拉着然然往楼上他们的房间去。

  整座别墅一共五层,安有家用电梯,阿恒把他和然然的卧室安在了第五层,第五层属於他和然然的私有空间,整个五层全部打通,只做他和然然专用。

  这样的效果就是,然然看到了,嘴角抽了下,她敢肯定,整幢房子里,他们的房间绝对是最大的!

  “喜欢吗五层除了我们,别人都不能上来,我们在楼上做什麽,都没人知道,包括听见。”阿恒早就等不及了,从背後搂着人,低头,已经hangzhu了然然的一边耳垂。

  “阿恒,我们才吃完饭。”然然拍了拍他的头。

  “我知道,正好饭後运动好体力!”阿恒含着耳垂,头都不抬一下,搂着然然腰的手开始不正经,m上了然然的shuangru,顺便提一下,然然躺了三年多,不过却一点没耽误身体的发育,最大的功臣就是他,每天不间断,天天都在坚持的身体各部位的按摩,确实让然然在身体消瘦下来的时候,该凸的地方凸了,该凹的地方更是凹下去,再经过醒来後的j心调养,到了现在,别看然然的样子算不上顶级大美女,可是身材却绝对是最魔鬼级的,要x有挺x,有臀有翘臀,唯一不足的就是个子小了点,刚及一米六,没办法,不仅是几年的卧床生活让然然严惩缺乏运动,还有遗传因素,林家男子的身高都不错,爸爸,哥哥都是一米八左右的身材,但女人们就是玲珑娇小型,妈妈如此,然然也这样。

  这点,然然想介意也介意不了,她倒不在意自己个子矮一点,在意的是阿恒的一米八的身高,自己站在他身边太矮了,这种感觉,她不喜欢,可不喜欢也无济於事了,只能自己安慰自己,身高不是距离。

  “天,天还没黑!”心里翻了个白眼,什麽饭後运动体力好,乱七八糟的,然然捉住他作乱的手,趁自己还有力气前。

  “正好,我们有很多的时间在一起。”说完,不再给然然任何拒绝的机会,一个公主抱,把然然放进了他准备的超级大床里,嘿嘿,他特意订制的,足够他和然然想怎麽舒服,就怎麽舒服。

  “阿恒──嗯──”然然还想说什麽,已经来不及了,出口的已是一声轻吟,阿恒这个坏蛋手已经滑进了然然的衣服里,正在rounie着然然的r头,这是然然的一个敏感点,如何把握轻重,阿恒早已驾轻就熟,没用几下,然然的r头已经凸突起来,伴随着的是一阵小颤栗还有让然然来不及忍住的shenyin。

  “然然宝贝,我等不及了,你mm看,我多想你。”从然然的脸颊一直往下,脖子,x前都让阿恒留下爱的印迹,阿恒又抓住然然的手放在自己的rb上,隔着裤子,然然都能感受到阿恒rb的灼热,紧绷还有胀大,那里是阿恒正蓄势待发的yuwang,迫不及待地解放。

  然然咬着下嘴唇,不想这麽快就投降,只是身体因为阿恒的四处点火早已到了最後崩溃的边缘,阻止不了,那就让这场爱欲来得更猛烈!

  作家的话:

  感谢亲爱的amy_xh_goh送出的礼物,谢谢!!!

  100

  握着阿恒rb的纤细嫩手稍稍用力,成功听到阿恒的一个闷哼,然然勾勾嘴角,x事本就是两个人最倾情的投入才能得到最大的快乐,既然阿恒已经把她点着,她也要把阿恒点燃。

  隔着阿恒的西裤,然然似有似无地摩梭着阿恒的兄弟,感受着rb在自己手里温度的急剧上升,西裤下面是阿恒的neiku,两层衣服也隔不断然然感受到rb急切的跳动,就算还有这麽多束缚着它的东西,它也在然然的手里展现着它极佳的弹x。

  “然然──”阿恒一个憋了四年的和尚真的经不起任何挑逗,然然不过这麽一个小小拔弄,就让阿恒饿狼扑食,几下就把然然剥得j光,那些什麽边做边脱,别给他说这些,等他吃饱喝足再来说,这就叫小情趣,现在他饿得慌,谁还有闲情逸致玩这个!

  然然眨眨眼,不知道这个时候,她是不是该庆幸一下今天她穿的衣物都是易脱型的,否则,等待衣服的最终下场就是粉身碎骨。

  在阿恒面前,在这个情动的时候,然然也不害羞了,光溜着身子,整个人陷进软软的床里,就这样看着在自己上方的阿恒哧溜一下也剥光了自己的衣服,嗯,阿恒的身材好b,巧克力的六块腹肌,哪个女人不喜欢自己男人的这个身材,当然,此刻,最让女人心动的是腹肌往下的,什麽,嗯,还不明白,呵呵。

  阿恒剥自己也剥得很彻底,外裤连着neiku一次就全部甩出去,自然,那早等不及的rb也一样哧溜一下弹出来,随着阿恒的动作幅度正欢快地跳跃着,然然咽了咽口水,男人好色,女人也一样。

  手已先於她的大脑做出了反应,先是试着触碰着那还在欢快跳着的rb,从g头处开始,很热,甚至上面已隐隐有些湿润,一股情縻的欲味已经悄然弥漫在这个大房间里,尽管这个房间是一整个楼层,也稀释不了它的浓郁。

  顺着g头一侧再往下,原本应该是皱皱的表皮也因为肿大被撑得紧绷,上面狰狞着ggchu壮的紫筋,然然再咽咽口水,这是她第一次这麽仔细地抚m阿恒的这里,以前,她没有受伤前,每次的及时刹车,然然都不好意思好好看这里,就算这grb自己已经数次用手,用嘴安慰过它,让它在自己身体的很多地方释放过,但这样看,这样抚m还是第一次。

  醒来,看到自己对阿恒的心,然然放开了许多,也明白了很多小说里写得那句话,其实很有道理,爱他,上他,狠狠地!

  再继续往下,来到rb的底g,紮手的y毛,然然记得,它们浓密了很多,更紮手了,最後是两侧的大蛋蛋,现在可不能叫小蛋蛋了,多麽神奇的构造,正如男人对女人下体的惊叹,一男一女,一b,一洞,却能让这一男一女感觉到世界的最极致美妙,这种x欲的高氵朝,任何一种欢乐都无法比拟,这种高氵朝带来的极致,使x欲成为了人类最原始的yuwang和本能,一直到如今,仍然无法改变。

  再往上,然然的手划过阿恒的腹肌,感觉到阿恒那一瞬间腹肌的收缩,还有阿恒越发chu重的chuanxi,然然笑笑,她醒来了,真好,这样的男人是属於她的,真好。

  “然然,你在点火。”阿恒一把抓住然然还在他身上作乱的手,眼光灼热地看着自己身下的女人,他的女人。

  “我要把你点着,和我一起燃烧,一起沈沦!”然然另一只手勾住阿恒的脖子,拉近他与自己的距离,然然一下又一下地吻着阿恒的脸颊,喉结,x膛,最後hangzhu的是阿恒的一个r头,吃n是婴儿的天x,这个婴儿可不分男女,男人会捧着女人的n子咂嘴,女人同样会让男人的r头在自己的唇齿间辗转反复,男人会做的那一套,吸,吮,咬,磨,女人同样会,而且做起来,一点不输於男人,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是天生的情爱高手。

  这不不够,然然把双腿搭在了阿恒的腰上,如果不是她身高的原因,其实她更想整一个圈住阿恒的腰际,不过这样也行,总之,用腿把阿恒勾进自己怀里就行,嘴里仍然没有放过阿恒的r头,下身,也在慢慢移动,用自己的下体去磨梭着阿恒的下体,这种磨擦然然甚至自己都可以感觉到阿恒rb的急切。

  双手紧紧搂着阿恒,到此为止,她会做的就这些了,把阿恒的r头吐出来,她就是一个典型的满腹理论,实际经验零的色女,下面的然然也不c心,她零经验,这家夥可不是,以前,他就坦白过,在遇到自己之前,孟家的培养里绝不会出现一个什麽都不知道的小雏鸟,不想了,越想现在的心情准得被破坏,过去的不提了,只要现在,他们是彼此的唯一就行了。

  除了这个家夥有经验外,然然还知道,阿恒是不可能让自己一直这样来的,他比自己更急,自己在床上躺了三年多,什麽感觉都没有,可阿恒不同,阿恒是生生做了四年和尚啊,现在自己不动,他能忍下去才怪!

  果然,感觉到怀里的然然不动了,阿恒动了起来,而且他的动和然然相比,更猛烈,更燥热,更急切。

  阿恒把然然搂进自己怀里更紧,紧紧地两人贴在一起,紧接着,狂风暴寸般地吻遍身下人儿的每一寸肌肤,看着然然白皙肌肤下的点点红印,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就要炸开一样,再也无法忍受,只是最後的一丝理智在提醒自己,不能急,不能暴,这是然然的第一次,他要让然然有一个最美好的第一次。

  紧紧抱着人,阿恒没有再动,深深呼吸几次後,阿恒才开始挺身,用rb在然然的下体前磨擦,很快,然然的下体随着他的律动也热了起来,阿恒低头含进然然的n头,一手扶着然然的腰,一手滑进然然的下体间,准确找到然然的y蒂,不轻不重地rounie着。

  然然绷紧了脚尖,阿恒的这个rounie,让然然的身体瞬间颤栗,那股久违的快感来了!

  作家的话:

  感谢亲爱的carrie178送出的礼物,谢谢!!!

  101

  女人的快感来了是什麽滋味,具体说,谁也说不上来,那种从灵魂深处,粟及骨髓的感觉,没有人能用文字表达出来,或许从肢体上的表现可以看出一个人在高氵朝来临时的感觉,眼睛微眯,怎麽说,就像现在络上成天传疯了的高氵朝眼,确实很多女人就是这个样子,除了高氵朝眼,还有整个面部表情,有种迷离涣散,隐忍着又极近崩溃的样子,或许就是这样,除了面部,还有身体其它部位,如果在高氵朝来临时,已经有不小的运动量,随着高氵朝的就还会有整个身体肌肤发热,红晕遍身还有微汗,当然这些都不是一定会有的,但有一样绝对每个女人x欲高氵朝时都会能。

  是什麽,小xx的湿润,爱y的涌出,瞬间就让女人的下体间晶光灼灼,有的女人更厉害,直接chaochui,爱y喷出来。

  现在,然然的第一波高氵朝在阿恒的嘴手并用下来临,在然然下身rounie的手很快就感觉到湿润的来临,阿恒缓缓抬手,拉出一条细细丝线,那便是然然的爱y所致。

  阿恒扬唇,有了这个滋润,一切都可以了。

  然然依然紧紧抱着阿恒的脖子,体内热意的涌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顺着这股暖流,然然越发加紧了双腿,巴不得此时她和阿恒之间没有一点缝隙的存在。

  “然然,准备好了吗”稍稍把然然挪了挪,两人回到了超级大床的中央,尽管他已经忍得发痛,发紧,但他依然不愿冒然前进。

  “嗯”然然又亲了下他的唇角,用行动告诉他,来吧。

  听到爱人的回答,阿恒不再多说,现在不需要言语,只需要实际行动。

  自己的身体往上挪了点,让然然的下体正正位於自己rb前端,阿恒这时也不急着冲进去,他始终记得这是然然的第一次,任何一点莽撞都会让然然的痛苦加剧。

  所以,他扶着自己的rb,用前端g头来回在然然的小x口磨擦着,既是继续调动然然的qingyu,让然然身体更渴望自己的进入,又让自己的g头以及整个rb都更多沾上然然的爱y,以方便一会进入时的更润滑。

  “阿恒──”然然半眯着眼睛,自己说着什麽,g本不知道,阿恒只能感觉到然然搂着自己的手更紧了,便知道,这是然然更情动了。

  “然然,忍一忍,好不好,一会儿我们就不痛了,然然,我来了!”终於,阿恒再也忍不住了,提着rb猛地冲进然然小x内,一举到底,直接冲破那薄薄的一层膜,让然然正式从女孩子蜕变为女人,他孟圣恒的女人。

  “啊──”然然尖叫,痛,好痛,太痛了!被撕裂的感觉传来,然然一下子猝不及防,眼泪跟着就流了出来,只是她的手依然紧紧搂着阿恒的脖子不放开,刺痛让然然的理智回来了点,虽然痛,但她知道这是每个女孩子成为女人都必须要走的一步,都会经历的一关,她希望这一关早点过去,实在,太痛了!

  “然然──我们忍一忍,一会儿就不痛了。”冲破了那层束缚,阿恒停了下来,不再运动,只是把rb静静埋在然然身体里,让然然适应自己的进入,也让然然从疼痛中缓过来。

  “阿恒──”然然只知道这一刻,自己能依赖的只有他,一切,她都听他的。

  “然然──”阿恒也抱着然然,在她的面颊上落下星星点点碎吻,双手不停轻抚着然然的身体,让然然重新放松下来,一手又再次回来然然的下体,rounie住然然的y蒂,一切都只是为了让然然再次情动,有了x欲,才能再次渴望,接纳他的进入。

  然然被他这麽一再地挑逗,很快身子便再次软了下去,随着心里某种情愫的越来越强烈,然然当然知道这是什麽,yuwang。

  同时,刚刚那漫天的疼痛感也不再,然然动了动身体,“阿恒──”还是搂着他的脖子。

  “可以了吗”阿恒几乎是咬着牙在忍着,不是这样,早不管不顾地冲动起来,现在听到然然的声音,对他来说无疑是天籁之音,然然的一动,直接就是最後的点火索,一下把他整个人点炸起来。

  不再需要然然的回答,阿恒已经律动起来。

  房间里不再有言语,只剩下人类最原始的yuwang横行,chu喘的男息,jiaoyin的女呻,y縻的情息,羞得窗外刚刚升起的月光也蒙上了眼睛。

  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往然然的全身冲过,让然然g本抑制不住的尖叫,迷乱,指甲不长的十指因为退散不去的激情在阿恒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印迹,明明是第一次,那开始时的撕裂痛楚却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身体就像已经对阿恒很熟悉一样,无论阿恒的rb如何硕大,如何在她的身体里横冲直撞,都会给然然带来无法言喻的快感,就算只剩下chuanxi的力气,然然觉得自己也要继续沈沦在这份快感中,不愿放开,无论是阿恒还是阿恒的rb,他们都太b了!

  然然疯狂的脑海时只剩下快感和对带来快感主人,阿恒和阿恒rb的深爱,心灵相通的,此时,阿恒的感受也和她如出一辙。

  阿恒一直知道遇到然然是他此生最大的幸运,可是此时此刻,当他的第一次高氵朝来临时,他才知道,他何止幸运,他遇到的是一个大宝贝,他的然然,居然身怀名器。

  不仅初次破身後惊人的恢复力,还有对他rb的惊人适应力,自己rb的强大,让他身为男人很自豪,可是面对自己的娇人儿然然时,他担心过,怕自己强大的凶器伤了然然的小洞洞,哪想到,这完全是他多想了,他的然然,初次进入便能最舒适地适应了他的凶器,这说明什麽,这完全就是名器的基本必备,绝佳的适应力,无论是在被破身的恢复上,还是对各种尽寸的适应上。

  能称为名器当然不止这一点,阿恒相信,还有很多,比如,最能让男人快感来临的名器独特xx,这一点,他已经感觉到了,只要一进入然然的小x,rx便自动吸住他,紧紧的,光这一点,就足可以让身为男人的他欲仙欲死,更不要说,然然rx的紧致弹x,并不会因为欢爱的次数过多後而变得松驰chu糙,然然就是他的宝贝!

  然然不知道阿恒已经想到了这麽多,如果知道,她怕是会感慨一句,果然是r文小说,名器何处不在,身为穿越小女子,就算是路人甲,那也有穿越的金手指存在!

  作家的话:

  感谢亲爱的夏沐风送出的礼物,谢谢!!!

  102

  阿恒等了四年的洞房花烛夜虽然等待的时间很漫长,但当这一刻到来时,却让他极近疯狂与享受,有了然然名器的存在,他不需要再顾忌什麽,整整一个周末,两天,他拉着然然就没离开过五层,他们的专属住宅空间,吃的,喝的,佣人通过电梯送上来,方便得很。

  最让然然咬牙的是,这坏蛋居然把所有衣服锁起来了,一个双休她就这样光溜着身子在五层晃荡,被这个大坏蛋拖着在他想到的每个地方嗯嗯啊啊了一遍,卧室当然不用说,洗舆间,书房,沙发,最让然然佩服的是,他居然弄了一辆车放在这里,和她玩车震!

  车子上方的屋顶被他弄成了活动屋顶,打开就是浩翰星空,美名其曰,追求最逼真效果!

  结果,还会有什麽结果,然然被阿恒按在车上,开着屋顶,里里外外做了一遍!

  到了周日下午,然然觉得自己只剩下最後一点喘气的力量,趴在床上,抬手指的力气都没有,翻了个白眼,这是活生生的世界,也是部r文小说,试问,真的现实生活,谁这样做,女的不被做死,男的不j尽人亡才怪!

  经过两天两夜的抵死缠绵,然然也明白了自己做为穿越者的福利是什麽,名器,没想到,她也是身怀名器女一名!

  虽然这话说出来羞人,可是,身怀名器,哪个女人不喜欢,不想,不爱,正如同,男人谁不喜欢自己rb那活儿强壮chu大,持久耐用,弄得女人们在他们身下丢盔弃甲,只是衣冠楚楚时,大家也跟着衣冠楚楚了,一旦脱光衣服,一个胜着一个的比流氓,下流无底限。

  只是,她再是名器,阿恒再是b大活好,这两天两夜的荒唐,然然觉得,穿好衣服,她也没脸见人了!

  “宝贝儿,吃饭了,都是你爱吃的。”正想着,阿恒从後面抱起了她,被子随意一裹,俩人继续野人穿扮。

  “我要穿衣服!”然然决定,剩下的这一夜,他们绝不能再荒唐了,现在她都没力气动了,再做,明天,她就不仅是没脸见家人,还带着没脸见同学,大家都知道她有个叫孟圣恒的男人,然後,才星期一就上不了学,你觉得大家会怎麽想

  不荒唐第一步,把脱了的衣服穿回来,就算作用不一定有,真禽兽了,你穿铁甲也能把你扒开,但总比一开始就什麽都不穿来得好。

  “我帮你穿。”阿恒就像早就知道然然会这样说一样,然然话音刚落,就感上身上传来凉意,低头一看,裹着的被子被阿恒拿开,然後他又给自己穿上了睡衣,只不过,里面依然属於真空状态,算了,然然懒得再较真,也没力气。

  “抱我!”算撒娇,也是实话,她没力气,反正都是他害的,他要负责。

  “走罗!”阿恒也没有让然然下地的想法,帮然然穿好衣服,然然把他搂住,他顺势把人抱起,俩人亲亲密密地才挪到了餐桌前,到了这里,阿恒也没把人放下,直接让然然坐在自己的腿上,一起吃。

  “我要自己坐。”自己坐才能自己吃,前面就是这样吃,吃着吃着就歪了本意,吃东西变成了吃人,一个吃,一个被吃,要命得很!

  “我保证好好吃饭!”阿恒像模像样地举着手保证,反正就是不放人下来。

  “我要吃丸子。”看他样子就知道,他不会放她下来,然然也不再坚持,还是那句话,不是不想,没力气,所以头等大事,还是先把力气补回来再说。

  “好,先喝一点汤,我们再吃饭。”说着话,阿恒已经把汤盛到了碗里,用汤匙吹着,你一口我一口和然然一起,很快,一碗汤就见了底,他又盛饭,挟菜,同样是和然然你一口我一口,然然乐得饭来张口,被人这样侍候,舒不舒服,太舒服了!

  “再吃一点。”一碗饭,俩人分着吃,吃完,然然就摇头就饱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伤卧床三年的原因,然然醒来恢复後,胃口就小了很多,像现在,这麽饿了,也只是小半碗饭就再吃不下去,想想以前,刚刚认识她的时候,一碗饭就还不够,脸上还有没褪去的婴儿肥,可是现在,然然──

  现在流行以瘦为美,但孟圣恒宁愿他的然然还是那个有着婴儿肥的然然。

  “饱了。”然然再摇摇头,任阿恒再如何哄着她吃也没张口,不是不想吃,而是胃已经被装得满满,再也容不下一点东西,三年多,就靠着营养y维持生机,她的胃早就缩得不能再缩,能吃半碗饭,也是努力了近一年的结果。

  “要吃一块蛋糕吗”赶紧自己再吃了一碗,然後把甜品移到他们面前,都是然然喜欢的口味,半碗饭,阿恒心疼得不行。

  “吃不下了。”美食在前,却吃不下,很煎熬。

  “我们一会儿吃。”阿恒也知道然然的情况,只是会忍不住希望她的胃能再大一点大一点,吃不下,只能多餐,可是胃不仅缩小了,胃动力也慢了,只能差不多,再哄着她吃一点,还好,伤口复原後,被伤得最厉害的胃是一个弹x很大的人体器官,可以缩也可以大,只是这个过程需要时间和耐心。

  “好”然然点点头,她现在依然瘦得厉害,她知道胃恢复的重要x,所以,就算明明不想吃,只要感觉到胃有空间了,她都会咽下,就算努力了快一年,她的胃恢复得并不多,她也要努力,醒了,知道了自己的心,她就要健康地活着,活下去,然後和他一起慢慢变老。

  “去床上再休息一会儿。”抱着人又回到了床上,把然然放好,拉过被子,盖好人,然後很快折回餐桌,把东西由电梯送下去,再很快折回来,又抱着然然一起躺回床间。

  抱着怀里瘦得咯人的然然,阿恒有下没下地轻抚着,他晕头了,现在这样的然然,就算能怀孕,对然然也是很大的伤害。

  除非然然能胖起来,否则,孩子的事,他不会再想,至於别的自己想得那些乱七八糟的事,都见鬼去吧!

  作家的话:

  感谢亲爱的vonka,亲爱的焰煌,亲爱的阿学送出的礼物,谢谢大家,谢谢!!!

  103

  “咦!”星期一,俩人从新家出发,然然去学校,阿恒去公司,路上,然然偶然的车窗外,让她意外了一下。

  “怎麽了”阿恒凑过来,顺着然然的目光望出去,可惜,车窗外的风景早已不是然然看到的。

  “白浣清。”然然相信自己没有看错,不过,她挽着的那个人,然然不认识。

  “你还记得她”阿恒笑笑,然然还记得她,而提到这个人,他没有什麽表情。

  “当然记得,那麽轰轰烈烈的──嫖男记!”然然想了下,应该怎麽来形容白浣清。

  “呵呵,淘气。”阿恒刮了下然然的鼻子。

  “你有没有她的消息”她怎麽会忘记白浣清,这可是女主,抛开这个不说,就白浣清做的事,惊世骇俗,谁能忘记。

  “她过的还行,一个男人接一个男人被她勾到手,然後她一次又一次地和费氏叫板。”阿恒勾勾嘴角,想到这个女人做的事,确实能让人记住。

  “费氏就这样一直让她这样折腾”听到白浣清一个男人接一个男人勾,然然嘴角抽了下,世界是活的,女主也是依然存在的,所以女主光芒无敌!

  “慕容雪对上白浣清那次,最後慕容雪没有做绝,得到她应得到,慕容雪出国了,给了白浣清喘气的机会,然後还没等费氏反应,白浣清就勾上了新的男人,她的运气不错,这次勾的男人比起司徒磊这几个来档次高了很多,所以,她又有了和费氏继续的资本,再加上那男人也确实有几分本事,所以,现在费氏被她弄得很烦,一不小心还焦头烂额,就更没机会提收拾白浣清了,先保住自己再说吧。”阿恒边玩着然然的手指边说,都是骨头,还是以前软软的舒服,一定要把然然养回来。

  “看来孟氏收获不错。”一听他这样讲,不用再明说,然然也知道了,这家夥肯定又做收渔人之利了,要不然,他怎麽可能知道得这麽清楚。

  “还行。”阿恒闪亮了下白牙,确实不错,这种几乎算白捡便宜的事,他孟圣恒不捡才是傻子。

  “所以说,男人的裤带拴不紧是会坏事滴。”然然想想都替费氏牙疼,白浣清从开始的光脚不怕穿鞋,几经折腾,硬是让她生生一步步走上来,到了今天敢公开和费氏叫板的地位,刚才看到她的样子,然然就知道,她过得不错,男人和事业双重滋润,不好才是怪事。

  换过来说,她过得好了,她的对手肯定就不好,然然坏心地想,不知道他老爹是该高兴还是後悔或是愤怒,高兴,不出息的自己也有了个出息的女儿,後悔,当初一个误事,一个小小j子就弄出了一个和自家打擂台的不肖女来,愤怒,这女儿打老子的脸,丢人啊!

  “我的裤带你说什麽时候紧就什麽时候紧,什麽时候松就什麽时候松。”在然然耳边,用只俩个人听到的声音,阿恒低语,要不是车上隔板没拉上,他还想拉着然然mm然然的裤带以及裤带里的东西。

  “流氓!”然然脸一红,啐了他一口,不要脸。

  “课是第三节,先陪我去公司坐坐好不好”孩子他们现在不能要,那只能他紧盯人。

  “不去了,现在过去学校,也差不了多少,去你公司再去学校,除去路上的时间,我差不多在你公司喝杯水都还得赶。”然然算算时间,她这不成了坐车玩了。

  “中午我过来学校陪你吃饭。”时间不够充裕,阿恒也只能做罢。

  “好”有人陪自己吃饭,然然当然好。

  “你送我去公司。”不能让人去公司,那就让她送,反正一来一回,时间又没了。

  “是──”然然掐了下阿恒,小气男人!一定要算得这样j吗人都是他的了,不知道他担心什麽,偏偏拿他没办法,只能顺着小气男人的意。

  “孟少,费氏费子翔董事长已经在等着你了。”车刚停在孟氏门口,孟圣恒的首秘一边开车门,一边趁着这个时间向阿恒报告需要最首先知道的,所以然然也听见了,费氏看来是真得焦头烂额了,否则,堂堂费氏当家人g本就不需要自己直接上门,电话,派人,预约,统统都来不及。

  “知道了,你先去招待他一下,我一会儿上来。”孟圣恒点头示意,现在急的不是他,他没必要跟着急。

  “是,孟少。”首秘点头,毕恭毕敬。

  “那我走了,中午等你。”然然在车里没有出来,费氏什麽样她不c心,至於白浣清,她曾经想过勾搭阿恒,可是那次,阿恒利用慕容雪让她狠狠跌了一个跟头,要不是她及时又勾搭上新的男人,很可能那次阿恒就让她一辈子翻不了身,不过,现在也不错,她过得更好,但阿恒从她身上得到的更多,这种报复更爽,对不对,就是不知道,白浣清知不知道,她辛苦了这麽多,最後得大利的却是别人,呵呵──

  “好,你想吃什麽”然然都不急,阿恒就更不急了,有求於人,那就做好看脸色的准备。

  “现在我肚子饱满着,哪知道中午想吃什麽”

  “那就从现在开始想,到中午刚好。”吻了吻然然的唇角,很快放开,要不然,他会舍不得放,关上车门,让司机开车,直到见不到车子的一点影子,孟圣恒才进了孟氏大门。

  舒心地呼口气,现在这样的生活正是他一直追求向往的,一个爱他的,他爱的人,他拥有了,一份蓬勃的事业,压倒了多年的对手费氏,孟氏正往一个更蓬勃的高点奔去,他的人生已经足够完美,以後的,便是珍惜与享受。

  然然在车上也一直看着阿恒,直到车子拐了弯看不到,她才扭过头来,窗外徐徐後退的景像,在然然面前,正如她的一幕幕回忆,直到最後,她遇到她的爱人,原本以为路人的自己,没想到,路人也有自己的主角人生。

  然然轻笑,主角,路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人生,只要你不放弃自己,你自己就是你生活的主角,小说才会有主角和路人之分,生活却没有,或许有的只是旁人和自己,但无论是谁,都是自己人生的主角。

  她的人生,她的主角,她的爱人,她很满足,很幸福。

  (全文完)

  作家的话:

  文文到这里就完结了,还有很多不足,下一部dudu会继续努力,希望能让更多的朋友喜欢。

  最真心感谢一直支持本文的朋友们,谢谢大家的礼物,谢谢大家的投票,谢谢!!!

  下一部,dudu想写本末世小说,希望大家喜欢,我们下一部小说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