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作品:夫妻双修功txt|作者:未知|分类:肉文小说|更新:2020-09-04 22:26:31|下载:夫妻双修功txtTXT下载
  “关小婷”熟悉的男性嗓音让走在路旁的关小婷愣了一下,她偏过头,看着停在对面,车窗已经摇下一半,坐在车内是个男人,但眼眶里的泪水使得她的视线模糊,在停顿了三秒后,仔细看清楚对方后,她赶紧擦掉眼泪,露出一个很勉强的笑容。

  官季明将车停好,然后走下车,来到她面前,二话不说,先是抬起她的脸,还不准她回避他的眼神,然后他开口:“你哭了”

  “没有……”她连说谎都心虚。

  一身军服的官季明,顶个小平头,再加上不苟言笑的表情,实为吓人,真的很有军人的威严,连高中的教官都比不上他的气势。

  “是不是他又欺负你了”在他发现她孤伶伶的走在街上,他就故意放慢车速跟在她后头,足足三十分钟,而她竟然都没发现,要不是他把车子再开往前一点,他又怎么会发现她在哭泣。

  “不是的,我们只是……只是……”关小婷很想掩盖事实,但在他面前就是无法说谎,从小就是这样。

  官季明见她一脸丧气,也不多问了,他早就知道她有感情上的问题,怎么劝都劝不听,这次他不要听她的解释,他牵起她的手走向他的车子,并且打开车门,让她坐进去,“先上车,你要去哪里我送你过去。”

  “我……不知道要去哪里……”关小婷坐进副驾驶座上,绞着双手,垂低着头,一脸无助。

  回到驾驶座的官季明见她这个样子,压抑住心里的怒气,这是他第几次见她这样难过了,改天要是让他碰上她男朋友,管他军中纪律,肯定好好揍他一顿再说。

  “官大哥,你刚下班吗”她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这是第几次让他瞧见她这副狼狈样,恐怕数不清了。

  “嗯。”自从他调单位,转到幕僚,他就是标准的上班族,虽然上班的地方仍是在军中,但至少不需要以军中为家,“要回家吗”

  她摇摇头,她不敢回家,要是让爸爸看见她哭红一双眼,肯定会找她男朋友算帐的。

  “那就来我家吧,我妈一直在唠叨为什么你都不来了,现在你跟我回家一趟,省得我每天都得听那千遍一律的话,都快烦死了。”

  “官妈妈想我”

  官季明瞥了她一眼,并丢给她一个责备的笑容,“自从你交了男朋友后,就再也不来我家了,你想我妈会不生气吗”关小婷腼腆一笑,听他这么一说,她倒是有一段时间不曾拜访官妈妈了。

  “对了,大学联考还满意吗”即使她露出笑容,他还是相当在意她哭红的双眼,握在方向盘的双手不知不觉紧了些。

  “我不知道。”关小婷小声的说:“我觉得我考得不好,放榜后我爸爸一定会很失望。”

  “那你可以来报考军校,来当我的学妹,我会很欢迎,而且在军中我可以罩你,如何”他松了松紧握方向盘的十指,故作轻松的说。

  “官大哥,你知道我的体能不好,就算考的进去,也耐不住严苛的受训,一定会被退训。”她纠了他一眼,噘嘴不满的说着,不知道为什么,只要跟官季明谈上几句,她的心情就会舒坦些。

  官季明大笑,腾出一只手,手长脚长的他手一伸就能碰触到她,他胡乱的在她的头顶上抚揉,然后又握回方向盘,“就算你考上军校,你爸爸也不会允许,他怎么舍得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到军中受苦。”

  “可是官妈妈就舍得你去军中受苦。”

  “我不一样,我是男人,你是娇弱的女孩子。”他故意加重女孩两个字。

  “我已经快十九岁了。”她最讨厌他老是把她当小朋友看待。

  “这么快,你已经快要十九岁了。”官季明说在嘴里,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你去年还帮我庆祝过十八岁的生日,你忘了吗”她的男朋友从不在乎她的生日,唯有官季明,每年的生日肯定少不了他,到现在她的脖子还带着他送给她的项炼!

  经她提醒,他将视线移至她的颈间,见她还戴着他送给她的礼物,他的嘴角微微上扬,没了想揍她男朋友的冲动,“十九岁生日有想要什么礼物吗”

  关小婷摇摇头,每次的生日他都会送礼物给她,倒是他的生日,他什么也不要求,连蛋糕也不用,只要她对他说一声生日快乐就好。

  “你不是一直想要音乐盒,十九岁生日时我送你那个,好不好”他对她一笑。

  “不要,这样一点期待感都没有。”哪有送人家礼物还预告的,全世界就只有他做的出来。

  “好吧!那不送你音乐盒了,我再想想看要送什么给你。”

  真的很奇妙,只要她心情不好,与官季明谈上几句话,她的心情就会好些。

  “待会见到我妈,你要多忍耐一下,我敢发誓她一定会拉着你东扯西扯,不说到她过瘾,她是不会放过你的。”关小婷被他逗笑了,露出可爱的小虎牙。

  “如果你受不了我妈的话,可以向我求助,我会带你离开痛苦的深渊。”

  “嗯。”她笑得更可爱了。

  坐在客厅看电视的官母听见有人踏进客厅,头也不回的开口:“冰箱里有东西,饿的话先吃,我待会再煮。”

  “妈,你看,我带谁回来了。”官季明将关小婷带到母亲的面前。

  “官妈妈。”关小婷甜甜的喊了一声。

  官母眨了眨眼,表情有着惊讶,然后发出高八调的欢迎声:“小婷!真的是你你这丫头,好久没来找官妈妈了,是不是把我给忘了”

  “对不起,官妈妈。”从小官母就很疼她,她却忘了要时常来探望官妈妈,真的是她的错。

  “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官母非常高兴儿子将关小婷带回来,还对儿子挤眉弄眼的,“你们怎么会在一起是不是偷偷去约会了”

  “妈。”官季明翻了翻白眼,赶紧把话题转开,就怕关小婷又要伤心了,“妈,你赶快去煮饭,小婷午餐没有吃,她快饿死了。”

  官母信以为真,感到十分不舍,“你怎么可以不吃饭,瞧瞧你,都这么瘦了,再瘦下去还得了,你坐一下,我马上去煮饭,只要半个小时就能开饭了。”

  “不用了,官妈妈,我回家吃就好了。”她这怎么好意思,而且她来拜访官母也没有要留在官家吃饭的意思。

  “没关系,又不是没在这吃过饭。”官母疼爱的拍了拍她的脸,为了怕关小婷跑掉,官母牵住关小婷的手,谨慎交到儿子的手里,“看好她,要是我煮完饭,没看到小婷,晚餐你也不用吃了。”

  “遵命,妈!”官季明行个军礼。

  关小婷再次被逗笑,而官母则是满意地走进厨房。

  官季明握着她的手,她的小手手的,在他的大掌下显得更小了,更让他舍不得放手。

  “官大哥”

  官季明回过神,不露痕迹的淡笑,“你要留在客厅还是跟我上楼”在她犹豫之时,他自行为她下决定,“我想你还是跟我上楼,免得我妈待会煮饭煮到一半就从厨房跑出来,追着你问东问西的,包括你有没有男朋友之类的。”他不是有意要惹她伤心,但由他开口总比母亲追问还来得好。

  “可是我跟你上楼,这样好吗”毕竟她不再是以前的小女孩,有些事她是该保持距离的。

  官季明深深的看着她,但脸上却维持着笑意,“傻瓜,我又不会把你压shangchuang,你担心什么”她不知道他的话是真是假,不过他的l白让她羞红了脸。

  “跟我上楼吧。”他轻笑,牵着她的手走上楼,他知道她是不会拒绝的。

  她曾到他的房间,不过那已经是好久以前的事了,这次当她再次进到他的房间,发现他房里的摆设都没变,还是和以前一样。

  “你坐一下,我去换个衣服,待会吃完饭再带你出去逛一下。”他从衣柜里拿出衣服,准备走出房间,到浴室里把身上的军服给换下,军人当太久,只要穿着军服,行为就会跟在军营里一样拘谨。

  他拿着衣服离开房间,前后也才不到几分钟,当他换好衣服回到房间时,她竟然在他的床上睡着了,于是他小心翼翼的来到床畔上坐着,看着她熟睡着脸蛋,他多想亲吻她,就算被她拒绝,他还是想要与她唇舌交缠,于是他的脑海里起了一个非常要不得的念头。

  将她占为己有吧,让她永远属于自己的!但,做与不做他心里非常挣扎,可是机会就这么一次,他不想错失,就在他下定决心时,床上的人儿突然惊醒,而他一直维持刚才的姿势,下定决心的念头也不曾改变。

  关小婷一睁眼便是迎视那温和的眸光,她马上从床上爬起来,满脸窘态,她怎么会在他的床上睡着了。

  “累的话可以再睡一下。”他抚了抚她微乱的头发,疼惜的说着。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睡着的。”她只是躺一下而已,会睡着是她连想也想不到的事。

  “不要紧。”幸亏她突然惊醒,否则他会对做出什么逾矩的事,他自己也不知道,“有什么烦恼可以跟我说,不需要放在心上,知道吗”

  “嗯。”

  “我想我妈应该也煮好饭了,我们下去吃饭吧!”

  “好。”

  饭桌上的官母一直挟菜给关小婷,不是说着无关紧要的话,就是以试探的口吻询问关小婷的私事,但这些都被官季明给挡了下来,着实让官母非常不高兴,既然私事不能问,那她问其他的事总可以吧!

  “大学联考考的如何有把握吗”

  官母此话一出,又让官季明给打了回票,“妈,考试不代表人生的全部,不要给小婷压力,现在有很多学生因为太在乎成绩而自杀,真的很可惜。”

  官母想想也对,于是她又开启了另一个话题,“对了,待会吃完饭让季明带你去走一走,反正你现在也没事,整天等着放榜的滋味也不好受,是吧”

  “官妈妈,不用的,官大哥还要上班……”

  “怎么可以说不用。”官母轻拍了她的手,疼爱的打断她的话,“和季明出去走一走,反正他每天回到家里也没事可做!”

  “但是……”关小婷犹豫的看了官季明一眼,担心这样会让还要上班的官季明太疲惫。

  “你是担心他太累是不是”官母一眼就瞧出关小婷的想法,“你放心,他壮得跟牛一样,只不过是陪陪你,又不是叫他上刀山下油锅,累不死他的。”

  “可是官大哥他很忙……”

  “不忙。”这次换官季明打断她的话,“我妈说得没错,除了上下班,我几乎无事可做。”这下子关小婷再也推辞不了了,只好微笑着答应。

  “我待会打通电话回你家,跟你爸说你要在这吃饭,顺便告诉你爸,说你会跟季明出去逛逛,否则以你爸那种个性,等不到你回家吃饭,肯定会暴跳如雷,以为你发生事情了!”官母一脸没辙的表情。

  “谢谢官妈妈。”

  “还有……”官母转而提醒官季明,“要带小婷出去走走可以,要是逛太晚,记得打电话给关伯父,免得他打电话上门来跟我要他的宝贝女儿。”

  “我知道,妈。”

  这时候官父也回来了,当他瞧见关小婷坐在餐桌上,脸上先是写着讶异的表情,然后露出长辈的疼爱。

  “官伯父。”关小婷很有礼貌的喊着。

  “唷,你好久没来了。”官父显然很高兴关小婷的拜访,“你真是愈来愈漂亮了,我等不及要你当我的媳妇了。”关小婷笑得很不自然,她连忙低头,以吃饭掩饰。

  见状的官季明马上为她解围,“爸,待会我要带小婷出去走一走,会比较晚回来。”

  “好啊!年轻人是该出去走一走。”官父笑得更开心了,“不用太早回来没关系,反正你的工作也不忙。”

  官季明眉间轻挑,他知道父母在想什么,再转头看着关小婷,她的眼里有着不自在,于是他只扒了几口饭,然后放下筷子,“爸、妈,我吃饱了,我带小婷出去走一走。”

  “这么快”官母瞠目,“不行!你不饿那是你的事,你至少也要等小婷吃饱再带她出去,否则你要让她饿肚子吗”

  “是啊、是啊!”官父也来帮腔,他挟了一块jr放在关小婷的碗里,然后对着儿子说着:“再坐一会儿,你没瞧见小婷正饿着吗”

  官季明又看了关小婷一眼,发现她的碗里一粒米都不剩,当下他真以为她饿着了,殊不知她是为了刚才的话题而羞得脸都不敢抬,才埋头于米饭里,所以他又花了半个小时坐在餐桌上,直到她放下筷子。

  “吃饱了吗”官父关心的问着关小婷,“在这里就不要客气,尽量吃。”

  “谢谢官伯父,我吃饱了。”

  “那再坐一会儿,我去切水果,吃水果有助消化。”官母笑得嘴都合不起来了。

  “妈……”官季明不知该笑还是该气,想撮合他跟关小婷,却又要留着关小婷,他怎么会有这么宝贝的父母。

  “对了,冰箱里还有昨天刚买的榴梿,拿出来大家一起吃吧!那种东西放太久不好,吃完了,我明天再去买。”官父对榴梿有着说不出的钟爱。

  “爸……”官季明揉揉额际,有时候他真的很受不了这对宝贝夫妻。

  “开个玩笑嘛!这么没幽默感,一定是军人当太久,把你的幽默给磨掉了。”官父摇头轻叹:“早知道就不让你去当军人,把你留在我身边,跟我一起做木板工还差不多。”

  “木板工有什么好,爬上爬下的,多危险,应该跟着我做美容。”官母极不认同丈夫的说法,“当军人只会把自己晒的跟黑炭一样,难看死了,瞧瞧我!”官母摸摸自己的脸,又伸出双手,让大家欣赏着,“又白又嫩,我走出去买菜,人家都说我只有三十岁!”

  官季明在心里叹了口气,那次是对方的眼睛有问题,一个近视到快瞎掉的男人所说的话能相信吗只有母亲会相信。

  “记得前几年有一阵子还把自己搞的全身是伤,真是找罪受,而且……”官父又搭腔,说个不停。

  官季明眉间皱下,再也不理会一搭一唱的父母,拉着关小婷的手就往外走,至于父母在后头喊叫着,他也置之不理。

  坐上车后,一直忍住笑意的关小婷这才笑出声,一见到她的笑容,官季明也笑了,这样才是真正的她。

  “官妈妈跟官伯父真的一点都没有变,还是那么有趣。”

  官季明倾身为她系上安全带,她总是会忘记这一点,“是啊,有趣,有时候你会被他们给气炸。”

  “真的吗”她讶异的望着他,无法想像总是温和待人的官季明也会有发怒的一天。

  官季明给她一个无庸至疑的眼神,然后将车子驶上路,“我一直很想带你去一个地方,但那个时候的你还未成年人,不过现在可以带你去了。”

  “什么地方”

  “去了你就知道。”官季明丢了一个神秘的眼神给她。

  当目的地抵达,下了车的关小婷一脸错愕,他竟然带她去酒吧,这些场所可是被父亲列为禁忌,而他却这么大胆。

  “走吧!”官季明牵起她的手,她却显得害怕而伫在原地,他不免轻笑,转而轻拥她的肩,让她贴近自己,“不是每个酒吧都是你所想的那样,我不会带你去危险的地方。”

  她还是胆怯的不敢踏进去,要是被爸爸知道,她非被打断腿不可,“那这个地方就不危险吗”

  “这是我朋友经营的,危不危险,我心里很清楚。”何况他也是股东之一,打架闹事他绝对是禁止的。

  “你朋友”

  “嗯,你也见过她,进去了你就知道是谁。”官季明半哄半骗的将她带进酒吧,并选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然后熟练的点酒。

  初次来到这种场所的关小婷显得局促不安,非要坐得很靠近官季明,她才会安心,至于官季明到底点了些什么,她根本就不知道。

  官季明看出她的紧张,伸出食指轻点她的脸蛋,“你就把这当作是一般的饮料店,只是这家饮料店过度的高级就行了。”

  关小婷又想抱怨他怎么把她带来这种场所时,一名打扮非常随性,却不失狂野的女人来到他们面前,关小婷一眼就认出她就是官季明的朋友,叫何丽,她已经有好多年没见着她了,她还是那么漂亮,在她的记忆里,何丽跟官季明是很亲匿的那种朋友,光凭这一点,她更加不敢抬头了,脸上也有着心虚,因为好几年前的某件事。

  “唷!稀客,你这三天没上门来找我,是跑哪里去了还是军中事务繁忙,拖迟了你来我这报到的时间。”何丽将手上的酒,还有两只酒杯放到桌上,一脸埋怨却又像是撒娇的对官季明说着。

  “我这不是来了。”官季明陪笑着。

  “可是你还带个小妹妹来。”何丽噘着嘴,她显然还没认出关小婷,“她满十八岁了吗你知道这儿的规矩。”

  官季明笑看了一直低垂头的关小婷一眼,伸手取来酒瓶,倒了些酒在酒杯里,“她满十八快十九了,你温柔一点,你这种咄咄人的语调会吓着她的。”

  何丽很用力的看着关小婷,眼里有着怀疑,“她真的满十八岁了你可别骗我,我可不想在警察临检时,发现有未成年少女在我们的店里。”她加重我们两个字。

  “我发誓,她真的已经成年了,你不用担心。”官季明再三保证。

  “那就好。”何丽这才放心,离去时,她又想到什么,转过身,看了低垂头的女孩好一会儿,以另一种警告的眼神紧盯着官季明,“季明,你带她来这里,该不会想对她做什么吧”

  “纯竞染啤!惫偌久鞯笑的眸里隐藏着另一件事?br/&g;

  “我会盯着你。”何丽丢下这一句话,便转身离开。

  “喝酒吧!”待何丽离去,官季明将酒杯塞到她的手里,诱导她,“偶尔喝点小酒可以放松心情,而且对身体有益无坏。”

  “嗯。”她握着酒杯,仍是相当犹豫,到底要不要喝

  在她犹豫之际,官季明已经喝了一杯,又倒一杯了,但第二杯他却没碰。

  而关小婷在官季明耐心的诱导之下,还有带点节奏的音乐,终于让她放松紧绷不已的神经,她好奇的看着酒吧里的人,男女无论,都是那样快乐的畅饮闲聊,这时她看见一对情侣,似乎吵架了,男的丢下数张千元大钞便起身离去,而女的哭红了眼,追了出去,这让她想起她跟男朋友的相处之道。

  每次的争吵,无论对错,都是她先低头道歉,就算有其他的女孩向他示好,她也不能有意见,但若有其他的男孩对她有意思,他就会开始质问她,甚至怀疑她是否背叛他,好几次她都被伤透心了,却狠不下心提出分手,这次也一样。

  官季明曾对她说过,这种爱情不叫爱情,而是小孩子的游戏,所以她常常在想,她跟男朋友之间,到底是爱情还是小孩子的游戏。

  “在想什么”官季明温和的嗓音让她回过神,她笑的很不自然,难掩刚才的失态。

  “是不是在想他”官季明一语道破。

  “官大哥,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她从不向任何人谈论她的感情,官季明是第一个。

  “世界上每个人都很傻。”也包括他本身。

  “但我却是最傻的一个对不对”她紧握着手里的酒杯,下颚缩了缩,一谈到感情的事,她又忍不住想哭。

  官季明叹了口气,将她拥入怀里,轻抚她的发际,“你应该听我的话,离开那个老是惹你伤心的人。”

  “可是我没有勇气……”说着说着,她哽咽了起来,“为什么我这么用心对他,他还要这样伤害我……他是不是不在乎我……”官季明轻拥着她,而何丽则在一旁监视着。

  “他要我别干涉他太多事,我听话了,他想多认识其他的女孩,我也没有阻止过,但大家都知道他是我男朋友,他还故意这样做,我真的很难过,他一点都没考虑到我的心情,没有考虑到别人是用什么眼光看我,嘲笑我这个正牌女友……”一说到伤心处,她的泪水就止不住。

  “官大哥,你知道他说什么吗他竟然说是大家硬把我跟他凑在一起的,他又没有承认我是他的女朋友,连朋友都不是……只是……只是同学……我跟他竟然只是同学……三年的高中同学……”官季明听着她诉苦,耐心的等她发泄完情绪,这三年他都是这样陪她的。

  “官大哥,我好笨,当初为什么不听你的话,离开他就好,就不会有这么多伤心的事……可是我又离不开他……真的好难……”

  “别想那些事了。”他带她来酒吧是要她开心的,不是让她掉泪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嗯。”就算不会过去,但只要他安慰她,她就会信以为真。

  “喝喝看你手上的酒,我想你会喜欢的。”他催促着她,眸里闪过一丝异样。

  不喝酒的关小婷在官季明的鼓励之下,勇敢的喝了一大口,没有预期的浓烈的呛喉,只有酸甜的滋味,所以她又饮下一大口。

  “好喝吗”官季明又为她倒满一杯。

  “嗯。”关小婷伸出粉嫩的小舌,舔了舔嘴,“官大哥,你对我真好,真的很谢谢你。”他苦涩一笑,不对她好,要对谁好

  窝在他臂窝的小脸磨蹭了一会儿,或许她该听官季明的话,暂时不要去想男朋友带给她的不快乐,她要给自己一个空间,属于自己的天地。

  三杯下肚后,关小婷从他臂窝抬小脸,幽怨的水眸不见了,转而代之的是清亮的大眼转啊转的,语意里还带着许些的顽皮,“你是不是下班后都来这里喝酒啊”

  官季明看了酒吧里的人,“偶尔。”

  “可是你是军人耶!军人不能来这种地方吧”饮酒后的关小婷显得活泼许多,话也变多了。

  “为什么不可以”他带着笑意,反问她。

  “这个嘛……”关小婷皱着眉,嘟着嘴,努力的想着,“因为纪律啊!军中的纪律是很严的,要是你在酒吧出事了,肯定会被关禁闭的。”

  “我不会闹事。”他盯着因饮酒后泛红的脸蛋,淡眸起了变化。

  爱死这种酒精的甜味,她又大口了饮下,一杯见底,又开始说话,“要是有人故意来找麻烦,那你怎么办”

  “自然会有人来解决这种事的。”他待在酒吧的时间是她料想不到的,像找麻烦这类的问题,他从不担心。

  “喔……”她似懂非懂的拉长尾音。

  “喜欢这里吗”

  “嗯。”她又把头靠在他的肩上,闭上眼,甜甜的笑着。

  “喜欢的话,我们可以常来。”

  关小婷突然张眼,张着大眼凑到他面前,像在说悄悄话,小声的说话,“那……不能让我爸爸知道喔”

  “好。”他知道她有些醉了。

  “需要再来一杯吗”他指着她已空的酒杯。

  “不了。”她拒绝着,“这个虽然好喝,但是我想一定很贵,而且回家后,我爸妈要是知道我来酒吧,还喝酒,一定会劈了我的。”

  他又倒了一杯给她,“我待会打电话给你父母,说你跟我在一起,若是太晚的话,可能会住在我家,这样他们就不会发现你喝酒了。”

  “是这样吗”她噘了噘嘴,有着不公平的意味。

  “怎么了”他让她更靠近他一些,原本拥着她的肩已经来到她的腰际了。

  “为什么差那么多”她幽怨的看着他,“每次我跟我男朋友出去,我爸妈都很不高兴,还规定什么时候一定要回来,否则就不准我再跟男朋友出去,可是你只要一通电话,我爸妈却什么也不问,就算你把我给卖了,他们都还很放心。”

  官季明轻笑,闻着她发际的香味,“因为我比你早落地在这个世上。”

  “是这样吗”她双手握着酒杯,就着两人的姿势,把头转移到他怀里靠着,小嘴仍是吐出抱怨之意,“但是我们也才差七岁,才七岁!”

  “七岁就等于七年,所体验的一切自然比你多。”他用另一只手抚着她的发,让她像只可爱的小猫咪偎在他怀里。

  “不公平!”她再一次的把酒给饮尽,微醺的她,说起话来当相可爱,“我已经成年了,为什么我不能像你一样,就连出门都要受限制。”

  “来我家就不会受限制了。”他知道她唯能一过夜的地方,就是他家,她父母对其他的男人都不放心,唯独他,特别安心,认定军人是不会做出任何伤天害理的事。

  “官大哥……”从他怀里飘出来的娇嫩嗓音夹带着委屈,甚至有些啜泣,说好不想起男朋友的,但她又莫名想起,心里好痛。

  “嗯”他知道不能再让她喝酒了,否则接下来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主持大局了,于是他从她手里取走酒杯,放在她拿不到的一旁。

  “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年纪交男朋友还太早了”她仰头,水汪汪的大眼望着他。

  “是有点早。”

  “所以你认定我应该男朋友分手,是不是”

  官季明凝住她可怜兮兮的脸蛋,叹了口气,“我之前就跟你提过了,他不适合你。”

  “为什么”她不懂,她真的不懂。

  “他不够成熟,一个成熟的男人不会为了一点芝麻小事而发脾气,更不会在争执过后,丢下你一个人,让你自己像个笨蛋一样,流着眼泪,走在街头。”他说的每件事都是事实,也让她不禁更难过的想要哭泣。

  “每对情侣都会起争执,但我绝对不会在争执过后,让女朋友独自搭车回家,那是一种很危险的事,而你男朋友这么做,表示他不在乎你,成熟度只有零。”

  “你不要再说了……”她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好,我不说。”他知道她难受,再次将她拥入怀里,另一大掌轻拍她的背,“听我的话,跟他分手,他不适合你。”

  “可是我放不下……”三年的感情,不是说放就能放的。

  “你现在不放下,以后会更难受。”

  “你说的我都知道,但是……”她哽咽的吸了吸鼻子,用手背擦掉脸上的泪水,“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们在一起已经三年了,我已经习惯有他的陪伴,要是分手了,身边顿时少了他,我会适应不了……我真的会适应不了……”

  “如果你想离开他,我可以帮助你。”当他看着她流着泪水,走在街头,从那一刻开始,他就告诉自己,再也不要看到她这样的画面。

  “真的吗”她停止哭泣,一脸期望的看着他。

  “你可以相信我。”他眸里有着坚定。

  “你怎么帮我”

  “只要你配合我就行了。”

  她安心的偎在他的胸口,觉得有人可以依靠的感觉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