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章

作品:夫妻双修功txt|作者:未知|分类:肉文小说|更新:2020-09-04 22:26:31|下载:夫妻双修功txtTXT下载
  手长脚长的官季明坐在她的床上,看着她的房间的摆设,除了墙的颜色被漆成r白色,大致上没什么变化,而他送给她的小熊也在。

  “怎么不进来这是你的房间。”他抬眼看着一直站在房门外的关小婷,沐浴过后的她穿着一件再保守不过的睡衣,连脖子都包起来了。

  关小婷光着脚丫子,动作缓慢的走进房,她的房间还没有男人进来过,他是第一个。

  “坐这。”他拍拍身旁,关小婷听话的坐到他身旁去,但又与他隔了一些距离。

  虽然已经快凌晨一点了,但他仍想与她多谈些话,“大学联考快放榜了,紧张吗”

  放榜虽然紧张,但她更紧张下个月的婚礼。

  “你的第一志愿是台大吧”台大是唯一国际承认的学校,如果她能考得上,他也会为她开心。

  官季明看她一直垂低头,他用脚去碰她,“怎么了造成你的紧张是因为我们的婚事还是大学放榜”

  关小婷像个迷茫的孩子,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你真的要娶我不后悔吗”

  “为什么要后悔”他微笑的反问她。“……因为我们没有感情基础,而且我们又是……又是”她垂丧着脸,说不下去了。

  官季明重新捧起她的脸,迎视他坚定的眸光,“我不会后悔,就算不是要对你负责,我也不会后悔。”

  “为什么”她不懂。

  他叹了口气,“因为我喜欢你,但是你对感情的反应迟钝,分不清谁才是真正对你好的男人,还一味傻傻地守着只会惹你伤心的家伙。”

  “那会爱我吗”她又问了。

  “我会。”见她一脸焦虑不安,他将她拥有怀里,“你担心我会不爱你”

  “嗯。”她用力的点头。

  “何以见得我不会爱你”

  “……因为何丽。”她心虚的说。

  又扯上何丽,这让官季明不得不再次解释,“她不是我女朋友,你别多想了。如果你不放心的话,改天我们再去酒吧,你可以当面问她。”

  “不要、不要。”关小婷像是被什么吓到,马上推开他,并且摇头。

  “不行,为了不让你误会,当面说清楚是有必要的。”他重新把她抓到他面前,他要让她明白他只爱她一现代战争。

  “不要、不要啦!”关小婷像个泥鳅,拼命钻脱出他的魔爪,“你就当作我什么都没问,什么都没问啦!”

  官季明是个受过训练的军人,敏捷的又将她抓回来,笑着在她耳畔轻语:“为什么不问你在担心事情不是你所预期的吗”

  其实有一件藏在她心里很久了,她一直不敢将当年的事说出来,一提到要和何丽见面,她只会更心虚,拼命的摇头,并找借口搪塞:“你该睡觉了,不然你明天会起不来的。”

  官季明眸光闪过异样,把她的借口当作邀请,“也对,时间不早了,是该睡觉了。”关小婷推开他,逃难似的钻进被子里,然后紧抓着被子,背对着他,假装睡觉。

  官季明再次轻笑,褪去上衣,在她身旁躺下,她睡被内,他睡被外,健臂圈上她。

  经过好一会儿,关小婷听见沉缓的呼吸声,她以为他睡着了,于是她偷偷转头,那双发光的眸子正盯着她看,接着她的视线往下移,在瞧见他精壮的上关身,她咽了咽口水,虽然在短短的两天内,她瞧过很多次了,但每瞧一次,她的心跳就加快一次,因为他的身材实在太有看头了。

  “你睡不着吗”

  “你不怕着凉吗”两人同时开口。“你不习惯我睡在这吗”

  “你睡进被子里好不好”两人又同时开口。

  连续两次太有默契的开口,关小婷对他的关心让这官季明的笑眸里有着柔意。而关小婷脸一红,干脆翻过身,背对着他大喊,“我要睡觉了,晚安。”

  “晚安。”她的嗓音更沉了。这一晚官季明好眠入睡,而关小婷却是睁眼到天亮,她的耳里一直回荡着晚安那两个字,他的嗓音是那样低沉,好听到不行,就算她把耳朵捂起来,还是能听见,气得她纠着发,还踢掉被子,而因此吵醒了他。

  关小婷心虚的闭着眼,直到被子从后盖在她身上,心里莫名起了怒意,都是他的错,害她这么难睡,最后她是带着闷气转身撞进他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声才入睡的。

  在官季明的陪同下,关小婷约了林子钦,而官季明就坐在她背后那一桌,就怕生怒的林子钦会对关小婷做什么事来,而有官季明的监视,关小婷也觉得安心一些,就算林子钦要对她动手,肯定打不过人高马大的官季明。“为什么我那天去找你,你爸说你要结婚了这是真的吗”林子钦很不高兴的问。

  “嗯……我要结婚了。”关小婷小声的说,心虚的连正眼都不敢看他。

  “跟谁什么时候开始的”林子钦瞪着她。关小婷不知该如何解释,总不能说她跟官季明出去喝酒,然后醒来就在官季明的床上了,清醒的时候在官季明半强迫下,又对她做了一次,剧烈的程度让她连回想都觉得脸红,然后双方父母就闯进来了,发现他们光溜溜的在床上,这下子怎么赖也赖不掉了。

  “你跟他shangchuang了”林子钦直接了当的问。关小婷脸一红,她不知道森子钦会这么直接了当的问,她更心虚了。

  “真的shangchuang了”林子钦的脸黑了一半,每次他要求亲嘴,总是被她回拒,更别说进一步了,现在知道她跟别的男人shangchuang,他气死了!

  “嗯。”关小婷用的点头。

  “你为什么陪他shangchuang”林子钦握紧放在桌上的拳头。

  “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关小婷自知理亏,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闯下这种祸事,喝了两杯后,竟然跟邻家的大哥哥shangchuang。“都shangchuang了,还说不是故意的。”林子钦激动的几乎要把握在手里的杯子给捏碎了。

  关小婷吓了一跳,我身体往后缩,幸好官季明就坐在她身后,要是稍有不对劲,她可以马上躲到他身后。

  “我们分手吧!我不要跟其他的男人分享一个女人。”

  “嗯。”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单纯的关小婷立即点头。“你!”林子钦瞪大眼,她就这样答应分手了他怎么会有这么笨的女朋友。

  “既然你也答应分手,那……那……”关小婷小心翼翼的说着父亲曾对他说过的话,“你可以来参加我的婚礼吗”

  怒火上升,林子钦狠狠瞪着关小婷。在她被他瞪得想逃开时,他抓住她的手,咬牙节齿的说着。“你把我当作什么了”

  “我……我……”关小婷被他眸里的怒意给吓着,拼命想缩回自己的手。但被他紧紧的抓住。三年的时间,她很清楚林子钦的个性,他要爆发了。

  “关、小、婷,最好你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否则……”

  “放开你的手。”官季明在此介入,单凭他一只手,就能让林子钦放开关小婷,他将关小婷拉到他身后,以保护者的姿态,“你不适合小婷。”

  “官大哥……”她像只受惊吓的小白兔,躲在官季明背后。林子欠看了他一眼,轻嗤的坐回位子,“你就是要跟小婷结婚的人”

  “欢迎你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想都别想!”林子钦突然站起身,还踢了椅子一下,惊动了店里的人。“这个女人笨得跟什么似的,你要的话就送给你,我不稀罕!”

  关小婷被林子钦无情的话狠狠的揪了一下心,原来三年的感情是这么不值得。

  官季明淡淡的看着林子钦,这样不成熟的举动真想狠狠的教训他一顿,但他答应关父,要做个成熟的男人,也要让关小婷觉得有安全感,所以他忍下了。

  “官大哥”关小婷扯了扯官季明的衣角,她真的好怕这两个男人会当场打起来。官季明拍了拍她的手,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对林子钦道:“你跟小婷交往三年了,始终得不到她父亲的认同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他的话,林子钦脸上闪过不堪,但他仍不肯承认,“谁说……”

  “因为你不够成熟。”官季明不让林子钦反驳,打断他的话,继续说下去,“你让小婷伤心过多少次,你心里清楚的很,她浪费三年的时间在你身上已经很够了。我不会让她再把时间浪费在你身上,何况你也不曾承认小婷是你女友,不是吗”

  说完,官季明握着关小婷的手离开,留下林子钦一个人懊悔不已。

  今天是她的结婚之日,穿的不是白色婚纱,而是传统的旗袍,官季明也没有穿西装打领带,而是穿军服。

  新娘总是喜欢穿白纱。但他与她意见相同,不愿穿白纱,因为她身上全是他的记号,连妆都难以掩饰,而实际上,官季明却是不愿与人分享她那细嫩的肌肤,旗袍是最好的选择。

  当初说好的简单隆重,现在看在关小婷的眼里,的确是相当简单,没有想把气氛炒热的主持人,也没有穿着清凉,站在舞台上扯着高嗓音唱歌的女歌手,至于隆重的话,那真的是很隆重,因为爸爸把军里的朋友全邀请过来了,再加上官季明的,整个宴会上有三分之二都是穿着军服的军人,以致路过的行人纷纷好奇的瞧着。

  “还在紧张吗”官季明拥了拥她的肩,眸里有着光采,他终于得到她了。

  “爸爸好夸张。”她噘着嘴,小声的抱怨着。

  官季明轻笑,“因为你是爸爸最宝贝的女儿,以后我们要是有女儿,我也会这样做。”

  “官大哥!”关小婷嗔怨的喊了一声。官季明轻捏了她微皱的鼻子。他毫不在意在外人面前表现对关小婷的疼爱,“若是不喜欢这么多人,我们待会就逃跑,如何”

  “你别开玩笑了。”她相信官季明只是说笑。要是真的逃跑了,爸妈不气坏才怪。

  这时官季明看见何丽正大力向他招手,他打算拥着关小婷上前,但她却不肯,他误以为她是在吃醋,不免轻笑,“她真的不是我的女朋友,你瞧,她身边还跟着一个男人,那是她老公,何丽已经结婚了。”

  关小婷听见何丽结婚了,更是心虚的垂低头,“我不过去了。”

  见状的官季明也不勉强她,“好吧!那我去去就回来。”

  “嗯。”

  “不准胡思乱想。”冷不防的,他在她的小嘴上轻啄,惹来她的娇嗔,他才走向何丽。

  未满十九岁就当新娘并不是新鲜事,她的朋友也有人在十八岁就嫁人,也当过几次的伴娘,但轮到她的时候,说不紧张是骗人的,尤其是官季明离开她身边,她更是紧张了,手心都冒汗了,于是她深呼吸,想放松自己,她告诉自己,再过十分钟,她就可以退场了,再坚持一下。

  当她这么想,身体好像放松了些,但笑容始终不自然,这时她注意到有人朝她走来,她转头一瞧,拿在手里的杯子差点滑掉,朝她走来的是林子钦,让她又紧张了起来,求助的眼神一直飘向官季明,可是他却没接收到,有那么一刻,她真的拔腿跑向官季明,但林子钦却在距离她十步外停了下来,让她松了口气,接下来是要让她心脏停掉的尖叫声。“关小婷!你竟然要结婚了!你真是处处令人惊喜。”林小楼几乎是用百米速度冲到她面前,然后大大的抱住她,并尖叫的说着:“天啊,天啊!这是什么样的世界!”

  “小、小楼!”关小婷瞪着大眼。一脸不敢置信,“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搭飞机赶回来。”林小楼放开她,撩了撩俏皮的短发,“要不是我开电子信箱,收到你给我的信,我还不知道你要结婚呢!”

  “谢谢你赶回来。”林小楼好笑的瞪了关小婷一眼,“说什么谢,我们是好朋友嘛!”

  “嗯!”

  “渴死了,借我喝一下。”林小楼取走关小婷手里的杯子,一口饮下,“冰凉!”关小婷来不及阻止,因为那可是酒,“小楼……”

  “放心啦!我是千杯不醉的。”林小楼俏皮的对她眨了眨眼,同时瞟了眼想走近,却因为她的出现而止住脚步的林子钦,她小声的对关小婷说着:“怎么你想通了,肯甩开林子钦这个烂人了”

  “这……好吧。”关小婷附在林小楼的耳畔。以最简单的描述将整件事告诉她,包括酒后乱性的事,听得林小楼鼓掌叫好。

  “早就该这样的嘛!”林小楼不责备关小婷这么没警戒心,这么随便就跟男人shangchuang,反而认为她上得好!“以前我觉得你的眼睛一定是瞎掉了,才会选林子钦那种烂人,不过我现在觉得你的眼光大有进步,至少这个男人强过林子钦好几百倍。”林小楼暧昧的指了指着正与人谈话中的官季明,“啧啧啧!你瞧瞧,那副体格,一定能让你幸福美满的。”

  “小楼!”关小婷抓住她那乱指的手,满脸通红,就怕官季明发现。

  “我说的是事实嘛!”林小楼抽回被抓住的手,又指向官季明,眯着眼,似乎要将官季明看穿似的,“你信不信,以我的穿透能力,我敢断言你的男人在衣服底下一定既健壮又彪悍,在床上十足活像个猛龙。”她加重猛龙这这两个字。“小楼!不要再说啦!”她真的好想把林小楼的嘴巴捂起来,她那夸张的举动已经引起大家的注意了。林小楼看着关小婷的脸,红得介煮熟的虾子,她夸张的笑着,“不会吧!真的被我说中了啊!”

  “小楼!”这时外面起了s动,林小楼收起笑脸,警觉的注意外面的动向。

  “小楼”

  “嗯”林小楼又露出笑脸。“你怎么了”她觉得林小楼怪怪的。“没什么啦!”林小楼打哈哈扯过,但当她看到一个逞墨镜的男人出现在宴会里,她就知道大事不妙了,但仍保持镇定,她清清喉咙,对关小婷说着:“首先我要祝福你,幸福快乐,再来呢就是说再见的时候了,我还要赶飞机回香港,以后有事再联络啦!”

  “可是你不是才刚下飞机”

  林小楼打断她的话,“没错,但你知道我很忙的,所以再见啦!”

  关小婷还来不及开口,林小楼已经从她面前消失了,而那个带墨镜的男人也不见了,难道小楼跟那个男人有什么关系吗

  “小婷,我们该敬酒了。”官季明适时的回到她身边,提醒着她。

  “嗯。”

  “刚才那个女的是你朋友吗我怎么没见过”

  “她是我的高中死党。”她特地重死党两个字,但毕业后至今,她只能以电子信箱与林小楼通讯。官季明轻笑,他相信她的话,虽然他与何丽交谈,但她的注意仍放在她身上,就连林子钦他也紧盯着,“敬完酒后,你先回房休息,累了就先睡。”

  送走客人后,她倒在床上,让自己的脑袋放空,没想到她嫁的人不是交往三年的男朋友,而是邻家的大哥哥,不过最令她开心的是林小楼出现在她的婚礼上,从高中毕业后,她们就不曾再联络了,因为林小楼总是飞来飞去的,究竟到底在忙什么,她不清楚,林小楼也无法在一时之间向她解释。外头的客人虽然走了一大半,但她知道事情还没完,因为官季明还要应付军中的朋友,再加上被父亲邀请而来的,方才敬酒的时候,她听见官季明喊他们为长官,原来父亲的朋友大都还在军中就职,看来官季明要回房休息是件很难的事。

  就在她躺在床上快睡着的时候,突来的重量压向她,酒气也扑鼻而来,她惊呼,睁眼,是官季明。

  “你喝醉了。”

  “你猜呢”他将脸埋进她的颈间,发出沉哑的笑意。

  “你喝醉了。”她很肯定的说。

  “那就当我醉了吧!”他闻到她身上肥皂的香味,代表她沐浴过了,至于他,他可以做完运动后再洗。

  “今天来了很多客人,你一定很累,早点休息吧,你明天还要上班呢!”其实她对官季明的了解仅止于他是个军人,还有邻家大哥哥这份关系,其余少的可怜,而今,她竟成了他的妻子,真是不可思议。

  “我不会迟到的。”他覆上她的小嘴,霸道的舌头文件后了进去,他要延续那一晚既激情又冗长的吻。

  他的吻又猛又急,她无法出声抗议,只能以双手在他的背部捶打,但这项举动对他似乎起不了作用,透过薄薄的衣物,好可以感觉他背部的r是一块一块的。她猛然领会过来,那叫肌r。

  结束冗长的吻,他很快的褪去她身上的衣物,沿着她的颈间,一路往下,他发誓今晚他一定要吻遍她全身的每一寸。

  “我们把灯关掉,好吗”她羞涩地要求道。

  “等一下。”他撑起身体,眸里带着笑意。“你知道何丽对我说什么”

  提到何丽,关小婷的心漏掉一拍。

  “她对我说那天我抱着你离开酒吧,她才认出你是谁。也很讶异你的转变,连她都认不出来了。”所以何丽才会走出来,对警告他不准对关小婷做出伤天害理的事,但他仍是做了。

  “那……何丽还说什么吗”关小婷心虚的问。

  “她说她曾交给你一封信,那是要给我的,但是我始终没收到,你把那封信放到哪作去了”

  “那……那封信……”

  “嗯”

  “湿掉了……对不起……”她一直不敢对他说,就怕他生气。

  “湿掉了”

  关小婷嘟嘟嘴,好一会儿才敢开口,“因为那天下着毛毛雨,我一下公车,就被何丽给叫住,她以为我要去你家,就把信塞到我手里,我本来想拿去你家的,可是雨却愈下愈大,信就湿掉了……”

  不只信湿掉,连她都变成落汤j,当她回到家里,曾度着把信摊开,用吹风机弄干它,却被她的粗手粗却给弄破了,那封信最后的下场就像是被撕烂一样,连拼都拼不起来,何丽说过,那是很重要的信,务必交给官离明,这叫她怎么敢把信交给他。

  “你该不会认定那封是情书吧”

  “嗯。”当时的何丽跟他走得很近,任何人见着了都人会这么想嘛!

  “你这个傻瓜!”官季明揉了揉她的发,那封信是经营酒吧的合约书,但也不那么重要,因为事后何丽又拿了一张给他,因为她说关小婷看起来呆呆的,她不信任她。

  “对不起……”

  “那个不重要。”官季明伸手将床头灯给关掉,就算在黑暗中,以他的眼力,仍然知道她身体的每一处,“现在爱你比较重要。”关小婷因他的话而脸红。

  “别紧张,把一切交给我。”

  “嗯。”她嘴上这么说,但小手却是颤抖的,就算与他有过欢爱,她还是会紧张的。

  在黑暗中,官季明仍然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脸蛋上的羞娇,于是他低头轻吻着她的小嘴,以最温柔的方式分开她的双腿,抚揉其中的稚嫩,这次他很有耐心的等待里头完全湿润,再以指间彩入,轻缓的来回抽动。

  “会不会舒服”她摇摇头,微弯曲的双腿说明她也有感觉。

  他又伸入一指,在她欲轻吟出声时,他抵着她那水嫩的唇瓣,厮磨着。

  几次的交欢,他知道她身下紧窒的过份,若不多花点时间,新婚之夜就会像前几次一样,只能让她强迫接受他。

  经过长时间的抚爱,他手指能在她体内自由进入,于是他换上他的硕大,原以为这样能顺利的进入她的体内,却仍然遭到阻碍,在进到一半就被里头柔软的r壁强行往外推,迫使他不得不狠下心,一举而入。

  “疼!”下半身的不适让她反s性的推开他,可是仍阻止不了他想做的事,直到她感觉他完全的在她体内,她才松了口气,但小手紧抓着他的手臂,充份的表示她仍是疼痛的。

  “放松,待会就不疼了。”他吻着她的小嘴,下半身缓慢摆动,为了让她适应,他已经非常克制自己的亢奋了。

  “你不要动,真的好疼!”抓住他的小手改以槌打,娇躯也开始扭动,但她却不知道这样只会让男人更亢奋

  官季明低吼了一声,他原本打算慢慢来的。但她的扭动让他失去控制,这一晚,他顾不得她的疼痛,他只想在她那紧密的身体发泄,直到他得到解脱,而他听见她在他身底下急促的jiaochuan,他心疼的拥着她,对她说着一夜的情话。

  感觉有东西在她头发上爬来爬去,于是半梦半醒的她睁开眼,映入眼里的是身着军服的官季明,他正坐在床畔,温柔的看着她,她不得不承认穿上军服的官季明英气人,还有一份威严,就算换上便服,军人的气势依旧。

  “吵醒你了”他抚着她的发,眸里有着怜意。

  “现在几点了”经过昨晚,她总觉得身体快散了,双腿之间仍不适着。

  “晚上快六点了,你睡了快一天了。”关小婷瞠大眼,马上从床上爬起来,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睡那么晚,但下一秒,她又溜回被褥里,因为她穿了一件小可爱与短裤,虽然跟他结婚了,但还是很羞涩在他面前的坦然。

  “躺着,没关系。”他按着她的肩,要她躺下,同时从口袋里拿出两封信,“今天爸爸打电话要我回家一趟,说有你的信,要我拿来给你。”

  关小婷接过一看,一封是林小楼寄给她的,林小楼的字迹永远是那么好认,潦草就算了,科像个鬼画符,另一封则是放榜成绩单,已经被拆开了,想必爸爸已经看过了,她抽出成绩单,果然,她落榜了,她与台大无缘了。

  “这样的成绩也不算太坏,还是有大学可以读的,若是想重考,也是可以。”官季明看了她的成绩,再看看她的表情,以为她考得不好,便安慰她。

  “嗯。”她重重的叹了口气,在学校她的成绩都是不错的,却在联考失利,没考上第一志愿,但第二志愿是绝对可以的。

  “对了,今天我进门的时候,妈妈跟我说你的身体不舒服,是真吗身体那里不舒服”他答应关父要好好照顾她。

  “没、没有啦!”关小婷一脸心虚不已,推开一直靠过来的刚毅脸庞,毕竟这种事挺不好意思让他知道的。

  她愈推开他,官季明就愈靠近,双手还撑在她的两侧,让她最后只能躲在被褥底下,露出一双水汪汪的眼眸,“我们是夫妻,有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

  “不是啦……那个……你、你不用知道啦!”哎呀!他可不可以不要再问了,这种事很难启齿的。

  “什么事不能让我知道的”他直直的注视她,但眸光却是柔情的,最后他顺着她心虚的视线移至床单,问着,“床单怎么换了”

  “呃……”

  “嗯”

  关小婷知道瞒不下去了,只好据实以报,“对不起……我那个突然来了。所以……把床单弄脏了……”

  当她睡到中午醒来,被单是一片血红色,慌得她不知如何是好,她愣了一下才知道是那个来了,懊恼为什么早上爬起来上厕所的时候没有发现,害得她又是洗内k,又是换床单的,还是被官母发现,官母还安慰她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别放在心上,但她怎么中能不放在心上,新婚第二天应该是浪漫才才对,而不是月事来潮。

  官季明顿时了解母亲说她身体不舒服的用意,“所以你是经期来不舒服”

  “嗯。”痛得她中午都没吃。

  “那现在好些了吗”

  “好一些了。”吞了一颗止痛药后,真的是舒服多了。

  原来只是经期来潮,这让官季明放下心,但脸上难掩失望,他还以为近几日的努力会让她受孕,“能下床吗”

  “可以。”当她的脚尖踏到冰凉的地板,小腹立即传来抽痛,让她整个人瑟缩了一下。

  官季明扶着她,尽是关心,“你确定能下床”

  “可以的。”关小婷给他一个很确定的表情。

  看她一脸认真,努力想假装出自己的没事,看在官季明眼里是又心疼又怜爱,他握住她的手,一字一句,清楚又深情的对她说着,“小婷,其实你不需要这么拘谨,就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一样。”看她一直不敢直视他,他又说下去,“我知道要你在这么短的时间接受结婚这样的事实是需要一点时间的,但给你也给我一点时间,我发誓我会成为一名好丈夫,我会好好对待你。”

  关小婷垂着着,原来他什么都知道,其实嫁给他并非不好,但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快到让她觉得不切实际,好像孩子在玩扮家家酒一样,游戏一结束,大家又回到现实生活。

  “每对夫妻都是经过热恋进而托付终身,但是我们比别人先行快一步,跳过这个环节,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回到热恋这个阶段,待会下楼就忘记我们是夫妻的身份,只要记得我们是一对恋人就好,可以吗”

  “嗯。”她用力点头。

  “本来想带你出去逛逛的,但是你的身体不舒服,我想下次吧!”

  一听到能出去,关小婷连忙开口:“不会不舒服的,我刚刚有吃药了。”

  “你确定”他好笑的看着她。

  “嗯!”

  “好吧!那吃完饭再带你去逛逛。”

  “我们要去酒吧吗”她试探性的问着。

  官季明摇头大笑,“不,酒吧下次再带你去。”

  “那吃完饭我们要去哪”她有点期待。

  “去了你就知道。”他故作神秘的说。

  吃完饭,官季明开着车带她来到一间有名的蛋糕店,他为她点了提拉米苏,而且是她最爱的红茶口味,这让关小婷很讶异,她一直很想来这间蛋糕店,但林子钦不喜欢甜食,也从不肯陪她来,只会要她陪他去游乐场

  “这家店是全天候营业,我们可以坐到十点再回家。”他挑了个角落,牵着她的手坐下。

  “你怎么会知道……”关小婷出乎意外的看着他。

  “我们现在是一对恋人,恋人应该要了解另一半的习性,包括对食物的喜好、厌恶,例如当你月事来潮时,你会不会想吃甜食,或者需要为你做按摩腹部,减轻经痛,或者是心情不好时,能为你做些什么,让你开心一些。”

  他的说法真的让她好感动,这些事是林子钦从不会替她着想的。

  “等这个周末休假,我们再一起出去玩。”官季明很有计划的说着。“我们也可以去看电影,最近上档一部爱情片,听说评价不错,你日出云中j犬喧j爪地爱情文艺片了,绝对不能错过。”

  关小婷又是一阵惊喜,他知道她喜欢看爱情文艺片!

  “我们也可以花点钱去唱歌,大吼大叫一番,舒解压力。”

  光是这样,关小婷就兴奋,急忙的接下话,“唱守歌后,我们还可以去拍大头贴!”

  他很能认同关小婷的提议,接着她的话附和着,“再去玩夹娃娃。”

  “嗯!”官季明的话让她迫不及待这个周末赶快来临,开心的与他讨论着,这时店员将蛋糕端上,她更是吃惊,“这……”

  官季明早料到她会有这样的表情,笑着净一整条提拉米苏推到她面前,并主动切了一小块,亲手喂她,“吃不完可以带回家。”

  “嗯!”她张口含下,一脸满足。

  他又喂了她一口,疼爱的眸光因她的笑容有着不意察觉的转变。

  “你不吃吗”关小婷突然倾向他,水眸张得大大的,微噘的小嘴相当可爱,“还是……你不喜欢甜食”

  “我可以吃下一大块,但是我不想跟你抢。”他又喂了她一口,只要看着她满足的表情,他就很开心了。

  “可是恋人不是都会互相分享的吗”这次她挽着他的手臂,水眸散发出着期盼的光芒。

  “你不怕我吃光它吗”说着的同时,他如她所愿,切了一大块,在她的注视下放进嘴里,却引来她的抗议。

  “你切太大块了啦!”蛋糕都去了四分之一了!

  不理会她的抗议,官季明又继续刚才的行为,直接将蛋糕去掉一半。

  “你

  第4部分

  快捷c作:按键盘上方向键←或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ener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可回到本页顶部!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quo;收藏到我的浏览器&quo;功能和&quo;加入书签&quo;功能!“你切太大块了啦!”蛋糕都去了四分之一了!

  不理会她的抗议,官季明又继续刚才的行为,直接将蛋糕去掉一半。

  “你不讨厌甜食”

  “如果我说我喜欢甜食胜过于你呢”他朝她一笑。

  官季明的回答让关小婷出乎意外,原来他喜欢的事物跟她是相同的,就好像是默契极佳的一对。

  “啊!”她再次发出抗议声,同时上演抢蛋糕的戏码,就算他们的举动引人注目。总会被紧为情侣之间嬉闹。

  当蛋糕剩下最后一口,关小婷这才发现其实官季明都在让她,这倒是让她觉得很不好意思,于是她将最后一口蛋糕送到他面前。

  “不吃吗”他挺享受她吃东西的表情,非常生动。

  “给你吃。”官季明挑眉,张口含下,冷不防的将她搂进怀,以大掌固定她的后脑,覆上她的小嘴,与她分享最后一口蛋糕。

  官季明大胆的举动让关小婷的心跳都快停止了,幸好他们坐在不引人注意的角落,再加上官季明人高马大的,否则她待会怎么有脸走出这家店。

  “把嘴张开。”她听话的张开小嘴,让他舌尖采入,并且尝到红茶的口味,好几次的唇舌交缠,她总是带着羞涩,但这次她一点羞涩也没有,在他的温柔之下,她大胆的与他交缠,直到他主动结束索吻,她才jiaochuan的偎在他的怀里。

  蛋糕虽然甜,但他的吻,更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