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章

作品:夫妻双修功txt|作者:未知|分类:肉文小说|更新:2020-09-04 22:26:31|下载:夫妻双修功txtTXT下载
  “小婷”

  “正步出校园的关小婷愣了一下,身后似乎有人在唤她,她转过身一瞧,疑惑的水眸转为惊慌,就在这时,对方跑到她面前,跟她打招呼。”我们又见面了。“是林子钦。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他比她上次看到的头发剪得更短了。

  “我知道你考上这所大学,上次本来想来跟你说声恭喜的,但是有公务在身,所以不能和你交谈太久,今天是我休假,索性就在这里等你,过被我等到了。”联考失利后,他就直接当兵,在父母的关系下,他被安排到不需出c的单位,但要四处跑公文。

  关小婷微笑着,他这个样子就跟以前没两样,只要他心情好,就算要他等一个世纪,他也愿意,要是心情不好,别说一秒钟,肯定翻脸走人。

  “有急着要回家吗我们去坐一下好吗”林子钦瞧出她的犹豫,他赶紧接下去说,不会很久,只要十分钟就好。“

  “那你等我一下。”她从包包里拿出手机,按下号码,等待对方接听。

  “你要打给谁”

  “打给季明,说我要跟你见面。”这时手机接通了,她对林子钦比个抱歉的手势,然后开始专心讲电话。

  林子钦看着她讲手机,脸上流露出的幸福笑容,他有些发楞。

  他从不曾见她这样笑过,一次也没有,他真的很嫉妒官季明,能让她拥有这样的小虫,不过事后想想,这是他的错,怪不了别人。

  当初在交往时,他就跟关服的关系不好,就算关小婷努力的想改善,也无济于事,因他不愿意配合;相对的,他也每将关小婷介绍给自己的父母认识,因为关父是退役军人,父母最讨厌军人,就算介绍了,父母也会将关小婷拒为往来户,如果当初他能够勇敢一点、坚持一点,一切就会不一样。

  这时关小婷开心的尖叫声让林子钦回过神,他看着她像个孩子一样,这也是她从不曾见过的一面。

  “真的吗今天晚上要去吃火锅吗”关小婷对着手机开心的尖叫着:“那我会赶快回家,嗯,拜拜!”在结束通话之前,她又想到什么,赶紧对手机大叫着:“等等,我还要去吃蛋糕,上次那一家!”在得到官季明的同意,她这才开心的把手机挂断。

  林子钦重新带上笑容,但笑容里却隐藏着苦涩,“可以走了吗”

  “但只能十分钟,因为季明正在回家的路上。”以前他说什么,关小婷只能附和,也不会回拒他,这次他尝到被回拒滋味,真的不好受。

  “可以吗”关小婷偏头,询问着他。

  “嗯。”就算十分钟也好,他也要把握这短暂的时间,他特别选在两人曾经光临的咖啡店,并主动帮她点了咖啡,还加了两匙糖粉。

  关小婷若有所思的看着咖啡,淡然一笑。

  “你知道吗我打算成为一名职业军人,你觉得呢”

  关小婷在心里叹了口气,他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凡事只想着自己,殊不知他父母对他的期望,“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军人要出c,很辛苦的,你也不曾长时间在烈阳底里待过,你会中暑的。”

  “你在关心我吗”林子钦带着玩笑的语气问着,让人听不出里头有几分认真。

  “我是跟你说真的!”

  “你又没当过兵,你又怎么会知道。”他笑着反驳。

  “我当然知道!”她非常积极的想劝退他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季明就是一名军人,我曾问他有关军人的事,他告诉我,若只是义务性的军人,那是很轻松的,一年半载就结束了,除了靠关系,另外一种就是持续接受训练,会弄得浑身是伤,搞不好还会住院,不是你想像中那么简单的……”

  “小婷。”林子钦轻轻的打断她,看她提起官季明的那份认真,他的心里真的很不好受,但他仍挤出笑容,“你认为我没有办法成为职业军人吗”

  她仍想劝退他,但她突然想到林子钦要成为职业军人并非难事,便止住口了,以他父母的关系,或许能被安排到轻松的职位,实在不需要她c心。

  见她一脸为难,他这才了解她是这样看待他的,他轻笑了。“别在意,我只是开玩笑的,我不会成为职业军人,军中的生活太乏味了,不适合我,你忘了我喜欢热闹的生活吗”她这才松了口气,还以为她的说法伤了他的自尊心。

  “大学的生活还习惯吗”

  “我们班也有几个考上,只是不同科系。”能在新的环境里遇到熟悉的人,那是再开心不过的了。

  “你真努力,不像我,连大学的边都沾不上。”

  “等你服完兵役再去试看看,你一定可以的。”她鼓励他。

  “谢谢你。”这时她的手机哗了一声,她几乎是跳了起来,石材她在手机上设定十分钟,现在十分钟已经到了,“谢谢你今天找我出来,我要回去了。”她答应官季明要赶快回去的。

  “不把咖啡喝一喝吗都点了,不要浪费。”

  关小婷看着咖啡,叹了口气,淡淡的道:“子钦,我们曾经在一起三年,这么长的时间你真是一点都不了解我,其实我并不喜欢喝咖啡,难道你都没发现我连碰都不碰吗”林子钦征愣,她的提醒让他更羞愧了。

  “我要回去了,拜拜。”

  林子钦急忙站起身,想唤住她,这时咖啡店里走进一个男人,引起小小s动,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接着是关小婷带着讶异奔向对方,投入对方的怀抱。

  “你怎么来了”穿着军服的官季明英气人,他展开双臂,紧紧的抱住她,对关小婷的关爱,他从不吝啬表现,“你在电话里有告诉我,你忘了吗”

  她吐吐舌头,她只记得要吃火锅、蛋糕,其他都忘了。

  “我们先回家,等我把军服换下再出门。”

  “嗯!”从头到尾,林子钦看到他们恩爱的画面,握紧的拳头更紧了些,直到他们离去,他既不甘心,又懊悔,为什么他会让关小婷从他手里溜掉。

  最近他比往常更热情了,有时候整夜都不让她睡觉,非要她搬出上学会迟到他才放过她,但就算他不再对她索求,他却执意停留在她的身体里,怎么样都不肯退出,害得她每次都要等他睡着了,才偷偷的让他的硕大离开她的身体,可也不是每一次都是成功的,也有失误的时候,就像今天早上,她只是让它退出她的体内,却没注意到身后的男人早就醒了,在她很庆幸终于获得自由之时,随之而来的猛然刺入,震得她措手不及。

  “季明!不要再进去了!”她绞紧被褥,声声求饶,她的双腿从昨晚到今早都还未合拢过,而现在还要延续昨晚令人脸红心跳的姿势。

  “真不想上班,好想一整天都跟你赖在床上,在你的体内不要出来。”他知道整夜的索求对娇小的她是种极限,但他仍觉得不够,他要她更多、更多。

  她不知道他在说什么鬼话,一整晚她就觉得很夸张了,要是让他一整天都在她的体内,那还得了。

  “你说好不好一整天在你体内不要出来。”他hangzhu她的耳畔,呢喃的道。

  “不好,不好。”她的双手绞着床褥,拼命摇头。

  “可是我想要,你说,该怎么办”光听就觉得头皮砝码,关小婷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明天啦!明天是假日,你可以一整天都在里面不不要出来。”

  官季明的眸里闪过促狭,“真的吗”

  “嗯!”明天的事明天再想办法了!

  “那我期待明天。”他俯身在她额上轻印,而这个动作让关小婷浑身颤抖,因为他更深入了。

  “那你可不可以……”她舔舔唇,以羞涩的水眸瞄着两人结合之处。

  官季明明白似的缓缓退出,牵动着她的敏感地带,而关小婷则咬唇低吟,看着他的硕大渐渐退出,可是在最后关头,官季明却停住了,不解的关小婷抬头,迎视他眸里的促狭,她在心里大喊不妙,要逃开已经来不及了,再一次地,他充实了她,并开始冲刺,这次她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再度陷入他所制造出来的狂潮。

  获得高c的关小婷虚弱无力,而官季明却精神奕奕,他体贴的为她清理身体,并替她穿上衣服,然后把她抱坐在腿上安抚着。

  “你每次都这样!”关小婷不满的嘟着被她吻红润的小嘴。

  “因为你太有魅力了,会让人失去控制。”他自认不会是个沉溺于性a的男人,可是只要碰触她的身体,什么重要的事都抛诸脑后了。

  “你这么索求无度会精尽人亡的。”真讨厌!明明做那档事是很累人的,他还这样折磨她,她现在的双腿还有点发软呢!

  “为了你,我甘心。”

  “不理你了!”她跳下他的腿,落地时还微微的站不稳,不过她仍坚挺的站好,“快点,你上班要迟到了。”

  “我今天休假。”官季明露出贼贼的笑容,就是因为他今天休假,他才能与她在床上翻滚这么久!

  关小婷一听之下,跺了跺脚,“你会害我迟到的啦!”

  “不会迟到,我开车送你去学校。”要是迟到,那就是他的责任了。

  “那你还不快一点!”

  “好,来了。”

  最近林子钦常约她,在拒绝几次后,她又觉得不好意思,只好勉强答应他,但在答应林子钦之前,她一定会打电话向官季明询问,她好希望官季明能在电话里拒绝,可是得到的答案都是允许的,让她又好气又无奈。

  在林子钦滔滔不绝的讲话中,她却是频频看着时间,“子钦,我要回家了,季明还在家等我。”

  “那我送你回家吧。”虽然他不喜欢听到她提到官季明,但他仍表现出不在意。

  “不、不用了……”

  林子钦打断她的话,“没关系的,反正我也没事。”

  “可是……”

  “你是不是担心官季明会误会什么”他早该猜想到的,同样是男人,他又怎么会不懂当官季明看到他,会是什么心情。

  “不,不是的,季明他知道我要跟你见面,他不会生气的。”

  “那你在担心什么吗”他感到好笑,“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就在她无法推辞之下,手机铃响了,是官季明,她马上接听,进而忽略了林子钦眸里的灰暗。

  林子钦耐心的等待她接听完手机,语意里有着微小的讽刺,“他要来接你回家是吧”

  “嗯。”接到官季明的电话,她真的是松了口气。

  “这么不放心你还是怕我把你抢走”他说得很露骨,他相信关小婷一定听得懂。

  关小婷尴尬一笑。

  “他是不放心你还是不放心我”他直直的注视始终回避他的水眸。

  关小婷相当错愕他的问题。

  “告诉我,你爱他吗你会嫁给他是因为你父亲的安排,还是当初的我让你失望透顶了”

  他一直很想知道答案,虽然他一直告诉自己要放开她;毕竟她已嫁为人妻,可是每当他一想起,他就觉得不甘心。

  面对林子钦迫切的眼神,她苦涩一笑,到现在他还是不明白。

  “告诉我,至少让我死心。”

  面对林子钦迫切的询问,关小婷沉默了许久,最后淡淡回应:

  “你的原因占了一大半,但是我嫁给季明是我的选择,而不是我父亲的安排。”林子钦无语了。

  “就如季明曾经对你说过,我浪费了三年在你身上,可是我得到了什么”她反问他,在他答不出来的状况下,她替他回答了,“你的回答竟是同学两个字,除了伤心、失望,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从你身上得到什么,还有就是我爸爸对我的不谅解,但是我爸爸从不告诉我,他只是要我自己好好想一想。”

  “那官季明呢为什么他就能轻而易举得到你”他不相信关父不认同他,却认同另外一个男人,分明就是对他有偏见。

  “你错了,其实我爸爸也是反对我嫁给季明的。”回想起那天的情况,父亲发怒的表情,她仍是心有余悸,但是官季明那天所表现的,还有对她的保护,让她认同了他,也让父亲认同了他,到现在,官季明仍处处的包容她,这是让她欣慰的,所以她毫不犹豫的对林子钦说着,“你所吝啬对我做的,季明他一一做到了,他对我的用心,是你所想象不到的。”

  “如果……时间还能重来,我们……”明知道答案会是什么,他仍抱着一丝希望。

  “不可能,时间会不会重来的。”她很坚定的回答。

  林子钦摇头苦笑,“我想……我明白了。”从小到大,他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一直到失去关小婷,他才尝出那种不甘心,却又不得不放手的滋味。

  这时咖啡店走进一个男人,关小婷抬头一瞧,脸上立即露出幸福的笑容,她对林子钦说着:“我要回去了,再见。”

  “我们当不成情人,能当朋友吗”他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

  关小婷考虑一下,轻笑着点头,然后飞奔至官季明的怀里。

  坐进车内,官季明便是对关小婷开口:“以后要跟朋友见面可以,但是早点回家,好吗”

  “嗯。”是她的错觉吗隐约中,她感受到他的不开心,“季明”她轻唤他。

  “什么事”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跟林子钦见面”女人的直觉这样告诉她。

  “没错。”官季明也老实的回答:“但若是以朋友的身份见面,我没有理由阻止。

  果然,她的直觉是对的,“那我以后不要跟林子钦见面了。”

  “你不需要这么做,你也是需要有朋友的。”他会把占有欲放在良人独处的时候,而不是把占有欲套用在她交友的范围里。

  “可是你不喜欢林子钦,我想……”

  “我是不喜欢他,因为他一直在约你出门。”他直接了当的说。

  “但他是以朋友的身份跟你见面,我不能因为他是你前男友就对他特别有偏见,但要是让我知道他敢存有其他念头,我绝对会禁止你跟他见面。”

  “嗯。”

  “不过我还是必须对你坦白,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少跟林子钦见面,因为当一个男人真的很在乎一个女人,他会毫不保留的付出,也会在做出任何决定时,考虑到一半的感受,我希望你也是。”

  听了他的话,她陷入沉思,或许当初她忽略了林子钦的感受,她的一直给予是林子钦不要的,而今,她犯了相同的错,只是施与受不同,她一味的接受官季明对她的好,却在任何事的决定上忽略了他,她感激他的包容,也谢谢他不掀起她的粗神经,所以她决定在回到家,下车之前,她要在他的脸颊上偷香。

  这项计划很成功,果然让他的脸上出现了笑容。

  林子钦仍是数次约她,但都在她能准时回家字晚餐的时间内,官季明也知道,但这一次林子钦以最后一次邀约,让她不得不答应,或许是最后一次,让她能毫无忌惮的与他畅聊,就像好久不见的朋友,但她真的没想到一打开话闸子就停不了,当她回神时,与预计要离开的时间差了十万八千里,让她赶紧火速跑回家。

  当她一进门,官母已经收拾好碗筷,正要走往客厅,与官父看八点档的连续剧,她很不好意思的向官母道歉,然后跑上楼,当她一进房门,官季明就坐在床上,一脸铁青,她并不是要这么晚回家的,但她的疏忽开始了他们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冷战。

  纵使不开心,官季明却是完全压抑,这让关小婷心惊胆跳的,几乎不敢

  第5部分

  快捷c作:按键盘上方向键←或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ener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可回到本页顶部!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quo;收藏到我的浏览器&quo;功能和&quo;加入书签&quo;功能!纵使不开心,官季明却是完全压抑,这让关小婷心惊胆跳的,几乎不敢靠近他。

  而抿紧双唇的官季明眸光直盯着她,许久才开口:“妈妈最近常在抱怨你回家的时间,你知道吗”

  “对不起。”她嚅嚅的道。

  看她吓得都快缩成乌龟了,他放柔语意。“我不是不让你交朋友,但是不要这么晚回家,好吗”

  “嗯。”她用力点头。

  “我希望以后你能在八点前回家,好吗”这已经是他最大的击弦乐。

  八点关小婷又怯怯的问:“那我不用煮晚餐吗”

  官季明瞥了她一眼,直接了当的告诉他,“你不想回来煮跟我说一声,我这么大的人了,不会饿死。”

  他的说法好伤人,让她好伤心,“对不起……”

  不需要道歉。“官季明拿起衣服,越过她的身旁,走出房间时,他又说,”我去洗澡,你累了就先睡吧!“

  在他要踏出房间时,关小婷急忙转身,唤住他:“你吃了吗我去煮面好不好”

  官季明停下脚步,背对着她,淡淡的说了一句,“吃了。”

  “那……”不等她说完,他已经踏出房间了,并把房门关上。

  被拒绝的关小婷心里紧得难受,眼泪掉下来,以前她和林子钦吵架,她也会躲起来偷偷哭,但从不曾像这次想挽回的感觉那么强烈。

  这一天晚上,官季明没有拥抱她,就算她主动扯着他的衣角,他也不理她,让她好难过,就像被抛弃的孩子一样。

  为了改善两人数日的冷战,关小婷准时五点半到家,准备晚餐,偶尔迟了点,她也会在六点半前把饭菜煮好,但官季明仍是对她不理不睬,她不知道哪里出错,还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好,她真的觉得良人的距离愈来愈远了!

  “小婷!”是林子钦。

  走在回家的路上,听见有人唤她,关小婷抬头一看,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又见面了。”本来是不想再打扰到她的生活,但见她不开心的表情,他就忍不住想向前关心。

  “对不起,我要回家煮晚饭了。”

  “你怎么了”他瞧出她的不对劲,关心的问。“你官季明吵架了”她摇摇头,但脸蛋却是写着两人吵架了。

  “可以说给我听听吗如果你还把我当朋友的话。”关小婷考虑了一会儿,答应了。

  林子钦放心的咧嘴一笑,“谢谢你还把我当成朋友。”

  他们依旧来到那家常光临的咖啡店,然后在林子钦的套话下,关小婷开始对林子钦诉苦,听得林子钦频频安慰她,但诉苦归诉苦,关小婷还是记得该回家的时间,但当她回家时,官母已经把饭菜准备好了,让她很抱歉,觉得自己没有做到为人妻的责任。

  “妈,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有什么关系!”官母把碗筷给摆上,笑眯着眼说着,“反正这些也不是我煮的,我的功力还无法弄出这些五星级的料理。”

  “那这些是……”关小婷看着那些叫不出名字的料理。

  “官母掩嘴偷笑,好不得意,”上次的社区活动,我以我的美妙歌喉赢得三万块大洋。“

  “所以……”关小婷似乎能猜想而知了。

  “我花了一万五买了名牌包,剩下的一万五就在这里。”官母指着桌上的料理,然后又是掩嘴发出高调的笑声。

  关小婷被官母的举动惹出笑意,这时官季明从楼上走下来,微湿的发说明他刚沐浴完,关小婷讶异他回家的时间提早了,但他却连看都不看她,心里很伤心,脸上仍佯装出笑容,就怕官母瞧出端倪。

  “季明,去叫你爸下来吃饭。”官母头也不回的对儿子使唤着。

  “嗯。”官季明淡淡的回应,又走上楼。

  “真冷漠!”官母批评着,“生了这么一个不懂幽默的儿子就算了,连回答都这么冷漠,白生的了,早知道就该把他塞回肚子里去,不生也罢!”关小婷愣愣的听着官母的抱怨,心想生出来的孩子能塞得回去吗“

  “你可别生个像他这副性子的孩子,真不知道遗传到谁。”官母继续抱怨着,还不忘叮咛关小婷,“要是季明想把不优良的种子放进你的肚子里,你就叫把s到墙壁,免得以后像我一样。说笑话不捧场就算了,还吐我糟。”

  关小婷脸一红,怎……怎么s到墙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