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47-51完结

作品:偷心|作者:穆索妮|分类:肉文小说|更新:2020-09-04 22:27:12|下载:偷心TXT下载
  感谢看文的各位作品即将进入尾声罗0

  请期待妮子的下一部作品

  -----------------------------------------------------------------------------

  床上的两具火热身躯,正做著男女间最欢愉的事,只不过不同的是女主角正流著泪,绝望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告诉我,我跟那个男人,你比较喜欢谁这样对你,说啊!」俞俊翔满脸恨意的看著萧凯羽,火热的坚挺强行进入她毫无准备的幽处,想起她那天还惦记著程思远,他就不爽,男人的自尊被她践踏在地上,他怎麽可能就这样放过她,他的报复心就在心底成型,於是他选择这麽chu暴的方式来满足自己的yuwang。

  完事後,俞俊翔也不会像以前那般搂著她,一但发泄过後就厌恶的推开她,穿回自己的衣裤掉头离去,日复一日,萧凯羽觉得自己活像个妓女,他想要就来,完事就走,她的心好痛,痛的她不知如何是好。

  「又哭,你又哭什麽,我每次都弄得你挺舒服的,不是吗」裹著被单,萧凯羽默默的流泪,自那天两人欢好後,俞俊翔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每天晚上跑去喝酒,回来後就到她房里强占她,吓的她锁上房门,但是却反被他要胁要是敢锁门,他就马上带她到医院把孩子拿掉,她不懂为什麽他会变成这样,她好怕……

  「你为什麽会变这样……为什麽……呜……」她啜泣著,她不敢相信自己深爱的男人会一而再、再而三的qiang bao她,他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离开房间,而她不想再承受这种痛了,她暗自在心中下了决定。

  他这麽对她,他的心也很痛,从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这麽的扣住他的心,怀了别人的孩子带给他如此大的伤害,也是他始料未及的,自从听见她的梦话,明白她自始自终想的都是别人,他就无法用以往的态度对她。

  唉,他其实是无心伤害她的,但是他就是很难受,一想起这些事,他g本就忍无可忍,好几次都想找程思远算帐,又碍於是自己先对不起她,他又怎麽能怪她爱上别人呢!这天,他下班後来到休憩小步,因为齐铭打电话给他,说几个好友又跑到休憩小步来找他,反正他本来就很闷,索x就过去跟他们喝个够。

  进到包厢,他旋即看了看喝酒的三人,脱下大衣,然後不发一语的坐下,开了瓶威士忌就自顾自的喝了起来,三人都觉得他今天很怪、反常极了,浣宗翰忍不住问:「嘿,俊翔,你的可爱小老婆今天怎麽没带出来呀」

  「喝你的酒啦,那麽罗嗦!」俞俊翔铁青著脸没好气的说,他那壶不提开那壶,偏偏要提他最难受的事。

  见俞俊翔一杯又一杯的喝,其他三个人不知道是该制止还是该陪他喝,一杯杯威士忌下肚,不伤身才怪,他们想劝阻,却被俞俊翔冷漠带著杀气的眼神吓的打退堂鼓,只能放任他狂喝,没多久他就喝的醉醺醺,整个人摊在沙发上。

  这时,齐铭进来包厢,身後还跟著一名女子。

  「咦,俊翔是怎麽了,才半小时怎麽会喝的那麽醉。」今天俞俊翔来到休憩小步时,齐铭就觉得很奇怪,他没与他打招呼就直接走进包厢,彷佛当他是透明人一般,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一名女子说要找俞俊翔,他更是纳闷了。

  原来,自萧凯羽离开程思远的住处後,他没料到她会走的那麽快,伤心的他总是找小雅陪他喝酒,这些日子小雅细心的照顾他陪伴他,一次的酒後,他与小雅发生x关系,醒来後他发觉自己做了这些糊涂事,也让他决心与小雅交往,忘了失恋的感觉,这才提起j神,恢复以前的生活,这时,他才想起陈育豪跟张茵茹,便打了通电话给他们,告诉他们这一切的经过,当然,也被茵茹狠狠教训了一顿。

  而张茵茹一听到这事,便想起俞俊翔有好一阵子没到杂志社了,会不会是他带走了凯羽她由程思远口中得知,休憩小步是俞俊翔和朋友合夥开的,便决定到休憩小步找他,才第一天就让她找到他了,说起来她还挺幸运的。

  「他怎麽会喝成这样」张茵茹看著眼前的男人,不明白他是为什麽喝的这般醉。「我也不知道,他一进来就狂喝,g本不理我们。」浣宗翰又喝了一口酒,把玩著手中的杯子,照实的说出这半小时他看到的一切。

  齐铭跑出包厢,拿著醒酒药、杯水跟毛巾又回到包厢,「让他吃下药再说吧。」

  高知轩接过他手中的药跟水,将他灌进俞俊翔嘴里,然後一夥人就等著他清醒,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三人都喝的有些醉意,便自行离开了,留下张茵茹在等著俞俊翔清醒,约莫过了十多分钟,俞俊翔抚著头,缓缓睁开眼。

  「你可终於醒了!」张茵茹等的快睡著了,好不容易他终於醒了。

  「是你,你怎麽会在这」他搥著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些。

  「我是来问你,凯羽在那里的」张茵茹将拧好的毛巾拿给他,让他擦擦脸或许会比较轻松。

  接过她的毛巾,他擦了擦脸,「她很好,你找她干嘛」他没好气的说。

  「她真的在你那,那我就放心了,带我去见见她吧,我很担心她!」

  他闷哼了一声,「她很好,改天再带你去见她,我现在很累,没空理你。」

  「你这个人怎麽那麽小气,带我去见她又没关系,你干嘛不带我去,哦,我知道了一定是你欺负她,对不对」她甩著小手,想唤回他的注意力。

  「女人,你很吵耶!」头痛让他没心情与她瞎扯。

  「我吵你很过份耶,要不是你跟别的女人去开房间,让她伤心,凯羽也不会丢下我这个好朋友不理。」

  「你怎麽会知道这件事」他明明记得凯羽没找过她,她怎麽会知道这事。

  「我看见你跟女人走进房间,马上就打电话给凯羽,我回出版社後,找不到她就问了同事,才知道她跑出去了,我就知道她一定是去找你,然後看到你光溜溜的在床上,对吧」

  「等等,我想起来了。」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了,那天他签完约後为了去接凯羽便看了时间,是四点二十分左右,当他离开饭店後已经是近五点了,凯羽来到饭店约莫要二十分钟,那麽她到饭店的时间应该是四点四十分,他还记得他因为听到吵闹声而醒过来时,身上的裤子也穿的好好的,才二十分钟的时间,这麽说,他跟本不可能跟潘雯林发生关系了,因为他该死的记得潘雯琳还洗了个澡出来。

  「等什麽等啊,你知不知道凯羽一个人跑去淋了整晚的雨,要不是我拜托思远帮我找她,她现在可能死在路边了。」她不管他在想什麽,只是一直抱怨他的不是。俞俊翔无心理会她的话,此时,他只想马上找到潘雯琳,问清楚这件事,这下子他可清醒了,他拿著大衣往外冲去。

  「喂喂,你要去那呀!」真是大胆,居然不听她说话就往外跑,太可恶了。

  「去证明我的清白!」

  「啥等我啊,喂,我也要去。」咦,她怎麽都听不懂,算了,跟去就对了,反正她就是要见到凯羽。

  俞俊翔招了辆计程车,张茵茹也跟著上车,他不打算理她,只是给了司机一个地址,要司机开快点。

  endif

  感谢祈姬的礼物唷0

  -------------------------------------------------------------------------------

  过了几分钟到了潘雯琳的住处,他气的猛按电铃,站在旁边的张茵茹奇怪著他在干嘛,不一会儿,潘雯琳穿著睡衣走出来开门,还一边骂著:「谁呀那麽晚不睡,跑来人家家里打扰别人办事。」

  当她开门看见俞俊翔,美丽的脸庞顿时沉了下来,「你、你怎麽突然跑来,也不打一通电话告诉我,呃,我今天很忙,你快回去。」完了,新欢在她的房里,旧爱在门口,这下子可惨了。

  「不用赶我,我也不想来,只不过有一件事,我一定要问清楚!」不问清楚,他可是会发疯的。

  「那你就快问啊,别拖拖拉拉的。」万一房里的男人出来,她可是不知道该怎麽解释。「那天在饭店,我们没有发生关系,对不对」

  「呃,我……」潘雯琳吓了一跳,他怎麽会知道「琳,你在干嘛,快进来。」唉呀,新欢在喊她了,她可不想让他看见俞俊翔,便老实的说:「那天我洗个澡出来,你的女人就冲进来了,那有时间啊,好了,你快走吧。」屋内房门开启的声音,让她赶紧关上门,故作没事就进房办事了。

  躲在暗处的张茵茹爬了爬头发,不好意思的说:「原来你跟她没怎样呀……」

  「是啊,多亏你那通电话,不然我的清白可就完了!」他无奈的说,唉,想不到是误会,这下子,他该怎麽跟凯羽说明白呢

  这些日子,他对她做了那麽过份的事,要是知道他是清白的还会原谅他吗他怎麽那麽蠢,当时怎麽没发现这件事,如果他早发觉,她就不会心灰意冷离开他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了。

  「喂,你还发著呆,快去跟凯羽解释啊!」她拍了拍他的肩,将他的思绪拉回现实。

  「我……我只怕她不原谅我。」

  「不会的,当初凯羽以为你和她发生关系才离开你的,既然事实证明你的清白,我相信她一定会原谅你的。」

  「你不懂的,她不会原谅我的,因为我伤害了她……伤了她很深……」失落两字印上他俊杰的脸庞,就连说出口的话都有些哑哑的。

  「什麽你对她做了什麽什麽伤害她到底是怎麽一回事,你快说呀!」啊,怎麽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她真是m不著边际。

  「我……」他本来不想说的,但是张茵茹咄咄逼人,他被她吵的失去主张,一股脑儿说了出来,「我qiang bao了她啦。」

  「什麽!你这个混蛋,你怎麽可以这样对她,你知不知道她怀孕了,你还这个对她,你真不是人耶!」张茵茹吹胡子瞪眼,气的搥打他。

  「我当然知道她怀孕了,而且我就是因为这样才对她做这种事的。」口气明显带著醋意。

  「你在胡说什麽什麽叫有了孩子才对她做这种事」

  「我知道那不是我的孩子,是程思远的,对吧所以我才会打翻醋罈子,气的不得了,一时失去理智才会这样对她的。」

  「俞俊翔你这个猪脑袋,怎麽那麽笨啊,那怎麽可能是思远的孩子,你以为凯羽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吗,那是你的亲生骨r耶!」气死、气死、气死她了。

  「什麽!那是我的孩子……可是,凯羽她亲口告诉我那是程思远的孩子啊!」他整个人呆住了,不敢置信的看著张茵茹,只见她一脸没好气的说:「你真的很蠢耶,思远知道凯羽怀孕後,就算知道那是你的孩子,还是想跟凯羽结婚,只不过却被凯羽拒绝了,你这个沙猪,还不懂吗自始自终,她的心里都只有你一个人啊!」

  听完张茵茹的话,他急忙俞俊翔马上招了一辆计程车,不理会张茵茹在後头叫喊,催促著司机快点开往别墅,他一心只想回去找她,这才明白他害怕自己再一次失去她,「天啊,我做了什麽混帐事……」他双手抚头,气自己怎麽会那麽冲动。

  萧凯羽将自己锁在浴室里,任凭水流从她的额头缓缓流下,光著身子的她开始觉得有些寒意,想起身却无力,只好继续躺在浴缸里沉沉睡去。

  当她睡醒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张望著四周,发现桂嫂正在旁边看著她。

  「小姐,你醒了吗」桂嫂m著她的额头,心里感激还好她没有发烧,端起一旁的热汤,她吹凉了些,想给萧凯羽喝下,毕竟她刚才泡在水里太久,身子都著凉了。

  「桂嫂,真是对不起,让你担心了。」萧凯羽一见到桂嫂细心为她盖被子,又是端药喂她的,她知道自己又让人c心了。

  桂嫂拍了拍她的小手,「别这麽说,你醒了就好了,先生很担心你,我去叫他进来看你。」

  她正想出声阻止桂嫂,却已经来不及了,桂嫂一打开房门,俞俊翔就站在门外,似乎等待著她清醒的那一刻。他缓缓走过来,不发一语,只是静静的握住她的手,萧凯羽明显的感觉到,这双大手是那麽的温暖,不再是那冰冷的双手。

  他一手抚上了佳人的额头,低头亲吻了她,还好热度已经降了,这才让他松了一口气,「小傻瓜,为什麽要这样对待自己呢」

  她不了解他现在的态度是代表什麽,这些日子他对她的态度完全改变,为什麽现在他又变得跟以前一样关心她呢他是真的在乎她吗还是这又是她痴心妄想的一场美梦不知道自己该怎麽面对眼前所爱的男人,她拉开他的手,对他的行为真是伤透了心,言语间带著冷漠,「不用你管。」

  「我怎麽可能不管呢,就算你对我生气,想骂我甚至打我,我都不会有意见,为什麽你就不能关心我们的孩子,你这样做会伤害到他,你知道吗」她心头一惊,为什麽他会知道这孩子是他的……此时,她呆住了。

  俞俊翔坐shangchuang,将她的身子搀起靠在自己怀里,不容许佳人抗议,「我知道你在想什麽,你静静的听我说,也许我对你做了过份的事,伤害了你,这是因为我很在乎你,自失去你後,我的生活彷佛少了些什麽,这才明白我是如此爱你。

  那天你到饭店看到我跟潘氏千金在一起,那是因为我要签一份合同,潘雯琳却在酒里下了药,我才会昏睡在床上,但是,我跟她之间什麽都没有发生,这点我已经跟她证实过了,我真的没有背叛你,请你原谅我好吗」

  他的一番话说的真情,但是她还来不及消化就要她相信他他把她当三岁小孩子吗「我为什麽要相信你」她才不是笨蛋!

  「我们结婚吧!」什麽这句话让她哑口无言,天啊,她真的是消化不了。她真的没料到俞俊翔会对她说这句话,她不愿多想只说了一句,「让我想想,你走吧。」

  她觉得自己的眼皮好重,话一说完就阖上眼沉沉的睡去。

  俞俊翔知道此时急也是没用,她都还没原谅他,就算他真的舍不得离开她也得走,他落漠的看了心上人一眼,便离开房间。其实他心里有好多话想对她说,有好多的愧疚在心中,可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他叹了口气,一个人回到客厅希望她能快点想通。

  endif

  在那之後,萧凯羽再也没见过俞俊翔,虽然心里奇怪著他怎麽都没来看她,想问问桂嫂又碍於自尊心不敢问,其实她也想过了,如果这个男人对她是真心的,那她的一句原谅就可以让大家皆大欢喜,有何不可呢只是他对她真的是真心的吗某天有个意外的访客解除了她的疑惑。

  「俞大哥,你今天怎麽有空来看我」萧凯羽很意外,会看见他,事实上她也从没想过他会来这边。

  「前一阵子我回美国处理一些事实,这两天才回来,一直到现在才有空来关心你,不会怪我吧对了,这些是给你补补身子的,还有让你解馋用的,呵呵。」他提了好多大包小包的,还有些酸梅、小饼乾。

  「谢谢你,来看我就很高兴了,干嘛买这些东西呢」她真的很意外,但也知道他可能是为了自己的弟弟才走这一趟吧。

  「话可不能这麽说呀,光你这一声俞大哥,我不买都不行呢,呵呵,休息了好几天,应该身子有比较好了吧」他放好手中的东西,便从袋里东翻西找拿出酸梅,他知道孕妇都喜欢吃酸的,便塞在她手上,意思再明白不过。她乐著拿起一颗酸梅往嘴里丢,哇,真酸,她喜欢!

  「嗯,我很好,孩子也很健康。」含著酸梅的小嘴,一边回答著他的问题。这是当然的,她的身子可是有锻鍊过的。

  「那我就直说了,其实,我今天来是有一件事想拜托你,虽然我是个局外人,但是,你有没有考虑原谅翔呢」她果然没猜错,是为了他!

  「翔,他是真的很在乎你的,我还记得你们交往的第一天,他一回到家里,就跟我说他交女朋友了,当然我的心里觉得奇怪,又不是第一次交女朋友,更何况他交女朋友的事也不是什麽大新闻,有什麽好宣传的,没想到他隔天跟我说了一大堆关於你的事,我一听到就觉得好笑,花花公子想定心了,我想说出去都没人信,我想你一开始也是这麽想的吧」

  俞海齐推著鼻梁上那斯文眼镜笑著看她,似乎看透了她的想法。

  不一会儿,他便接著说:「但是,我却在他眼里看见了认真,所以我很不能理解到底是谁那麽有本事,可以那麽短的时间就让他如此死心踏地,因此,你到我家的时候我才会对你说那些话,我想知道你是真心爱翔,还是只爱他的钱,现在我明白你们之间的误会已经解释清楚了,翔伤害了你,而他也得到教训了,何不乾脆抛弃过去重新开始呢」

  这时她才恍然大悟那时他为什麽要在俊翔面前说些刺激话,原来是为了试探她,她滚著灵活的眼珠子,脸上充满著犹豫,犹豫著自己是否该与心上人重新开始呢,她吐了一口气,缓缓的对著俞海齐说:「其实,我不是没想过是否该原谅他,但是,我很担心重新开始後,是不是又会遇见类似的事情发生,所以我一直在犹豫,我真的不想承受再一次的伤害,才会决心要离开他。」

  「这点我觉得你可以放心,事实上,你是翔所承认的第二个女朋友。」

  「第二个那他第一个女朋友呢」她从没听俊翔提过这件事,整个人意外地竖起耳朵听著他的细说。

  「他第一次交女朋友是在美国,他还在念书的时候,那时我已经跟在父亲身旁学习,早就是公司的总经理,当他带女朋友回去向家人介绍後,那个女孩私下不只一次对我示好,跟我说她比较欣赏我,我当然知道她在打什麽算盘,便故意三不五时带她去买些金银珠宝,我要她在我们兄弟间做个选择,你猜她最後怎麽做」

  「她该不会背叛……」她这般猜想,看俞海齐的样子,大概不离十了。

  「你说对了,她马上打电话给翔说分手,这件事一直到现在翔都不能理解我,我也懒得跟他解释太多,过没多久我就给那女生一笔钱,条件是她必须离开,而且离的远远的,以後不准再靠近翔,在那之後,翔huaxin的传闻传遍业界,其实,那些女孩都是过客,都不是认真的,除了对你,他是真心的,我可以替我那笨弟弟向你保证,他不会对不起你的,因为他自始自终都只喜欢你。」他这话说的可是肺腑之言,因为他可真想不到他弟弟那麽痴情。

  「难怪那时候在你家,他表现的很害怕,原来是这样……那你为什麽不跟他解释清楚,要让他这麽误会你呢」她又再一次的恍然大悟。

  「我觉得无所谓,现在最重要的是,你能不能再给他一个机会呢」

  「我……我想跟他谈谈,俞大哥你帮我找他过来,好吗」她仔细思考後,觉得她更应该当面与他谈谈会比较妥当,此时她的心里的疑惑早已消失无踪。

  「他人在外面,我去叫他,希望你别让他失望了。」他习惯x推了推眼镜,大步迈出房门,几秒後,俞俊翔伫立在门口,裹足不前,俞海齐将他用力一推,便马上关起门。

  ---------------------------------------------------------------------------

  预计在两篇偷心就要结束了0

  endif

  看他好像不知道该怎麽面对她,她不禁觉得好笑,彷佛心中那些y霾全扫尽一空,她无奈的眼神揪著他,不明白他干嘛站在门口那麽久,她实在想骂他呢,於是她轻轻扯开嘴角,给了他一个小小的微笑,「干嘛站那边发呆,快过来这边坐下,我有话想跟你聊。」

  萧凯羽明亮的双眼开始眯起眼来,嘟起小嘴,她用著不满的语气说:「你是不是没话跟我说了」

  「呃,我……不知道该说什麽……」虽然大哥叫他进来,但是他不知道该用什麽面目去对她,「你想聊什麽」

  「对不起。」萧凯羽将心里言语化为三个字。

  「我不该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你,就带著我们的孩子离开你,我真的很後悔!」

  听到她说对不起,俞俊翔讶异著,心里不禁猜测这是否代表她原谅他了他抱著一丝希望询问她:「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不该让你承受这种痛苦,你会这样做是我的错,你愿意原谅我了吗」

  「我醒来以後只怪过自己为什麽那麽笨,差点害了我们的孩子,事实上我g本就没怪你,我不想和你在一起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害怕;害怕再一次承受你的背叛,要不是刚刚俞大哥跟我聊了很多,我想我现在还是无法释怀的,现在我有勇气再一次和你重新开始,你……愿意吗」她抬头望著他惊喜的样子,她这才发现他瘦了许多,也更能体会他对自己的用心是这麽深,她伸出小手抚著他充满意外的脸颊,心疼他消瘦的模样。

  「你、你说的是真的吗天啊!」他用力的将她拉入怀中,这实在是太令他感到意外了。

  「我不知道我老哥是怎麽说服你的,但是现在我真的高兴的不得了,老天,我不是在做梦吧,你真的愿意跟我重新开始」她没有回答,用行动表示她的答案──伸手双臂紧紧的搂住他。

  「我们结婚,好不好」他放开怀中的佳人,认真的双眼与她四目相交,期盼著她的回答。

  萧凯羽m著自己微凸的肚子,她这样当新娘,也是个胖新娘,她才不要呢!

  「可是,我的肚子已经有一点凸凸的耶,还是等孩子生下来以後……再说好了,我觉得这样比较好。」她点点头,附和著自己的话。

  「不行,我等不及了,我爱你,答应我……不要拒绝我……」他装著可怜兮兮的样子望著她,从认识她的开始,他就知道她最没办法拒绝别人的请求了。

  「可是,现在要筹备婚礼太赶了吧,有很多事要做呢,像是礼服啦,喜帖也没印呀,也来不及联络亲友,好多事呢!」她脑袋瓜子拼命想著结婚到底要忙那些事,她本来是想说一大堆事让他打消念头的,不小心接触他『可怜』的眼神,她恍神了一会儿忘了到底还有什麽事。

  「不赶,真的不赶,我保证一定来的及!」其实俞母一知道萧凯羽已经有孩子,便打算赶紧回国替他们办婚事,早就已经联络了所有的亲戚朋友,也定好了婚期,只打了通电话对他说,不管怎样就是要如期举行,还派了俞海齐回来帮帮他,她可是满心期待这个小孙子出世,於是她强迫自己的儿子无论如何一定要在婚期前,让萧凯羽点头答应。「嫁给我,好吗」

  她羞红著小脸,双手拉著被单一角roucuo著,考虑了好一会儿才腼腆的对他说:「讨厌!心早就被你骗走了,还问!」

  「ya!万岁,我要结婚了,我要当爸爸了!」他开心的抱住她,抚著她柔美的秀发,幸福的感觉从头到脚。「你别大声囔囔嘛,我有条件的。」

  「就算你有一百个条件、一千个条件、一万个条件、一百万个条件……我都会答应你的,只要你肯嫁给我,我什麽都答应!」他忘情地吻遍她的小脸。

  「你说的喔,那你以後只准爱我一个、疼我一个、不准骗我、不可以隐瞒、最重要的是不准出去乱来,逢场作戏也不准,还有……」

  不等她说完,他便开口接著下去,「还有,我发誓我这一辈子只爱你跟孩子,绝对不会对别的女人动心,会爱护你一生一世,会细心照顾你让你衣食无虑,嫁给我以後,你只要专心爱著我跟孩子,其他的事我不会让你担忧烦恼的,这样可以吗我亲爱的老婆。」他在她的小脸落下了许多细吻,她躲避著他的狼吻,却躲不了!

  「我还有一个条件呢!」还有俞俊翔爬了爬头发,揉著太阳x,他有预感觉得接下来这个条件他一定不想听……

  「啊,还有呀,那你快说,我赶著去筹备婚礼呢!」

  萧凯羽不打算让他趁心如意,她想了个好主意要处罚他,呵呵,她在心里偷偷的笑,用手唤了唤他靠近一点,缓缓接近他的耳边俏皮的说:「为了处罚你……我决定罚你──新婚之夜不准做坏事!」

  「呃,不好吧,宝贝,一辈子就这麽一个新婚之夜……别浪费了嘛……」他开始使出赖皮的功力,这种处罚方法,真亏她想的出来,他实在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不过,这回可真是整倒他了,要他别碰她,他可会憋死。

  「做不到那我不嫁了!」她嘟起小嘴,转过身子不理他。

  「做的到,当然做的到,我答应你,你不可以说不嫁了喔。」萧凯羽羞答答的点头,看见她羞怯的模样,俞俊翔轻轻的吻上她红豔的小唇,嘿嘿,这下子可真的要办婚礼噜!

  endif

  h

  最後一章罗感谢看到本篇的鲜友们总算是努力地看完这部作品

  妮子在这谢谢鲜友们! 不管是路过还是支持本作品的鲜友本作品总算是完结了

  再次感谢各位

  ---------------------------------------------------------------------

  新娘子穿著一身雪白的礼服待在新娘房中,无肩又低x的礼服让她好不习惯,这是她第一次穿著这麽暴露,整个肩膀都露了出来,虽然镜中的自己美到令她咋舌,可是可是──她就是不习惯嘛!

  她嘟起小嘴,对著身旁的两人抱怨起来。

  「这样穿真的好奇怪喔,我觉得好难过喔,你们看我的礼服好像随时都会掉下来似的,等一下走出去掉下来一定丢脸死了!」

  她拉了拉x前的礼服,担心著待会可能发生的状况,她x部那麽小,怎麽撑的住这件礼服嘛,她越想越不安。

  「你太紧张了,礼服怎麽会掉下来呢,还有,不可以嘟嘴,你今天可是最美丽的新娘子耶。」张茵茹摇摇头,不了解她怎麽会这麽想,握住她的双手,拍著她的手背,想让她安心点。

  「就是啊,你别胡思乱想了,你今天可是最美丽的新娘子耶。」殷莉雅拿著香水,往她颈上、x前和手臂上喷,让她全身散发一股幽香,「等会,你老公看到你那麽漂亮,一定会高兴到昏过去的。」

  「你们真的觉得……不会掉下来」她还是觉得不安,这种感觉让她坐也坐不住,乾脆拉起裙襬起身跳了好几下,这一幕让一旁正在挑选首饰的两人顿时傻眼,门外正巧开门进来的陈育豪也吓了一跳,忍不住问:「这是怎麽回事呀,新娘子『起肖』了吗」

  张茵茹跟殷莉雅听了陈育豪的见解,不禁笑到抱起肚子,「哈哈哈,笑死我了,育豪我真服了你。」

  陈育豪呆住几秒後跟著大声笑出来,他的确是看见穿著白纱的萧凯羽拉著裙摆跳呀跳的,「咦,我眼睛好的很,没看错才对吧,所以我没说错,不然那有新娘子不乖乖坐好,在那跳过来又蹦过去的,这不是『起肖』是什麽」

  「不是啦,凯羽是在试她的礼服会不会滑下来……嘻……」殷莉雅收起一丝笑意,忙著解释,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别过脸,掩面而笑。

  「吼,你们怎麽都在笑我啦,我是真的很怕会掉下来耶!」萧凯羽又嘟起小嘴,不满的看著早已笑翻天的三人。

  「什麽东西掉下来」新郎倌在门口就听见里头的笑声,他纳闷著发生什麽事,捧著一个盒子走进来,却意外的看见笑翻天的三人。

  这下子萧凯羽的小脸整个都红通通的,没想到她的新郎这时会出现,完了,丢脸死了,她赶紧回到位子上乖乖坐好,一句话都不敢说。

  调皮的张茵茹马上跑到俞俊翔身边,示意他低下身子,在他耳边细说刚刚发生了什麽事,俞俊翔帅气的脸孔上,嘴角突然的抽动,他真的好想笑,却只能憋住不笑,深怕他这一笑会伤了亲爱老婆的心,真是名副其实的哭笑不得呢,他咳了两声,清了清喉咙,马上换了正经的面容走向老婆身旁,旁边的三人也识趣的离开新娘房,让他们两个人独处,「宝贝,看我送什麽给你!」

  他将黑色的盒子递在她面前,她正好奇的打量著这小黑盒子里装的是什麽,只见他缓缓的打开,里面出现的令人意外的东西。

  「你……你怎麽会……」她不敢置信的看著盒里那熟悉不过的物品。

  「这是我请人特别订作的,用我最心爱的红宝石做成的项鍊跟耳环,漂亮吗」俞俊翔故意给她一个惊喜,瞧她吓成这样,他拿起盒中的项鍊帮她带上。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那天你跑开饭店後,我在你家待了一晚,无意中发现了小暗门,一打开就看见红宝石,我才明白,打从你偷走宝石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偷走我的心了。」

  「原来你……我……」他低下头吻上她涂满口红的娇唇,与她两舌交叠,品尝著她嘴里丁香小舌,如果时间能够永远停留在这一刻,不知该有多好。

  婚礼就在众人的见证下,一句又一句的恭喜声中顺利完成了,当然新娘子的礼服也没有如她预料中滑下来,呵呵,新郎在典礼後便带著他心爱的新娘子回去别墅小住,打算过一段甜蜜的生活。

  ----------------------------------------------------------------------------

  夜晚,当新娘子褪去一身厚重的礼服洗个澡,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开始後悔干嘛答应她第二个条件了……

  她换上了一身粉色薄纱细肩带x感睡衣,有多诱人自不在话下,重点是──睡衣底下一丝不褛,只搭著一件粉色小neiku,天啊,他觉得他的鼻血好像流出来了,口水好像也滴满地了,他冲上前环住她的小蛮腰,撒娇的说:「老婆……你今天好漂亮,晚上又这麽x感,我想要……」

  萧凯羽拉开他的双手,迳自往床上一躺,虽然她是故意穿这样捉弄他的,但是今天一整天她又是敬酒又是换礼服的,早就快累死她了,那有心情跟他做那种事嘛!

  「我累了,我想睡觉,你别忘了答应我的事喔!」她打了个大呵欠,拉上被单不一会就进入梦乡了。只不过枕边人就没这麽好过了,他只能眼巴巴看著老婆入睡,自己内心的yuwang该怎麽办才好。天啊,那有人结婚当天新娘子不给碰的,他无奈、无奈、真无奈。

  突然转念一想,嘿嘿,既然不能做那种事,那麽看看应该没关系吧,嘻嘻。

  俞俊翔起身看看老婆是否熟睡,见她睡得沉沉的,他不禁在心底窃笑著,伸出两指缓缓拉下在她曼妙身子上的被单,粉色睡衣下的嫩r若隐若现,上下起伏的x部彷佛吸引著他的大手,他不自觉的覆盖住她一只嫩r,隔著睡衣轻轻的roucuo,熟睡的可人儿似乎有些感觉,矫情出声:「嗯……」

  哦,这g本就是考验他的意志力嘛,昏暗的房间、x感的娇躯、迷人的shuangru,啧啧啧,他可是正常男人耶,面对这种诱惑他没理由坐怀不乱,是吧!

  此时,掌心下的r尖也微微挺起,美妙的jiaoyin声也随之此起彼落,让他忍不住俯身在shuangru落下细吻,一个又一个……直到她双r的花蕾已完全为他绽放。

  逗弄的小嘴吻著她敏感的耳垂、雪颈、锁骨……每一处都不放过,大手roucuo的速度也跟著加快,一bobo的快意袭来,令熟睡中的萧凯羽缓缓清醒,却无力阻止他爱抚的行为,只能眯眼享受他高明的技巧,将愉悦的感受化成一阵阵消魂的shenyin声。

  不知她早已醒来,他放纵的在她身上予取予求,吻著她的双r,双手抚著细致肌肤的同时,也明显感觉出她全身的滚烫,他将吻缓缓下移,想不到她早已因yuwang而不自觉分开双腿,等著他的进占,他轻轻推开她微张的大腿,抓准时机将头埋入,双手抵住她的细腿,隔著diku挑逗她娇嫩的私密。

  萧凯羽整个人沉醉在他的抚弄中,身体的灼热感彷佛要将她燃烧殆尽,一丝丝的理智莫然冲上脑中,她气嘘的说:「你……你忘了那天……嗯……说好不做的嘛……」

  「老婆,我又没有食言,你说不能做又没说我不能挑逗你……」他抬头瞧见她迷蒙的双眼,原来她已经醒了呀,真不好玩,他还没玩够呢,他双手箝住她的美腿,不让她逃开。

  「你放开我嘛,不要,今天一天长的不像话,好累喔。」虽然沉沦在他给予的欢愉中,但是她今天真的很累,实在是心力交瘁,没力气跟他『办事』啦!

  「我舍不得放开你嘛,老婆,我知道你也想要,对不对,身体真实的反应是骗不了人的喔!」他缓缓拉下她x感的小裤,痴痴地望著她柔嫩的si-chu,真是美!美到令他伸出大手抚上娇嫩,以掌心逗弄著细致的小核,她恣意的扭动身躯,更加深他手中掠夺的决心。

  她细嫩的si-chu反应著想要的yuwang,他亵玩的大手放肆的取悦她,就是不伸进手指探进她的花蕊,深切的欲念令她迷恋,身下的空虚感令她发烫,她渴求他进一步的行为,为什麽他还故意这般逗弄她。

  俞俊翔腾出一手褪去身上所有的衣裤,从她若有所求的眼神中,他清楚地明白她内心里的渴望,而他也没好过到那去,早已肿胀的火热逼得他额冒青筋,只想贯穿她的身子,发泄他忍受已久的qingyu。

  他握住火热抵住她的娇嫩,看她惊慌的样子,他觉得有趣极了。「你……你不守信用,我……不理你了。」虽然yuwang压的她气喘嘘嘘,但是理智清楚的觉得要给他一点教训才行。他邪笑的对著她说:「老婆,你看看现在几点了。」

  「咦」这种时候,那有人在问几点的,萧凯羽闷的不得了,因为她有些受不了,身下的空虚感令她难受。

  「现在是凌晨12点01分,已经不是新婚之夜噜,所以,我可没赖皮喔。」他一股作气,将火热的坚挺倏地深入她紧塞的庸道。

  邪魅的口中说出令人耳红的话语,她拿起被单盖住通红小脸,身下的酥麻感令她轻微地扭腰摆臀,明白她内心深处最渴求的yuwang。

  「嗯……啊……」天啊,他充满在她的身体里,她好难受……

  他突然停下动作,等待著她的请求,见她不住的扭动身子,他才放纵自己再一次进入她。「老婆,告诉我,你想不想要」腰部缓缓移动,催促著她深切的yuwang即将暴发,她眯著沉醉的双眼,无力的看著他,渴求著他,「翔,我要……我要你……」

  火热猛烈地进占,她抱著他健壮的身子,指尖也在他的背上烙下一条条血红痕迹,这一夜,他们满足了彼此最深沉的yuwang……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