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正文 (二十四)

作品:黑星女侠|作者:不详|分类:肉文小说|更新:2020-09-04 22:27:21|下载:黑星女侠TXT下载
  “卫兵们,有什麽异常的情况吗?”

  一个骑士装束的男子骑马来到巍峨的城堡前,他一身沉重的盔甲,马鞍上挂着闪亮的银盾,右手握着宝剑。

  “卫队长大人,这里连一只蚊子也休想飞进去!”

  守卫在城堡门前的卫兵大声回答。

  “好!国王陛下今夜在这里留宿,你们务必要保证陛下的安全!”

  “誓死效忠陛下!”卫兵们高举长矛,做出慷慨激昂的姿态。

  与此同时,一个苗条修长的黑影却趁着卫队长向卫兵训话的机会,鬼魅一样敏捷地从侧面闪进了夜色下的城堡。

  城堡二楼的一间布置华丽的大厅里,一个一身华贵的紫色长袍、头戴金冠的男子正端坐在烛台下。他的身边,一个满头银发、衣饰奢华的老头恭敬地垂手站立着。

  “公爵,最近我们的国家里可不太平。福歇伯爵那一伙人又在蠢蠢欲动,听说还与那些邪恶的巫师们勾结起来……”头戴金冠的男子合上手中的书卷,缓缓说道。

  “陛下,我向神明发誓:我誓死捍卫陛下的王权……”那老人惶恐地跪了下来说道。

  “起来吧,公爵!我知道你是忠诚的,否则我也不会留宿在你这里……”

  那戴着金冠、俨然国王模样的男子站起来搀扶那老人,他刚刚将老公爵扶起来,忽然门外传来一阵喧哗!

  “怎麽回事?侍卫……”公爵惊慌地站起来喊道。

  “太迟了!”一个清脆的女声从门外传来。

  与此同时,大厅的门被猛地撞开!一个全副盔甲的骑士踉跄着冲进来,他的手死死地捂住自己的脖子,瞪着惊恐的眼睛望着国王和公爵,接着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接着,一个一身黑衣、戴着眼罩、手持长鞭的年轻女子彷佛幽灵一样出现在了门前!

  她那身紧身低胸的黑色战衣将她成熟丰满的身材暴露无遗,束腰的短皮裙下露出两条丰满结实的大腿,战衣被里面丰满挺拔的双乳撑得鼓鼓的部位上赫然是一个暗红的六角星!

  难道她是黑星女侠?!

  黑衣女子踏着门口那看起来已经断气的骑士的身体走进大厅,骄傲地挺着丰满的胸膛走向国王和公爵。

  “亚瑟!你这个暴君!今天就是你的末日了!!”

  “黑星女巫!我和你拼了!陛下,您赶紧离开!”那老公爵忽然高喊着扑向黑衣女子。

  “老不死的,滚!”

  被称做“黑星女巫”的女子不屑地挥舞手中的长鞭,鞭子卷住扑来的公爵的脖子,将他的身体甩得飞了出去!公爵的头重重地撞在墙壁上,身体立刻瘫软下来。

  “暴君,拿命来!!”黑衣女子尖叫着,甩出长鞭卷向依然没有逃走的国王的身体!

  细长的鞭子眼看就要像毒蛇般卷上国王的脖子,国王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忽然,斜刺里伸出一把闪亮的宝剑,准确地挑到了鞭子上,将鞭子荡开!

  “陛下!我来了!!”

  宝剑的主人--一个身材瘦削的骑士突然从窗 後冒了出来!

  他穿在身上的盔甲与他那干瘦的身材比起来显得十分不相称,但他跳下窗台的姿势却显得十分矫健。他好像一个传说中的英雄一样自信骄傲地大步走到国王身前,用他的身体挡在了国王与女巫之间。

  烛光照在了骑士的脸上,清楚地映衬出他那张蜡黄又布满黑斑的丑脸!

  奶酪骑士?!

  “兰斯洛特,谢谢你!你总是能在最恰当的时机出现!”国王松了一口气,感激地拍着“骑士”的肩膀。

  “兰斯洛特,又是你这个讨厌的家伙!”那穿黑衣的“女巫”看着忽然出现的敌手,恼怒地尖叫着。

  “不错!黑星女巫,我又一次破坏了你的计划!不过,今天也是个时机来让我、亚瑟王光荣的圆桌骑士兰斯洛特来和你、这个将灵魂出卖给撒旦的女巫来一个真正的了断了!来吧,你这个邪恶的巫婆!!”

  那相貌丑陋的“兰斯洛特”骄傲地迈步走向黑星女巫。

  “好吧!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小子!”黑星女巫叫着,朝着走过来的骑士挥出了长鞭!

  “兰斯洛特”轻蔑地看着女巫挥来的鞭子,举起手中的宝剑迎了上去!可是他这一次竟然挑空了!!

  细长的鞭子不偏不倚地抽在了“兰斯洛特”那张丑陋的黄脸上,伟大的圆桌骑士立刻好像一条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惨叫着丢下宝剑,捂住脸跳开了!

  黑星女巫反而不知所措地呆住了!

  “停、停、停!!!”

  “兰斯洛特”捂住脸不停尖叫,立刻有些扛着摄像机的人从大厅的各个角落走了出来,那“黑星女巫”惶恐地丢下鞭子走了过去,就连那已经“昏死”过去的公爵和那已经“断气”了的骑士也爬起来围了上来。

  “臭婊子!”

  “兰斯洛特”恼怒地狠狠一脚将走过来的“女巫”踢倒在地!他捂住脸的手放下来,清楚地看到他那张丑陋的黄脸上已经有了一条淡淡的血痕。

  “我告诉你多少次了?鞭子要瞄准我的宝剑抽过来!!你这条母狗就是做不好!看我怎麽惩罚你!!”

  “兰斯洛特”痛得龇牙咧嘴,恨恨地指着趴在脚下吓得浑身发抖的“女巫”尖叫着。

  “老大,咱们再重新来一次?”

  那“国王”也陪着笑脸,走到“兰斯洛特”身边说着。

  “闭嘴!!这鞭子没抽到你脸上,你就不知道痛吧?我他妈的今天这已经是第六次被这臭婊子的鞭子抽到了,你知道吗?!”

  “圆桌骑士”还痛得直吸冷气。

  “可是,我今天也已经被她的鞭子抽中五次了呀?”那“国王”委屈地捂着自己的脸小声嘀咕着。

  “让我们来狠狠收拾这母狗一顿,替老大你出口气!”

  那刚刚从“昏死”中苏醒过来的“公爵”谄媚地说着,摩拳擦掌地走向趴伏在“兰斯洛特”脚下不住发抖的“女巫”。

  他一把撕下了“女巫”脸上的眼罩,露出一张充满惊慌的俏脸。

  这“女巫”竟然是女警长苏珊?!

  “奶酪先生、不、不,主人,你再让我试一次!再给我一个机会……”

  穿着黑星女侠装束的女警长已经哭了出来,她爬到“兰斯洛特”脚下,抱住他的腿哀求起来。

  “妈的,把这条下贱愚蠢的母狗拖下去,好好‘教育教育’她!让她下次学得聪明点!”

  装扮成“兰斯洛特”的奶酪骑士不耐烦地将趴在自己脚下苦苦哀求的苏珊踢开,看着哭泣哀求的女警长被几个手下拖出大厅。

  “跟我去地下室,我们先拍下一场!”

  扛着摄像机和闪光灯的打手们簇拥着奶酪骑士走出了大厅。

  阴森的地下室里摆满了各种样式的刑具,几个精赤着上身的大汉围站在神采飞扬、满脸得意的“兰斯洛特”身边。

  “托国王陛下的福,那邪恶阴险的黑星女巫终於被我们抓住了。对这种将灵魂和肉体都出卖给了撒旦的卑贱女人,我们不必有任何怜悯!今天我来监工,你们一定要好好“拯救”一下那巫婆罪恶的灵魂!”

  奶酪骑士装模做样地对打手们说着,朝门外拍了拍手。

  立刻有两个打手拖着一个赤身裸体、戴着沉重的枷锁的女人走了进来,他们将抓着这个悲惨的女人戴着粗重的手铐的双手,残忍地将她赤裸着的丰满的身体拖过坚硬冰冷的地面,然後重重地摔在了奶酪骑士面前!

  这个女人“罪恶”的灵魂显然已经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拯救”:她赤裸着的结实修长的双腿和雪白的後背上遍布着道道淡淡的鞭痕,戴着粗重的脚镣和手铐的手腕和脚踝上已经被刑具磨破了皮;她结实的双腿无力地伸展着,露出下身那两个微微红肿外翻着的悲惨的rou洞,片片干涸的白色污秽糊满了她大腿的内侧和她被刮净的阴毛而光秃秃地肿起着的耻丘上。

  “哦……”那女人呻吟着,挣扎着拖着手脚上长长的铁链爬了起来。被赤身裸体地丢进敌人中间的女人看到周围那些恐怖的刑具,立刻惊恐地颤抖起来,羞愧地用手捂住自己赤裸着的、两个已经被残忍地穿上了乳环的雪白肥硕的巨乳。

  这个满脸恐慌羞辱的“巫婆”,正是落到了奶酪骑士一伙的手上的黑星女侠劳拉!

  奶酪骑士精心构思的这部淫邪暴虐的电影分成两部分,被抓获前的“黑星女巫”由已经屈服於他的淫威之下的女警长苏珊扮演,而真正残酷暴虐的部分当然要留给不幸的黑星女侠自己来亲自“演出”!

  “你这个邪恶的女巫,现在使不出你的妖术了吧?”奶酪骑士淫邪地怪笑着揪住了劳拉的头发。

  “呸!你才是邪恶……”

  劳拉挣扎着说了一半就被奶酪骑士赶紧捂住了她的嘴,因为她说的不是奶酪骑士给她安排好的“台词”。

  “拿口枷来,勒住这条母狗的嘴巴!”

  奶酪骑士已经忘记了“圆桌骑士”的风度,大声叫喊起来。

  他接过一个打手递来的口枷,将粗糙的木棍硬塞进不断挣扎的黑星女侠的牙齿间,将上面的皮带狠狠地系紧在劳拉脑後。

  “给这邪恶的母狗吃点苦头,这是她应得的惩罚!”

  “呜、呜……”劳拉眼中露出绝望和愤怒,她竭力挣扎着从被口枷勒住的嘴里发出含糊的悲鸣,可还是被两个打手粗暴地拖到了牢房的中央。

  地上立着两根粗大的柱子,两个打手打开劳拉手脚上的镣铐,然後粗暴地捉住竭力反抗的黑星女侠的双手,将她的双手锁进两根柱子上方的手铐里,接着又分开她的双脚,将她赤裸的双脚锁在柱子底端的两个铁环里,使黑星女侠赤裸的身体被拉扯成一个大大的“x”形。

  接着一个打手搬来一个盒子似的东西放在黑星女侠叉开的双腿之间,盒子顶上竖立着一根几乎和劳拉双腿等高的金属棍,棍子顶端被塑成一个栩栩如生的男性yang具形状。

  劳拉看到放在自己双腿之间的邪恶物件,立刻惊恐羞辱地“唔唔”哀叫着,赤裸着的丰满雪白的肉体激烈地扭动起来!

  “看这邪恶的母狗多麽兴奋!上帝呀,饶恕这个罪恶淫贱的女人吧!”奶酪骑士假惺惺地祈祷起来,这使劳拉越发感到痛苦和羞辱。

  打手把那物体顶端的假yang具对准了被无助地禁锢在刑具上的女超人激烈扭动着的下身,接着两个打手抓住了女超人丰满肥硕的屁股,粗暴地扒开两个雪白的肉丘。

  他们竟然把那根假yang具的前端对准了黑星女侠屁股後面的那个紧密的rou洞! 接着那拿盒子的家伙摇动着盒子上的摇杆,那根金属yang具开始缓慢而有力地顶开女超人浑圆紧凑的屁眼,一点点插入了她的直肠!!

  “呜、呜!!!”劳拉痛苦羞辱地猛烈摇晃着头,发出悲痛含糊的哀号!

  两个抓住女超人屁股的打手松开了手。但摇动盒子上的摇杆的打手却没有停下来。

  “呜……不、呜呜……”

  劳拉感到自己屁股後面娇嫩的rou洞被残忍地扩张着,冰冷坚硬的金属yang具一点点地侵入自己羞耻的直肠,使她感觉自己的屁股几乎要被撕裂了!她悲痛地哀号着,却一点也不敢在挣扎了,只能狼狈地顺着肛门里金属yang具的侵入而轻微摇摆撅起了雪白丰满的屁股,痛苦绝望的泪水不停地流了下来。

  肛门里的金属棒还在残忍地插入,劳拉感觉它几乎已经插满了自己rou洞,甚至能感到被撕裂的肛门流出的鲜血流到了自己的大腿上!黑星女侠艰难地朝後微微撅起丰满的屁股,再也忍受不了这种野蛮的摧残的女超人嘴里发出凄厉含糊的哭号!

  “停!”奶酪骑士知道插入女超人肛门的金属棒已经进入到了极限,赶紧命令打手停止摇动摇杆。

  他走到张开着手脚被镣铐锁在两根柱子之间的女超人身边,和打手们一起欣赏着劳拉艰难地喘息、呻吟、哭泣着,竭力踮起赤裸的双脚,撅着屁股好像被串在金属棒上的一块肉一样的惨状。

  “淫荡的母狗,你可愿意忏悔?!”

  奶酪骑士抓住女超人胸前赤裸着的白嫩丰满的双乳大力揉搓着,使劳拉更加痛苦羞辱地呻吟起来。但劳拉果然不出奶酪骑士的预料,即使遭到如此酷刑蹂躏仍然不屈地摇着头,眼中露出痛苦和愤怒交织的神情。

  “哈哈,我就知道你这个邪恶的母狗是不可救药了!拿鞭子来!!”奶酪骑士已经彻底忘记了自己正在扮演一个传奇的“英雄”,完全露出了那副淫亵残忍的嘴脸。

  “……”劳拉看到奶酪骑士拿起了一把拂尘似的鞭子,不过那些细长如头发般的细丝却全是金属制成的!女超人立刻绝望地从喉咙深处发出沉闷的嘶号!

  “唰”!奶酪骑士手中的鞭子残忍地挥出,黑星女侠赤裸着的丰满雪白的胸膛上立刻出现无数道血红肿胀的细微鞭痕!

  奶酪骑士残忍地专门瞄准女超人身体上最敏感娇嫩的部位下手。劳拉发出无比痛苦惨烈的哀号,转眼间双乳、耻丘和大腿内侧就布满了细密肿胀的血痕!

  可怜劳拉遭到如此酷刑鞭打却一点也不能躲避挣扎,因为插入她的肛门的金属棒已经将她的身体牢牢固定住,只能踮着脚尖战栗着,不住号哭惨叫。

  “没意思!”奶酪骑士忽然悻悻地将鞭子丢下,他已经玩腻了这种残酷的鞭打游戏。他招呼来一个打手,小声吩咐了几句,接着忍不住得意地“咯咯”笑了起来。

  那打手拿来几根细长锐利的牛毛针,交给另一个打手一支,然後两人跪到劳拉背後,一人捉住了黑星女侠一只赤脚。

  奶酪骑士刚刚停止的狠毒的鞭打,劳拉正在痛苦艰难地喘息呻吟着,忽然感觉自己赤裸的双脚脚心上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

  那两个打手竟然用牛毛针去扎黑星女侠支撑着全身重量、困难地踮起的双脚的脚心!他们抓住女超人戴着脚镣的双脚,残忍地用牛毛针一下下地扎着她雪白娇嫩的脚掌心!

  “呜!不、呜!!!”劳拉顿时猛地仰起头,发出凄惨的哀号!敏感的脚心传来的刺痛使她忘记了自己的处境而下意识地扭动挣扎起来,但这样以来被金属棒残忍地插入塞满的直肠里立刻又传来一阵更可怕的裂痛!

  “哈哈,给我扎这条母狗,不要停!”

  看到黑星女侠被牛毛针扎着脚心,痛不可当却又不敢挣扎的惨状,奶酪骑士终於又开心起来。他干脆自己也拿起一根牛毛针来到劳拉面前。

  奶酪骑士抓住黑星女侠一个肿胀淤血的巨乳,用牛毛针残忍地扎进了那红肿变形的肉团顶端娇嫩的ru头里!

  “啊!!!!”劳拉立刻涕泪横流地哀号起来!

  奶酪骑士缓慢地从女超人流血的ru头里抽出牛毛针,接着抓住了她另一个乳房。

  “呜、不、不、呜呜……”劳拉惊恐地看着奶酪骑士鸡爪一样的手捏着自己柔嫩红肿的乳房,眼中情不自禁地露出哀求和屈服的神色,竭力从被口枷勒住的嘴巴里发出含糊的乞求。

  “啊!!!”

  可奶酪骑士还是残忍地用牛毛针刺穿了劳拉的另一个ru头,使她发出断气般的哀号!

  “把你这母狗下面这淫荡的rou洞也缝死算了!”奶酪骑士将牛毛针留在黑星女侠流血肿胀的ru头里,拿起另一根针蹲了下来。

  女超人下身的肉穴由於遭到奸淫还红肿着,两片肥厚的肉唇在长时间的兽行摧残下已经变成了难看的紫红色,而且还充血张开着,里面的rou洞里甚至还流淌着少量白浊的jing液,使黑星女侠的阴部显得十分淫秽。

  奶酪骑士捏住黑星女侠的两片yin唇将它们合拢,接着用牛毛针对准两片紫红肿胀的肉片残忍地扎了进去!

  “呜!!!!”

  身体上最敏感柔弱的部位传来的刺痛使劳拉顿时眼前金星乱冒,她再也忍受不下去了,终於大声地哀叫起来!劳拉已经极其疲惫的双腿再也支撑不住身体,软绵绵地瘫了下来,使那根插在她屁股後面的rou洞中的金属棒彻底撕裂了她的直肠和肛门,大量的鲜血不断地顺着她雪白的屁股和大腿流了下来!

  “快,快把那东西从这臭婊子的屁眼里拿出来!”

  奶酪骑士这下慌了,他知道自己这次有些玩过头了。

  两个打手赶紧架住女超人软绵绵地瘫倒下来的裸体,另一个托住她赤裸的大屁股,将插进女超人肛门里、沾满鲜血的金属棒抽了出来。

  失去了最後一点制约的劳拉遍布伤痕的赤裸肉体立刻软绵绵地被手脚上的镣铐吊着,晃悠着悬挂在两根柱子之间。她的屁眼中还在流淌着鲜血,一个ru头和两片肉唇被牛毛针穿透,加上遍布双乳、双腿和yin户周围的细密鞭痕,使女超人的样子越发惨不忍睹。

  奶酪骑士走到黑星女侠背後,扒开她赤裸流血的大屁股看了一下,确信劳拉没有生命危险。他从一个打手手中接过一块浸透着止血剂的纱布,将纱布揉成团塞进劳拉受伤的肛门中,然後淫邪地拍了拍女超人无知觉地抽搐着的雪白肥大的屁股。

  “把这母狗解下来,拖到那边吊上!”奶酪骑士仍然不肯放过已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女超人。

  几个打手七手八脚地将劳拉从柱子上解下来,然後拖着她失去知觉的裸体来到一个架子下。他们将女超人的双手用绳子捆绑後吊在架子上,使昏迷中的劳拉软弱地跪在了地上。

  奶酪骑士将依然扎在女超人ru头和yin唇上的牛毛针抽出,然後摘下她嘴巴里的口枷,用一桶冷水兜头泼了上去!

  “嗯……”劳拉呻吟着苏醒过来,她感到自己肛门里依然火辣辣地疼痛,於是艰难地扭动了几下跪着压在双腿上的赤裸的屁股,慢慢睁开了眼睛。

  “罪恶的女巫,好好用你说出了太多亵渎神灵的话的嘴巴,来吸吮男人的rou棒!”

  奶酪骑士好像又恢复了“圆桌骑士”的风采,不过说出的话依然无耻下流,使已经被暴虐的兽行摧残得彻底垮掉了的黑星女侠忍不住屈辱地抽泣起来。

  劳拉痛苦地低着头哭泣着,她知道自己注定是逃脱不了这种极其羞辱悲惨的命运,只能被这些无耻而懦弱的罪犯残酷地囚禁蹂躏。

  “呜、呜……”

  一个打手已经兴奋地走到跪着的女超人面前,不由分说就捏开劳拉的嘴巴将自己丑陋粗大的rou棒塞进去,一下一下地抽插奸淫起来。

  尽管这些打手都已经无数次地享用过被俘的女超人美妙悲惨的肉体,但奶酪骑士精心设计的这场闹剧使他们还是感到兴奋和新鲜。那打手根本不等劳拉适应嘴巴被大rou棒塞满的痛苦,就主动就抓住女超人流满泪水的脸,在她的嘴巴里残忍地抽送起来。

  “唔、唔、唔……”劳拉流着眼泪艰难地在打手奸淫自己嘴巴的间隙里喘息呻吟着,她感觉自己的意识渐渐麻木起来…………

  “哦,我看这邪恶的女巫应该觉悟得差不多了。”

  奶酪骑士看着最後一个打手满足地离开了被虚弱地用绳子捆着双手吊在架子上的黑星女侠,装模做样地站起来走了过去。一个扛着摄像机的家伙小心地跟在他背後,准备拍摄一些精彩的特写镜头来突出“兰斯洛特”的高尚和黑星女巫的“可耻”下场。

  女超人赤裸裸地跪在地上,被绳索捆着吊在头顶的双手无意识地晃荡着;她柔顺的金发混合着龌龊的黏液而湿答答地披散在脸上,浆糊一样粘稠浑浊的jing液糊满了她的脸上,顺着脖子形成一道白浊的溪流一直流满她肿胀变形的双乳。

  “淫荡的巫婆,你可愿意为你的罪行忏悔?”奶酪骑士竭力做出一副庄严高尚的姿态。

  “……呜,我……”

  劳拉挣扎着抬起头,她迷乱的眼神表明强大的女超人已经在敌人残暴的凌辱轮奸下彻底崩溃了。她困难地张开嘴,立刻有一些粘稠白浊的jing液顺着嘴角流淌出来!她艰难地喘息呻吟着,喉咙里发出一阵浑浊潮湿的呼噜声,甚至有一些jing液随着劳拉的呼吸从她的鼻孔里流了出来!

  女超人已经没法正常地说话和呼吸,因为她的嘴巴和喉咙里已经糊满了大量的jing液!她只能虚弱地点头,表明“邪恶的女巫”愿意为她的罪行“忏悔”。

  奶酪骑士看着活像浑身都浸透在jing液里的母狗一样狼狈羞辱的女超人,得意地笑了起来。他已经忘记了那些豪迈的台词,只知道自己又一次用最无耻残暴的手段凌辱了这个神奇的女子。

  “好了,今天就拍到这里!也许我还该再补拍几段?哦,不必了,这已经足够精彩了!对不对,下贱的母狗?!”

  奶酪骑士神气活现地尖叫着。

  “这部《黑星女巫的可耻下场》一定会使我们大赚一笔的!哈哈!”

  “臭婊子,你也会一举成名了!了不起的女超人亲自主演超级暴虐的色情电影,这多麽令人兴奋!”

  “我已经开始筹划你的下一部影片了……也许是《圣女贞德》?嗯,不错的主意!哈哈哈……”

  奶酪骑士奸邪的笑声伴随着的是奄奄一息的劳拉绝望屈辱的低沉啜泣,回荡在阴森的地牢里。

  一切如旧。

  这个城市依旧罪恶丛生,这个城市的警察依旧懦弱无能,这个城市依旧是各种阴谋家的乐园。

  只有那个曾带给人们希望的神奇的黑星女侠从此消失了。而与此相比,《先驱报》的那个美丽执着的女记者劳拉的失踪就显得那麽平常和简单。

  而女警长苏珊在休了一个长假後又回到了她的岗位上。不过从前对工作无比投入的勇敢的女警长却从此消沉下来,她把几乎所有工作都交给了副警长詹姆斯来做,而自己却整日躲在她的办公室里消磨时间。

  只是,女警长为什麽每天准时下班後都要去一个坐落在城市郊区的神秘别墅呢?……

  彷佛一切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