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十三章:两面三吻

作品:攻略杀手的N种方法|作者:邵梦婷|分类:穿越小说|更新:2020-10-16 01:07:31|下载:攻略杀手的N种方法TXT下载
  “笑什么笑,你不饿,不吃嘛!”看到眼前这个花枝乱颤的福娃男子,灵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白衣福娃摇了摇头,拼命忍住笑,也还好那面具遮住了他,不停抽搐的嘴角。看着眼前吃得尽兴的丫头,怕灵噎着噎坏,立马把酒袋给了她。

  继续在看着灵,一大口酒一大口肉,像个爷们的吃着,满手满嘴的油腻。这女娃娃都这么大了,还和小时候一样,没半点形象可言,真不知道啥叫收敛。

  好在白衣福娃是一点不嫌弃,他站起来,去向小白马,从它背上的包裹里,拿出了另一个水袋,走回来,来到灵的面前。倒出干净的清水,用手绢蘸湿。

  就这样给吃得已经开始打饱嗝的灵,擦去嘴上的油腻,以及那红红的两坨胭脂,还有那双同样脏了的小手。白衣福娃的动作很细致,很温柔熟练,就像是他以前经常这样做似的。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擦去了那两坨胭脂的脸,不,是整个脸,反而更红了。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关系,灵的心从来没有过跳的这么快。

  也不知道为什么,灵的内心深处觉得白衣福娃不是木宣晨,而是一种特殊的熟悉感。 突然,她想看看白衣福娃的脸,看着近在咫尺的男子,她伸出手拿下了他的面具。

  福娃面具下,一张英俊潇洒精致的脸蛋,一双成熟锐利的眸光里带着笑意,以及深深的宠溺,就这样看着灵。

  这果然不是木宣晨,而是曾今,在她杀景阳城首富王老爷那日,轻薄过她的白衣公子。

  看到白衣男子那张脸后,灵急忙想推开他,却是怎么都推不开。毕竟她喝了酒,还喝了很多,酒量好的她虽不至于大醉,头还是有些许的晕。可是想到男子曾经对她做的事,那是她的初吻,她就气得炸毛。

  “你个混蛋,我要杀了你。”

  “乖,不要乱动。再动,我可不客气了。”白衣男子说着一把抓住灵,带回了他的怀抱里。

  “你给我滚开,你混蛋,你 畜 牲。”灵真是越看他就越生气,拼命想要挣扎开来。

  眼看着,就要按不住在他怀里不停想要挣扎的少女。白衣男子干脆把灵抱得更紧,双脚夹住她在那乱踢的小腿,双手环抱住她,头靠在她的脖颈处。

  “灵儿,不要乱动。美人在怀,本公子可不是什么君子。”

  只是此时,有那么些酒意的少女,看着眼前这个骗了她的白衣男子,气愤早就占了主导。她才没心思去理解男子的话,更加反抗得厉害,“放开我,你给我放开。今天我非杀了你不可。”

  实在是拿眼前的少女无法。白衣男子拉开与灵的距离,右手拖着她的后脑勺,左手摸上她的下巴,用嘴堵上了她还带着酒香的小嘴。

  这一切发生得那么快,灵更是挣扎得厉害。可她越挣扎,他吻得越疯狂。

  随着灵激烈地反抗,白衣福娃的吻越来越深入,越来越放肆。不再是第一次接吻,浅尝在唇畔表面。

  他撬开了她的粉唇,长驱直入,搅乱一汪春水。追逐着少女的丁香小舌,追取着少女的甜蜜气息,追求着少女的特殊美好。这是独属于她的,这个早入了白衣男子心的少女,世上唯一的灵的味道。

  渐渐地等到灵没了力气,不再反抗,白衣男子才慢慢温柔起来。小心地舔 舐 着她唇里的一切,纠缠着她的舌尖。直到她快不能呼吸,他才放开她的唇。

  看着眼神迷离,喘着不稳气息,明显有些缺氧的灵。白衣男子觉得,身体深处浮现出的燥热更甚,只得深深压抑下自身的冲动,把灵继续抱在怀里,抱得更紧。

  “灵儿,乖。不要再动了,也不要挣扎。我真的会克制不住自己。”

  “你,你,你个•••混蛋。”

  这时的灵,只觉得唇畔都有些疼痛,本就有些晕的头现在更晕了。还好此时灵的理智还在,她不敢再乱动,真怕他再来一次,甚至更过分。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开我?”她真是气死了,自己怎么在他面前就这么弱呢?

  “灵儿,嫁给我好吗?做我娘子,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你怎么知道我叫灵?”

  “你所有的事,我都知道。不管是木灵,灵儿,还是血煞。”

  “你到底是谁?”暂时只能不动,趴在白衣男子身上的灵,表情也严肃了起来。她是血煞又是木灵的事,只有玉刹门的人知道,心中对白衣男子的防备心更重。

  “现在我的身份,还不能告诉你。”

  “你连是谁都不愿说,还说要娶我。”

  “灵儿,等我好吗?”

  “滚。”

  听着白衣男子的隐瞒,灵心里就是不舒服。趁着白衣男子分神的当口,灵用力推开了他。这次她是用了全力,而他也有些放松。不过他还是很快反应过来,急忙拉回她。

  两人拉拉扯扯间,没想到的是,他的衣服被拉开。露出了白衣男子胸口处那道伤口,已经结了疤。

  灵看疤痕,奇怪地问道:“这个伤口是?”

  “就是上次你哥哥,木宣晨刺的。”

  “那你干嘛不治好它,这个疤明明可以去掉。”

  “和你有关的所有疤痕,我都不会去掉。这些可都是,我与你有过的联系啊!”白衣男子说着,还不忘摸上了灵的脸。

  “你,你有病啊!有病去找大夫。”灵一把打掉白衣男子摸她脸的手,毫不客气。

  “灵儿,我是真的不想骗你。等我能说了,再告诉你好吗?”

  眼前的少女,此时明明是横眉冷对着白衣男子。可男子也不知道啥脑回路?竟然觉得灵有些呆呆萌萌,很是可爱。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美丽的腊梅林太迷人了。男子看着看着,又一把拉过少女,再次吻上她的唇畔。

  这次真是更加突然,灵没有反应过来,都没想到反抗反抗。

  男子的吻很酥,很是醉人。却在那一刻,灵的心也有了一瞬的沉沦。

  直到过了很久很久,灵才像是灵魂归位般,再次用尽全力推开他,还不停地用小手,擦着她已经有些红肿的小嘴,“你,你,你真他•••有病。”

  看到白衣男子还是那样轻浮,气得从来不爆粗口的灵,都差点爆了粗口,问候了他妈。

  灵跌跌撞撞地跑到白马边上。直接翻身上马,头也不回地骑着马儿离开。

  那个该死的男人,总是那么的霸道。他们明明才第二次见面,他却是已经强吻了她三次。

  真是气死她灵大小姐了,好歹她也是个采草高手啊!怎么在他面前,就像是个小狼崽子?

  那头可恶的大灰狼,一次又一次地轻薄她,关键是她竟然有了加快的心跳。都怪她那色女天性,不就是他长得还不错,对得起观众,至于让她的心都乱了吗?

  灵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这事儿绝对不能让雨那丫头知道。不然让她这老脸以后往哪搁啊?非被那丫头笑死不可。

  看着少女像兔子般仓皇逃跑,白衣男子唇角弯起了弧度,她还真是可爱得紧。突然,他想到了什么,急忙对着少女离开的背影道:“灵儿,等我一下啊!你把马骑走了,我该怎么回去啊?”

  可是,人家少女是听到了,可怎么可能理会他。→_→

  直到再也看不到那大红色的身影,白衣男子的那双本就成熟锐利的眼神,更加深邃。他不知道,她知道了他真实身份会如何?有些事情该面对的,迟早还是得面对,只是这份感情不知道能不能经历考验。

  朦胧懵懂心初动,叵测宿命造化定。

  那天是小年夜的晚上,灵却是老晚才回了家。急坏了木家的一大家子,特别是木夫人和木宣晨他们四人。

  家中最放心灵的,倒是木家主。木家主知道灵再胡来也不会不管正事,毕竟是他看大的孩子。他相信他的女儿,不是那么没责任担当的人。

  只是没想到的是,这次是连那个木老夫人都急了,这要嫁给罗家堡的肥羊孙女,可不能逃掉啊!

  就在大伙儿出门在寻找了她一大圈,就差报官的时候,灵自己骑着一匹白马回来了。

  灵一下马,立刻就有下人去牵走马。

  木夫人是一把把灵抱进怀里,虽担心,就连声音中都是焦急,但是还是说道:“回来就好,没事就好。”没有一丝的责怪。

  今天虽然气得不清,可看到家人朋友,灵的心是柔的。木夫人真的就像是她的亲生母亲般,是那么的温暖。灵就任由木夫人抱着。

  直到,从里面走到门口的木家主开口,木夫人才放开了她,“回来啦,以后出门说一下要去哪,省得大家着急。”木宗元的话语里责备有,但不多,更多的像是吩咐。

  “是,父亲,灵儿知错了。”这时候的灵,又恢复成了那个大家闺秀木灵,言谈举止间都是规规矩矩,轻轻作了个揖。

  “嗯,回来,就早点回去休息吧!”木家主说完就先回了房。

  灵看了看,一旁明显同样焦急担心的雨,有些自责的木宣晨,面无表情的雷,手足无措的电。她对他们笑了笑,用唇形说道:“我没事,你们放心吧。”

  正好一眼看到了满眼殷勤,像看着金子发光般,看着她的木家老夫人。灵觉得鸡皮疙瘩都快跑了,急忙对着老夫人也作了个揖。她再不喜欢老夫人,可面上这礼仪还是得做一下,毕竟木夫人在啊!

  “灵儿,拜见祖母。”

  “乖孙女儿,快起来。”这笑得一脸褶子的老太太,还是那个整日看灵不顺眼的事妈木老夫人吗?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鲤鱼乡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m.paoshuzw,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