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十一章 唯一目击白晶晶

作品:遥山远|作者:文刀圭月|分类:玄幻小说|更新:2020-11-10 14:01:15|下载:遥山远TXT下载
  此时乘务员惊喜道:“女士您看,这位先生似乎有了感觉,他的眼皮微微动了一下。”

  邢桑挑了挑眉笑道:“看来这位先生就快缓过来了,只要再扎上咱们这一刀,他定然会无事了。”

  就见此时,邢桑向这男人的手上挪了一步,用尽力气踩了下去。

  只听见“啊!”的一声惨叫,那男人登时坐了起来。

  乘务员连忙用手捂住了双眼,而邢桑则举着手里的餐刀,装作很是惊讶的愣在原地。

  “太好了,先生您没事了!”

  “可是?”乘务员有些惊讶的看向邢桑,她并么有刺下去那一刀。

  这男人抬头看向举着刀的邢桑,她手中的刀刃闪过一道寒光。

  他咽了一口唾液,感到脊背一阵发凉,只不过很快的这种后怕的感觉就被左手传来的阵阵剧痛给抵消了。

  这男人才看见,自己的手还被邢桑狠狠的踩在脚下。

  “多,多谢姑娘,不过,您能不能把您的脚,挪开。”男人趁着邢桑把脚挪开的空档赶紧把手抽了回来说道。

  他满脸不高兴的揉着自己的手掌,心想道:这女子好生大的力气。

  我这手骨差点被她踩断,不过还好总是捡回一条命。

  邢桑一顿,手上的餐刀脱开手又掉在了这男人的两腿之间!

  “啊!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你吓到我了。”邢桑惊讶的向后退了一步喊道。

  那男人惊诧之余,似乎想起了交易的事情。

  他没有理会邢桑,而是摆摆手急忙站起身来,向第二节车厢望去。

  他越过邢桑的身边就要推门去往第二节车厢,却是乘务员拦住了他说道:“先生,你不能离开这节车厢。”

  那男人看一眼乘务员,又看了一眼邢桑和女天师,没有继续要和这乘务员争执,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他知道,此时若是硬要再要求下车,定会引起不必要的其他问题。

  还是需要找机会制造个事情,趁乱下车才好。

  邢桑向左侧第四排座位看去,那桌子上放了一个咖啡杯,里面的咖啡未有喝完。

  座椅上放着一个看上去很是廉价的女士手提包。

  邢桑向身边的乘务员问道:“那里还有一位乘客?”

  乘务员为难的说道:“是,那,那位乘客就是刚才被吓晕的乘客。”

  “吓晕的乘客?她怎么了?”邢桑问道。

  “我不能向您透露太多。”乘务员想了想说道。

  邢桑却是微微笑着,不紧不慢的从裤兜里拿出一个证件,递给了乘务员。

  “华海市秩序处,探长!您,您是探长?”乘务员打开证件惊讶的问道。

  邢桑抱着双臂说道:“是的。”

  “所以我认为,你们应该会需要我的帮助。”

  乘务员像是看到救星一样,她拉起邢桑的手就说道:“太好了,列车长正在犯愁此事应该如何解决。”

  邢桑一顿,随即向坐在那里看戏的女天师喊道:“喂!小丫头快点起来,办案子去了!”

  女天师一愣,回头看了看,又看向邢桑,一脸诧异的样子。

  “又睡懵了吧!说你呢,还不赶紧起来,小丫头!”邢桑把女天师拉了起来坏笑道。

  乘务员问道:“这位是?”

  “我的助手。”邢桑看了看被自己扯到身边的女天师笑道。

  乘务员微笑着恭敬道:“您好女士。”

  “你好。”女天师礼貌的微微笑着点点头,顺便在邢桑的后腰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邢桑一个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看着乘务员,说道:“前面带路吧!快!”

  “你要掐死我啊!”她一边揉着自己的腰,一边侧过头对女天师小声埋怨的说道。

  女天师说道:“那么那个差点被你扎出血的男人,你就不怕他跑了?”

  邢桑胸有成竹的说道:“他不会。”

  “你怎么这么确定,他就不会再制造乱子,趁机下车。”女天师说道。

  邢桑拍了拍女天师的肩膀说道:“你这不是都给我读出来了吗,我何须害怕呢。”

  女天师一愣,她忘记邢桑知道她懂得读心术,她白了邢桑一眼没有说话,跟着乘务员向第二节车厢走去。

  “你为何对这件突发事件这么感兴趣?”女天师问道。

  邢桑笑着说道:“我是探长啊,破案是我的职责,也是我的乐趣。”

  “探长?说了谁信啊,穿的这么随意。还有你看看,哪一个女人穿着衬衣和裤子!”

  “头发这样短!一点女人味都没有。”女天师回身对后面的邢桑吐槽道。

  邢桑忽然停下了脚步好奇的指着女天师的胸前反问道:“当探长必须要有女人味吗?”

  “像你一样?带着这两个碍事的家伙跑来爬去的?”

  女天师听到这话,直接气的冒火,她狠狠的朝着邢桑的脚踝上踢了一脚。

  却不想竟像是踢到坚硬的石头上一样,她龇牙咧嘴的惦着疼的钻心的脚低吼道:“你这是什么腿!”

  邢桑得意的笑了笑,抬起小腿,撩起裤边从里面抽出一张钢板拿在手中晃了晃说道:“当然是人腿。”

  女天师又惊又怒,她说道:“你,你有病吧!在裤子里藏一块钢板!”

  邢桑随手把钢板扔在身边的座椅上说道:“这么多年,可不止你一个人想要踹我了,哈哈哈!”

  女天师再也不想理邢桑,她气呼呼的转身紧跟上乘务员而去。

  邢桑耸了耸肩,小声的自言自语嘟囔道:“同样都是女人,她的脾气可真大,再看老付多温柔啊。”

  “不过,我好像也是女人吧!呃算了,是不是的呗,破案才是紧要的。”

  须臾,三人便是先来到了列车长室的门口,此时列车长正在和那个被吓晕的女乘客交谈。

  不过,乘务员刚敲了两下就推开门时,却见到一个不明物体向她飞了过来。

  邢桑见此,反应迅速的一个闪身挡在乘务员的身前,一把将不明物体握在了手中了。

  竟是一个玻璃水杯,这要是砸在乘务员的头上,她非得一命呜呼不可。

  乘务员惊的愣在了原地,不知所措的看着列车长室内的场景。

  女乘客全身颤抖着坐在地上,双臂捂着头,不停的摇着。

  列车长满脸是水的站了起来,关切和着急的对乘务员问道:“阿吟,你怎么来了?这两位是?”

  邢桑推了推乘务员,她回过神来见到列车长的满身满脸的水渍。

  赶紧拿起门上挂的毛巾,走到列车长的面前,非常温柔的说道:“快擦一擦。”

  列车长一看乘务员,也微笑着说道:“没事,你怎么了来了?”

  乘务员笑着说道:“我来给你解决困难。这位是华海市秩序处的邢探长。”

  “这位,是她的助手,呃,您?”

  女天师微笑的礼道:“铜,我是同邢探长一起的探员姜师。”她看了一眼邢桑,方才自己差点说顺嘴。

  列车长听到女天师的名字,不禁先是一愣,接着有些尴尬的笑道:“姜探员的名字,真的是,呃,哈哈哈。”

  姜师不在乎的说道:“无妨,你也不是第一个是这个反应的人。”

  邢桑忍着笑意,看向列车长问道:“发生了何事?”

  列车长叹了口气说道:“唉,真的是一言难尽,这趟快车上发生了命案。”

  乘务员边走到那个跌坐在地上的女乘客身边,边将她扶了起来。

  她一个激灵,眼含着泪水看了看乘务员,安心些的又低下了头。

  邢桑一顿,随即问道:“尸体在何处?案发现场可已经封闭起来?”

  “尸体还在原处,没有人敢动他,因为实在是太恶心,尸体碎的到处都是。”乘务员把女乘客扶到椅子里,让她坐了下来说道。

  姜师疑惑的问道:“到处都是?”

  乘务员摇了摇头说道:“太可怕了。”

  列车长拍了拍乘务员的肩膀,转而看向坐着的女乘客说道:“这位女士正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

  “不过,你们也看到了,她的情绪非常不稳定,而且很容易受到刺激和惊吓。”

  邢桑看了看手中接到的玻璃杯,和列车长满身的水,她也大概明白了。

  “那么,她为何出现在连接台,您可知道?”邢桑问道。

  “第一节和第二节车厢的连接台作吸烟区用,这位女士在那里吸烟。”乘务员回答道。

  邢桑点点头继续问道:“对了,既然发生了命案,也停了车,为何仍未见当地秩序管理厅的人来此?”

  “半个时辰前,已经通过电报发出这里的详细情况。”

  “不过不知为何到现在还未有给我们回复。”乘务员疑惑的说道。

  列车长说道:“已经收到回复了。”

  乘务员问道:“列车长,他们何时到达?”

  列车长却说:“还不知道,来此站的唯一一条路,因为木桥断裂,河水湍急而阻挡了他们。”

  姜师起疑道:“怎么会这么巧合,列车上发生命案,他们便来不了。”

  邢桑说道:“确实很巧,不过他们来不了,案子却是得破。”

  而此时坐在椅子上一直发抖的女乘客,紧紧抓着自己的包,看着地面。

  乘务员又蹲下来安抚着她,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这个女乘客叫白晶晶,她是庆林市教兴局的一个普通文员。

  本来,她不远长途跋涉从北方坐列车去往西部的天肃市,看望自己分隔两地的男朋友。

  却不想,在返程的时候,竟然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邢桑对列车长说道:“可否去连接台查看一下?”

  “可以,不过据这位女乘客的零星话语中得知尸体是被吊着。”

  “而且已经,已经不成样子了。”列车长皱眉说道。

  邢桑点头说道:“没事。”

  这时,白晶晶忽然抬起头出神的看向邢桑他们,忽然开口道:“太可怕了!”

  “你们没有看到,那个人就那样被挂在了车旁,他的身体在车窗外左右的晃动着。”

  “他耷拉着脑袋,那脖子就像这条毛巾一样被拉的细长!”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鲤鱼乡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m.paoshuzw,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