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十三章 化解

作品:者匿大陆|作者:司马翊|分类:玄幻小说|更新:2020-10-29 16:44:35|下载:者匿大陆TXT下载
  姜翊纮受过另外一片星空的思维教育,本身就是这里的异客,根本就不在乎所谓的等级森严。

  此事对姜翊纮的冲击更加激烈,尤其道武不顾伤口,反而虚弱地略带歉意说道:“姜总,道武没给您丢脸罢?”

  知道这时候反而不能让别人看出自己的柔弱,姜翊纮鼻子抽了几下,扶着道武站了起来,施法止住血流,点了点头:“没有丢脸。”

  吩咐下属带道武就医,因为即便是武者,没有动用修为的情况下受伤过久,很容易伤及根基。

  姜翊纮强烈渴望修为突飞猛进,因为他深知,如果巴塔上部没有实力,那么就不会有人尊重他这个部籍加身的一鄙都护。

  唯有自己实力强大了,才能和部落相辅相成,不成拖累,也有能力自保。

  鄙卫军都在注目着姜翊纮,就等他一声令下。

  而姜翊纮就那么盯着沃多。

  沃多即便修为高过姜翊纮,也给他盯得内心发怵,心道惹了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疯子。

  脚底下不知不觉挪了挪。

  姜翊纮则俯身拾起道武的断掌,转身让军医带走它。

  继而大声对各上部来人质问道:“诸位,你们要解释,我解释了!普洛受沃多的指使,罔顾十上部的约定,犯规在先,和风下部纯粹是自作自受!”

  这个事件不在预计之中,即便者匿大陆有修行者、武者,但是更多的是活在底层的没有修为的普通人,他们多如沙砾,渴望被尊重,渴望不单单只是他们能够奉献而所得甚微。

  这个事件如果经过风媒略加修饰,便可以形成一股龙卷风席卷图腾部落。

  姜翊纮没有单独质问河婆,是因为这时候问题必须扩大化,否则道武的断掌就白断了。

  望鄙作为巴塔上部一城九鄙的拱卫力量,不容受辱。至此,道武断掌是事件从低声下气到可以蛮横无理的转折点。

  眼见冲突无可避免,一道青光闪过,辛达人未至声先到:“大家好好谈谈,何必伤了和气。”

  “我说你们也活了一把年纪了,能活多几年是几年,何苦打打杀杀。这事情照我看,科帕上部理亏在先,姜翊纮所做不为过。”辛达笑哈哈地站在中间的位置。

  沃多被辛达这么扫了脸,闷声哼道:“子虚乌有的东西姑且不说,普洛无辜被杀,这又是什么道理?”

  辛达的脸色一下就沉了:“沃多,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沃多怒道:“辛达,你再说一遍试试!”

  辛达丝毫不惧,简单粗暴又不留情面直白道:“魔风山的灵石矿脉你科帕上部占有了十几年,利益输送得你们都丢了脑子是吗?今年的矿脉管辖权归巴塔上部所有,咱们可是都点了头的,你下面的附属部落越了界,那是咎由自取,再瞎叨叨的话你也得承担责任。老子也不管之前谁作梗阻止望鄙接手矿脉,从今天开始必须落实由姜都护接管到位。谁不服气的就出来和老子打一场。”

  说罢,胸前几寸图腾浮现,六个青色光圈无规则转动,摆明了就是欺负在场的没有一个修为高过他的。

  辛达部落以骁勇善战为著,这也就是为什么巴塔上部、辛达上部、拖木上部能够和另外七上部互为犄角,谁也奈何不了谁。

  姜翊纮心知是因为和辛达达成的协议,让辛达忍不住跳出来。

  这次的合作不似之前单靠一张嘴,而是实打实的以一鄙之地作抵押,借五百万联盟通宝,双方都各取所需互赢,理应同仇敌忾。

  河婆出声道:“辛达,你莫要因此坏了大家的和气。”

  熟料辛达直接就不留情面:“咱们之间还有和气可言吗?明面上是科帕部管辖灵石矿脉,但是大家心知肚明你们已经利益共享享受了十几年矿脉开采带来的好处。十上部早已约法,但是老子整整吃亏了十几年,老子啥好处都没得,要啥和气?”

  直接将河婆激得够呛。

  不过辛达也知道不能自己扛了所有的压力,继而道:“不瞒大家,巴塔部将望鄙作了抵押,向我辛达部借了五百万联盟通宝。于公于私,望鄙的事情我是兜定了。”

  姜翊纮暗骂了一声,辛达虽然说得豪气说得好听,却把他给捅了出去,让他另外的计划又得重新改变。

  果不其然,在场各部之人都是老江湖,瞬间琢磨透了其中的干系。之前辛达部、拖木部、巴塔部走得近,说白了只是寻求在十上部间谋个利弊平衡,绝大部分因素是因为利益驱使。

  简单来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也书觉得事情远非于此,以他看来,巴塔部的的人视尊严为生命,绝对不可能作出抵押领地的决定。由此推导,望鄙利用正当规则蚕食和风下部的决策是由眼前这位年轻的望鄙都护发起的。

  定伦刚好目光看来,与也书一般的想法。

  看来姜翊纮这个筑基期的外来者在整个事件中充当了要角。

  为此,也书和定伦不约而同地沉默了起来,一副隔岸观火的姿态。

  姜翊纮索性不掖着藏着,打开天窗说亮话:“将望鄙抵押出去便是姜某的主意,辛达部随时可以驻军进来,一年期之内巴塔部支付月息百分之十,直至清偿本金时止息。不过合同约定了角部自留,抵押的是领地权并非所有权。一切争端都是来自灵石矿脉的资源分配问题,前因后果我已经不想再赘述。今日趁着人齐,姜某想给除了科帕部、雷部之外的各上部送钱,权当这次的赔礼道歉。诸位不妨搁置争议,大家坐下来谈谈。”

  说罢,等着诸人的应答。

  加上姜翊纮浑身的狼狈,倒是映衬出多几分的真诚。

  听到姜翊纮所说月息,众人的心思动了起来。既然姜翊纮有定夺的权力,而且已经让辛达部拿了利益先机,这其中定有玄机。

  苦库目光闪烁,率先说道:“听听无妨。”

  奉左、也书、定伦陆续点头:“可以。”

  其他人想知道姜翊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遂一一应了下来。

  不知不觉中,沃多和雷诺便被分化了。不过二人也是一部首领,事到如今,反而主动地腾空而起,在飞禽坐骑上冷眼看着。

  过了约莫两个时辰,众人从中军帐中出来,看得出来都是兜着各自的心思,整体看来姜翊纮的这场洽谈并没有谈崩。

  不一会,众人相互抱拳,各自散去。

  沃多脸颊上的皮扯了扯,终究还是没忍住心里的困惑,直接追上苦库。

  只是话没出口,苦库抢过腔:“沃多首领,抱歉。”

  言罢,苦库摇了摇头,直接朝着传送阵的方位急速而去。

  沃多面子吊不住,手指上的扳指被握得粉碎:“他娘的,普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死不足惜。”

  下意识的,沃多也开始觉得自己被千朵部的英娘摆了一道,但是苦水只能自己咽下。

  再折返时,各部来人只剩下辛达一众。

  辛达似乎也不愿意搭理沃多,与姜翊纮告辞,携着阿巴离去。

  飞禽坐骑上,阿巴突然开口比划着:“阿巴阿巴,阿巴……。”

  大意是为什么要答应姜翊纮五百万联盟通宝的借贷。

  “阿巴,你爷爷说你被抹除了一小段的记忆。这次本来我也是不想来趟浑水的,但是你爷爷说那个人指定的人来了,只是天机屏蔽,连你爷爷也无法准确判断,只是推断巴塔上部发生的事情我们必须参与。你被抹除记忆是发生在巴塔上部的辖内,这事情不简单。”辛达将阿巴搂到身前,满眼的宠溺,只是眼角深处却透出沧桑的似有似无的痛。

  阿巴的哑巴,是有缘由的,却不能为外人道。作为阿巴的父亲,辛达对他只有亏欠和愧疚。

  辛达突然间的悲伤,阿巴似懂非懂。

  按下不表。

  姜翊纮望着沃多,没有多余的话语,右手抽出部下的佩剑,指着沃多:“沃多,今日之辱,姜某记下,来日十倍奉还!”

  科帕部能跻身图腾部落九十九上部之一,势必有其难能之处。姜翊纮此举,无疑是在挑衅,挑战。

  道武断掌之辱,就像一根刺,刺进了姜翊纮的骨子里。

  鄙卫军严阵以待,沃多也不想过多地逞口舌之利,但是面子上始终过不去,终究硬是被雷诺边拉边扯地给摁住了脾气。

  姜翊纮潇洒地拄着剑转身,尔后,又回头冷声道:“对了,大首领,由吕投了姜君昊,和风下部的疆土据说已经被姜君昊笑纳,你要是觉得不忿,不妨帮我教训教训由吕这个叛将。”

  “不过,我谅你也不敢去叫嚣。否则,如何能容得千朵部。”

  说罢,径自走向中军帐。

  身影说不出的落寞却又高大。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鲤鱼乡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m..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